美高官声称中国“影响美澳舆论”,专家驳斥:对中美交流缺少底气

  【环球时报驻美国、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黎紫 木夕 环球时报记者 刘清】“中国试图影响美国和澳大利亚?”澳大利亚SBS电视台11日称,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10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中国正试图利用智库和非营利组织影响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舆论。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1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博尔顿的观点反映出他对美国社会的不自信,同时也是对中美日常交流异常敏感的表现。

  博尔顿在采访中声称,中国试图通过孔子学院和其他方式影响美舆论。中国对美国施加的影响,“比历史上其他国家所努力施加的影响要大”。他还表示,中国对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也在做相同的事情。

  据报道,博尔顿还对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提出的“华为威胁”表示支持。此外,在特朗普当地时间11日向国会提交的2020年预算报告中,博尔顿对中国的上述关注和担忧也将有所体现。

  李海东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博尔顿是美国新保守派代表人物,他对于中国这番不切实际、颠倒黑白的评论,反映出美国保守派以意识形态判断中国的错误思维。李海东表示,博尔顿对中美正常人文交流的主观评价,与中美两国人文交流不断增进民众相互理解和信任的现实存在巨大差距。他表示,实际上美国的公众和精英并不拒绝与中国展开文化和媒体等领域的交流,事实也证明这对双方都有帮助。李海东还表示,博尔顿的言论反映出他代表的群体对中美交流缺少底气,所以会异常敏感。

  博尔顿眼中“受中国影响”严重的澳大利亚,去年通过了包括“外国影响力透明度计划”在内的一系列反外国干涉法律。法新社11日称,“中国影响”是澳大利亚相关法律背后的主要考虑之一。

  从去年12月10日起,澳大利亚“外国影响力透明度计划”要求试图影响澳政治和政府的外国代理人进行登记,宽限期截至3月10日。据报道,目前仅有9个机构或个人公开登记他们的外国代理人身份。此外,还有18个左右的注册申请正在处理中。11日,澳大利亚总检察长波特为他主管的这项计划进行辩护,称尽管目前只有少量注册,但该规定正在改变人们的行为。

  波特表示,一些前澳政府官员已离开由中国控制的组织,这说明相关规定正在产生影响。但有分析人士称,该法案本身也存在一些模糊之处。在规定应注册的4类行为中,除议会游说、一般政治游说和接受外国资助外,还有内涵不太清楚的传播活动。有人担心,一切可能影响政府观点和看法的传播行为,都被纳入了需要注册的范畴。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