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学者评特朗普从叙撤军:决定正确,方式错误

2018-12-25 16:40 环球网

  【环球网综合报道】特朗普上周宣布将从叙利亚撤军,此举引发美国媒体等各界的广泛批评。尽管有人认为从国家利益角度看,美国退出海外战争的决定是值得肯定的,但特朗普未与国际盟友甚至国内部门商量,不考虑后果就突然下决定的做法,被认为存在很大的潜在问题。

  据美国大全新闻网12月24日报道,田纳西州共和党议员吉米•邓肯在离任前的最后一次国会演讲中赞扬特朗普的决定。他说:“我们身上背着21万亿美元的债务,承担不起做世界警察的费用。美国人民不想要战争。”他还说:“为了打好中东这几场毫无必要的战争,我们已经花了上万亿的美元,我们甚至要举债打仗。在战争中,成千上万的美国年轻人死去、受重伤,还有更多无辜的妇女和孩子受伤。”

  邓肯认为,这种行为相当于“在全球范围内为我们的国家树敌”,他因此称赞特朗普的决定。

  然而,美国国内有学者看待这一问题的角度要比邓肯更深入。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研究员詹姆斯•多宾斯25日在英国路透社上发表评论文章称,特朗普的这项决定是正确的,但作出该决定的方式和时机却是错误的。该作者还认为,若不及时加以纠正,这种问题可能会产生“灾难后果”。

  文章说,自2003年以来,美国军队在中东地区过度扩张。入侵伊拉克是第一个战略失误,可能也是美国历史上代价最高的一次。自2008年以来,奥巴马试图让美国从中东地区脱身将关注目标转向亚洲,特朗普政府2017年提出国家安全战略也延续了亚太再平衡战略。但事实证明,将目标从中东转向亚太并不容易,伊拉克、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地区的情况非常复杂,“泥潭”的称号名副其实。美国为这些行动做出了承诺、承担了义务,建立了联盟也招募了当地的合作伙伴。这一切产生的结果都是建立在美国的诚信和可靠性之上的。

  尽管特朗普退出叙利亚的决定符合他自己的国家安全战略,但作出这一决定的方式,却会使美国的朋友感到不安。美国领导了叙利亚的多国军事联盟,但决定撤军却没有与任何盟友进行磋商。叙利亚的几个邻国,尤其是以色列和伊拉克,都将受到负面影响。而且,受影响最直接的将是美国在叙利亚的合作伙伴库尔德人。文章说,他们组成的民兵武装在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要在叙利亚撤军,符合其国家荣誉和信誉的最低条件应该是帮助其库尔德盟友与叙利亚政府及土耳其安排一次谈判,这种会谈需要给予他们一定程度的政治自治权,并允许他们留在叙利亚东部维护安全并打击“伊斯兰国”残余。如果单纯地一走了之却把这些昔日的盟友留在两股敌对力量之间会产生严重后果。

  文章还认为,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还会影响阿富汗的和平谈判。美国官员目前正在与塔利班进行谈判,但特朗普撤军叙利亚的决定以及撤军阿富汗的考虑,会让参加和谈者突然失去支持,使塔利班产生等待美军同样可能过会撤出阿富汗的动力。

  文章总结认为,特朗普作出的这一决定显然是冲动而不顾后果的。它与美国盟友及国内相关政府机构的意见不协调,应该引起警惕。新一届国会将于明年1月就职,届时,美国国内政治可能会变得更加动荡。如果这种动荡蔓延到国家安全领域,美国所有人都可能陷入困境。(实习编译:孟小艺、任艳阳 审稿:谭利娅)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