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丁刚:中墨之间交流有很大潜力

2018-10-10 11:40 环球网

  【环球网综合报道】墨西哥时间10月9日上午,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和环球网组织的中国智库媒体代表团走进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出席"中墨媒体智库对话会"。会议期间,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与会领导同中墨两国专家、学者、媒体、智库和社会各界代表交换意见,共同展望"一带一路"框架下中拉合作的美好未来。

  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丁刚部分发言如下:

  我这次是重回拉美,我在巴西工作了三年,跑了十多个拉美国家。五年前,我去巴西,巴西人告诉我,在地球上打一个直直的洞,钻过去就是中国。后来我去了秘鲁、智利、阿根廷等国,那里的人们也这么对我说。这次我到了墨西哥,墨西哥的朋友同样对我这么说。大家都用这个比喻来形容距离遥远。

  我们从北京坐飞机经过美国到墨西哥,花费了20多个小时。相对于500年前首次从亚洲到拉丁美洲的马尼拉大帆船来说,算得上是超高速。史书上说那艘装满了"中国制造"的帆船走了大半年,准确地说那不是走,是漂。我们现在是飞。

  500多年前,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启动的大航海时代,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在后来的西方教科书上,我们都是"被发现的",被西方联结在一起的,是西方的资本从中赚取了大量的利润。500年过去了,西方大国的崛起给拉丁美洲、给墨西哥,也给中国留下刻骨铭心的惨痛经历。

  500年后的今天,中墨关系全面快速发展,中国是墨西哥第二大贸易伙伴,墨西哥是中国在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太平洋航线成为全球最繁忙的贸易线路之一。中墨之间现在每周有11班直航的航班。中国去年到墨西哥的游客总数接近15万。当然,这个数据与中国周边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是增速是在加快的。

  1973年,第一批中国留学生赴墨西哥学习,从此墨西哥成为中国培养西班牙语人才的 重要基地。1999年,学西班牙语的中国大学生只有500多人,2016年申请学西语的有2万多本科生。很多学校都建立了拉美问题的研究中心。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我们相互之间的交流仍然有很大的潜力,尤其是文化和民间层面的交流。墨西哥一年要接待外国游客3500万多,中国游客只有14万。而且,墨西哥已经是拉美地区接待中国游客最多的国家了。

  我们的环球网为"一带一路网"建立了一个西语频道,目前一天也只发三四篇文章,而且多为转载新华社等其他媒体的。中国外交部新闻司的朋友告诉我,现在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有500多人,只有3位是从拉美来的。

  媒体是一个桥梁。但中国与拉美之间的这个桥梁现在看来不是中国媒体建的,也不是拉美媒体建的。它仍然是西方媒体建的。我们发布的很多新闻都是从AP、AFP、路透社等媒体来的。很多信息在通过这个桥梁时被改变了。

  近年来中拉经贸关系的快速发展呼唤我们媒体人做出更多努力,推动双方民众的相互了解。同时,也由于经贸关系的发展,让我们看到了媒体交流的滞后。在我们的媒体上,有关拉美的报道相对来说还不多,拉美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也多为间接转发。

  面对中拉合作不断增强的势头,我们需要在业已建立起来的政治、经济、人文联系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在双方人民心中培育更多对彼此的认知和理解。这正是媒体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

  为什么中国媒体对拉美的关注不够,为什么很多拉美媒体对中国的报道趋于负面?这与我们对这地区的报道投入不够相关,缺少懂当地语言且了解当地政治经济情况的编辑记者。这同样发生在拉美媒体的对华报道上。由于缺少驻中国的记者,拉美媒体在报道中国时会经常照搬西方媒体的报道。因此,有必要加强中拉媒体的合作,建立新闻信息实施交换机制。

  我现在工作的环球时报是人民日报的子报,也是中国最大的国际新闻媒体,它的网站环球网是中国最大的国际新闻网站,拥有强大的新闻翻译力量。在过去的两年内,全球已有上百家媒体采用了环球网新闻平台提供的英文新闻,我们也非常愿意将这些新闻免费分享给在座的各位拉美媒体同行,同时我们也非常欢迎拉美同行将各自媒体的精华新闻提供给我们,组建有中国和拉美媒体一起参与的新闻实时交换平台,建立对重大新闻的日常沟通与联合策划机制,改变我们双方获取对方新闻时主要从西方媒体转引的现状。从而帮助双方媒体对对方国家的报道更接近真实,增进双方读者对另一方的了解。

  我们今天特别需要像墨西哥著名作家帕斯那样的文化桥梁的建设者。帕斯有很浓厚的中国情结。他对中国老子和庄子的思想非常感兴趣。帕斯自己翻译过唐朝李白、杜甫、王维和宋朝苏东坡的诗歌。在《太阳石》的诗句里面帕斯就镶嵌了王维的诗句。帕斯还有一首诗就直接写的是中国的庄子。他用了"中国的蝴蝶在飞翔"这样的诗句,很容易让中国人理解。

  2014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首次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前夕提出中国梦和拉美梦息息相通。这让我想起另一位在中国非常著名的拉美作家--智利诗人聂鲁达,他一生三次到中国。在离我们报社不远的朝阳公园有一座他的雕像,纪念这位一直在关注着中国巨变的伟大诗人。聂鲁达在访问中国时说过,"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早懂得造桥的民族,我最早知道中国,是通过认识古老的赵州桥,诗像一座桥,通过诗歌这座桥让我认识世界走向世界。"我们在座的,同样也是桥梁的建造者,我们携手搭起的桥梁一定能够将生活在地球两端的两个不同的文明联系在了一起。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