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里求斯,美景背后是这些商机

2018-08-15 02:24 环球时报 沈诗伟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上帝首先创造了毛里求斯,然后再按照毛里求斯的样子创造了伊甸园”,美国文学家马克·吐温在游历了毛里求斯后,留下了这样的赞叹。作为非洲岛国,毛里求斯不仅有十分秀丽的自然风景,而且经济相对发达,有很多投资机会。除了旅游业,很多中资企业也在毛里求斯其他领域拓展机会。

  “甜岛”经济的多元化

  提及毛里求斯的商机,很多中国人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旅游业。毛里求斯长期作为高端度假旅游地,吸引了很多外国游客。近年来,随着中毛免签和直航,越来越多中国人不仅到当地旅游,还开办旅行社等。当地不愿透露姓名的旅游业和酒店业者告诉笔者,近年一些国内旅行社和网络平台采取低价扩张策略,比如从中国到毛里求斯的机票平均价格在1万元人民币左右,但一些旅游产品,包括酒店机票和旅游的总价还不过万。这种无序竞争不仅严重压低旅行社利润,一些以次充好的低价旅游产品,以及一些游客的不文明和不遵守当地社会风俗的行为等,都影响了中国游客在当地的口碑。

  实际上,毛里求斯值得投资的不仅仅是旅游业,还有很多其他产业值得关注。在热带岛国毛里求斯,在道路两旁出现的甘蔗田提醒着过往的人们,以甘蔗为基础的制糖业一度是国民经济唯一支柱。糖业的发达不仅为毛里求斯赢得“甜岛”的美誉,由甘蔗汁酿制的朗姆酒也成为当地名产,用它做基酒调制而成的鸡尾酒,最负盛名的一种叫做“绿岛”。

  历经上世纪70年代经济改革,毛里求斯如今已形成制糖、出口加工、旅游和金融服务业四大经济支柱。2017年,毛里求斯国内生产总值达129.02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10239.68美元,已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作为开放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毛里求斯不仅与欧盟和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签有优惠市场准入待遇协定,还是东南非共同市场和南部非洲共同体成员。因此,毛里求斯享受的关税减免和消除贸易壁垒等优势,可以成为其他国家投资者和贸易商进入发达国家市场和南部非洲市场的门户。

  如今,毛里求斯政府希望凭借其地理、政策和环境优势,着力发展信息通信产业和区域航空业,将本国打造成连接亚洲和非洲大陆的桥梁。毛里求斯是与中国城市开通直航航班最多的非洲国家之一。今年4月和6月,中国和毛里求斯进行自贸协定谈判。中毛自贸区一旦建成,不仅有利于进一步扩大双边贸易和投资往来,也将为中非关系转型升级注入新动力,有助于“一带一路”建设在非洲的推进。

  小岛国的“蔚蓝经济”

  毛里求斯国土面积有限,2040平方公里的土地约为北京面积的1/8,其中主岛面积1865平方公里,南北最长65公里,东西最宽45公里。陆地发展纵深有限,毛里求斯向浩瀚的大海要发展。毛里求斯拥有19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专属经济区,计划将路易港建成地区海运中心之一。在今年6月通过的2018、2019财年中,毛里求斯计划投资30亿卢比(约合5.1亿元人民币),实施建设防浪堤、渔港、邮轮码头等3个项目,力争把路易港打造为区域海运枢纽。

  近年来,不少商船为降低索马里海盗风险,绕道好望角。这给地处亚欧非三大洲航路要道的路易港更多发展契机。从1993年路易港被辟为自由港至今,不仅逐步建成了更大处理能力的集装箱码头,还新设了邮轮码头和液化石油气储备中心。配套的滨海旅游区,港口安全保障区等相继建成。

  辽阔的海域带来丰富的渔业资源。毛里求斯早已成为深海垂钓胜地,当地经常举办各种深海钓鱼大赛,南印度洋长嘴鱼竞赛和马林鱼世界杯海钓比赛,成为毛里求斯最具影响力的两大国际性海钓赛事。

  近年来,毛里求斯为加速经济转型,鼓励发展渔产品加工业,将其列为吸引外资的重点产业之一。如今,渔业和水产品加工成为毛里求斯最具潜力的产业之一。毛里求斯的水产品以金枪鱼为主,是世界第三大金枪鱼出口国。毛里求斯出产的金枪鱼肉质细腻,在欧洲和一些亚洲国家备受欢迎。

  离岸港的多元金融

  毛里求斯是非洲金融业最发达的国家之一。由于没有外汇管制,金融、保险和银行政策等较为开放,当地货币毛里求斯卢比可与外币自由兑换,毛里求斯金融服务业成为发展成效最为显著的行业之一。稳定宽松的金融政策吸引了如英国巴克莱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和德意志银行等在毛设立子行或分行,主要经营离岸银行业务。此外,美国加德士公司、微软、IMB和甲骨文公司等也在毛里求斯建立印度洋地区分销中心。2006年4月,中国华为公司在毛里求斯设立财务共享服务中心,为华为公司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分支机构提供全面的财务服务。

  虽然毛里求斯金融开放程度高,本币卢比实行自由浮动汇率制,但汇率波动风险比一般国家要高。一些当地中资企业负责人告诉笔者,由于毛里求斯经济体量小,承包工程市场小,所需原材料等多数依赖进口,销售出口对国际市场依赖程度高,价格受国际市场影响大,在承接工程和投资时,涉及汇率的成本核算尤为重要。此外,毛里求斯国民经济以服务业如金融等为主,工程类劳务需求有限,国内工业产业配套不完善,开展产能合作等应谨慎。(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前中资企业驻外政府关系与市场总助)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