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特会,韩国究竟想要什么?

2018-06-10 07:27 环球网 丁洁芸

  

  2017年5月4日,文在寅登上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

  【环球网报道 记者 丁洁芸】6月12日的朝美首脑会晤已经进入倒计时。这将是两国敌对近七十载后,双方最高领导人首次实现会面。期间虽几经波折,但最终将如期在新加坡举行。而这场“世纪会晤”是如何从无到有的?金特会,韩国究竟想要什么?要想回答这个问题,先来回顾一下时间轴

  3月8日,访美的韩国总统府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在白宫举行记者会,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将在5月底前会面。

  3月31日,时任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访问朝鲜,并与金正恩会面。

  5月9日,蓬佩奥以国务卿身份再次访问朝鲜。

  5月10日,特朗普发推特宣布,他与金正恩将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会晤。

  5月16日,朝鲜副外相金桂冠发表谈话称,如果特朗普政府想强迫朝鲜单方面弃核,朝方或将重新考虑是否参加朝美领导人会晤。

  5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宫与到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共同会见记者时表示,他与金正恩的会晤可能会推迟。文在寅则表示,韩方期待美朝领导人会晤,并将全力支持会晤取得成功。

  5月24日,朝鲜宣布正式废弃丰溪里核试验场。而在几小时后,特朗普说因近期朝鲜表示出的“公开敌意”,他决定取消原定于6月中旬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会晤。

  5月25日,金桂冠回应前一天特朗普取消会晤的决定称,“朝方愿意随时以任何方式坐在一起解决问题”。同一天,特朗普对“金特会”的态度再次来了一个大反转。他称会晤“仍有可能在6月12日如期举行”。并赞扬金桂冠的讲话“温暖而有建设性,是好消息”。

  5月26日,第四次朝韩首脑会谈于板门店举行。金正恩对文在寅为朝美峰会付出的努力辛劳表示感谢,并就朝美峰会“表明坚定的意志”。特朗普当天则说,期待他与金正恩的会晤如期举行,会晤的相关准备进行得“非常顺利”。

  5月27日,文在寅在总统府宣布前一天韩朝领导人会晤结果。他表示,双方希望美朝领导人会晤能够成功举行。同一天,美朝代表团在朝韩边境板门店举行首次工作磋商,之后还多次展开工作谈判。

  5月29日,朝美双方工作代表团在新加坡会面,就礼宾、警卫等问题展开讨论。

  5月30日,蓬佩奥与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在纽约共进工作晚宴,并于31日举行高级别会谈。金英哲系18年到访白宫最高级别的朝鲜官员。

  5月31日,特朗普向媒体表示,“期待6月12日能举行”美朝首脑会谈。

  6月1日,特朗普宣布,他与金正恩的会晤将如期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当天,特朗普在白宫会见金英哲,后者向特朗普转交金正恩的一封个人信件。

  6月4日,美国白宫表示,美国和朝鲜领导人会晤预计将于新加坡当地时间12日上午9时举行。

  韩国起了什么作用?

  通过梳理的时间轴不难发现,除了会谈当事双方朝美在积极磋商外,朝鲜半岛的另一国—韩国的存在感也很强,而韩国在哪些关键节点发挥了重要作用?首先,“金特会”将举行的爆炸性消息就是由韩国人宣布的。根据公开资料,今年3月,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作为总统文在寅的特使先后访问平壤、华盛顿等地,并宣布“金特会”将举行的消息。

  除了郑义溶以外,总统文在寅本人也在为此积极奔走。去年5月文在寅尚未就任,就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并被形容为“谈判家”,有志于成为与金正恩谈判的韩国领导人。不负所望,文在寅执政不到一年,就实现了时隔11年的朝韩首脑会谈。当时外界普遍认为,“金文会”不仅走好了和平的第一步,也为朝美首脑会谈也开了个好头。不到一月后,文在寅访美与特朗普会面,双方讨论了计划中的美朝领导人会晤等问题,并承诺将推进朝鲜半岛无核化。其还敦促美方加速推进美朝领导人会晤的准备工作,并表示韩方期待美朝领导人会晤,并将全力支持会晤取得成功。虽然当时“金特会”仍存在变数,特朗普甚至还在两人的共同会见记者时表示,他与金正恩的会晤可能会推迟。但仍有分析认为,文在寅此行意给特朗普吃了颗“定心丸”。不过,文在寅24日前脚刚回到韩国,特朗普后脚就宣布取消“金特会”,其作用也备受质疑。次日文在寅接受金正恩临时会面的邀请,双方不足一个月实现第二次会晤。他向金正恩介绍其此前访美情况,传达特朗普表态。双方就有关举行朝美领导人会晤等事宜深入交换意见,并一致期望朝美领导人会晤成功举行。朝中社的报道还表示,金正恩感谢文在寅为朝美首脑会晤所付出的努力辛劳。

  吉林大学朝鲜韩国研究所所长张慧智认为,韩国在促成“金特会”上并非起到主导作用。朝美双方首先具备强烈的会面意愿,才能真正达成“金特会”。韩国只是在既定议程和现有基础上,发挥一定的推动作用。如果双方没有会面意愿,不论韩国怎么推动,都不会取得任何成效。因此,“金特会”的决定权不在韩国手上。

  不过,张慧智称,韩国呈现出的矛盾心理影响了其在半岛问题上的作用,时而积极时而消极。韩国一方面希望朝美首脑会晤取得积极成果,推动朝美关系持续改善,甚至朝美正式建交。建交意味着美国正式承认朝鲜是一个正常国家,因此美国动武的可能性就会越来越小,甚至逐渐消失,这对于半岛和平至关重要。但另一方面,每当朝美关系走得比较近时,韩国就会高度担心,自己在朝鲜半岛事务上被边缘化,担心自己失去在半岛问题上的主动权,而朝鲜也会采取“封南通美”的政策。

  韩国究竟想要什么?

  韩国《中央日报》日前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文在寅也打算前往新加坡,试图促成与特朗普和金正恩一起发表关于朝鲜半岛终战宣言的方案。韩国积极为“金特会”奔走,究竟是为了什么?韩国究竟想在“金特会”上得到什么?

  在张慧智看来,对文在寅政府来说,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符合韩国利益。虽然韩国国内不同政党有不同的声音,有些保守党派还曾发表过韩国也要拥核的言论。从无核化层面来看,韩国确实希望朝美首脑会谈达成一定成果。相对于长期的无核化进程,张慧智表示,从短期看,“金特会”对韩国来说更重要的是消除了战争威胁。这也是韩国积极推动朝美首脑会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根据韩朝4月27日签署的《板门店宣言》,双方将争取在今年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实现停和机制转换。文在寅和金正恩第二次会晤后表示,希望朝美首脑会谈取得成功后,通过韩朝美首脑会谈推动终战宣言。张慧智认为,由此可见,终战宣言是文在寅一手推动的。

  由于停战协定不等于和平协定,朝鲜半岛在之后的60多年里理论上一直没有结束战争状态,而只有停战。张慧智称,终战宣言表面上相当于宣布战争完全结束。但事实上,终战宣言若只有朝美韩三方参与,和停战协定签署方完全不同,没有任何国际法律效力,宣言只限于宣言本身,没有任何保障。而且朝鲜与原来两个敌对国家签署的宣言后,一旦局势出现变化或反复,这个宣言就很有可能沦为一纸空文。所以这个东西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不过是文在寅在追求半岛事务上发挥主导作用、影响力的一种外交形式上的表现。

  “把中国拉入终战宣言是理所应当的。”张慧智认为,韩国在有意地排斥中国,因为韩国担心,一旦中国加入其中,韩国在朝美间的桥梁、协调作用就难以得到发挥。张慧智说,韩国在停和机制转换中并没有参与权。韩国有可能借终战宣言,来增加自己的存在感,从而在和平协定的磋商和签署过程争取一席之地。“韩国没有任何理由去排斥中国。”张慧智再次重复了这一说法。而没有中国的加入,终战宣言能否签成?张慧智对此持怀疑态度,“朝鲜对韩美两方都有高度的不信任,长期以来积累的敌视、敌意和互信不足不会因为一两次首脑会晤而完全消除。”张慧智认为,取消终战宣言这个环节,直接进入到和平协定磋商环节才更有意义

  至于文在寅6月12日会不会出现在新加坡,time will tell。

责编:丁洁芸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