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佛系青年”,“佛相”各不同

2018-02-14 07:21: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编者按:曾经,当人们议论那些对什么事都喜欢说“随便”的人时,经常会说:这样的人好麻烦。现在,评价可能变成:这就是“佛系青年”吧。近来,“佛系青年”一词在中国蹿红。这类人的标志性话语被总结为都行、可以、没关系,他们“看淡一切”的心态可蔓延至工作、恋爱、网购等每一个生活角落。这是对现实的无奈、释然还是“以退为进”?在高速运转了近40年的中国社会,年轻人群体集中出现“慢下来”的态度,这在网络上激荡起无数言语与思考的碰撞。“佛系青年”不是中国专属现象。虽然在其他国家,其随遇而安的特质并非与中国的完全一致,有的甚至会呈现极端倾向,然而在讨论这一话题时,不同国家的人们或许也能从中找到共鸣。

  日本:“那小子无忧无虑,我好羡慕他”

  冈田是日本一所名牌大学教授,他17岁的儿子直树生活在老家爱媛县(位于日本四国地区),是个不折不扣的“佛系青年”。冈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高考当前的直树经常逃学,喜欢一个人去海边抓鱼,抓完蘸着酱油就地“吃新鲜的”,吃饱就躺在海边看漫画,“他从初中开始就是这种状态,也不去想将来考什么大学”。与直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学霸姐姐,13岁起就远赴加拿大留学,“直树就喜欢在老家待着,而姐姐很早就天天吵着要出国”。

  51岁的公务员津田告诉记者,他觉得自家儿子也很“佛系”。“他对自己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很执着,但对生活似乎没有什么要求。比如,他认为日本垃圾处理制度的要求太细,浪费人力物力。于是,他专门去垃圾处理厂开展调查,弄出一堆数据,给相关部门写信。在这方面,谁都说服不了他。”不过对待自己的生活就不一样了。津田说,前不久儿子在网上搜寻了很久,找到一个非常中意的小茶几,但到货时才发现不是他订购的那个。“本来只要跟商家联系一下就会马上换回来,而且对方承担一切费用并道歉。可是,他开开心心地用起那个送错的茶几,还说‘到了这里就是跟我有缘分’。后来商家主动联系他,他也回答‘不用换了,这个挺好’。”津田觉得,儿子的某些想法“匪夷所思”。

  像冈田和津田儿子这样的“佛系青年”在日本并不少见。这个国家可谓“佛系青年”的鼻祖,中国眼下流行的这一词语最早源于日本的“佛系男”。2014年,日本畅销女性杂志《non-no》总结“佛系男”的特征,包括对自己感兴趣的事非常执着、秉持独特的世界观、对埋头工作的自己感到自豪等等。这些特征与中国所说的“佛系”有区别。据记者观察,中国的“佛系青年”其实更接近日本的“草食青年”——对异性没什么兴趣,不喜欢工作,没有太大的人生目标,只专注于自己的爱好。“草食男”比“佛系男”更为消极与隐世,前者的出现曾引发日本各界十分担忧,有学者将其归结为“失去二十年的并发症”。

  日本“佛系青年”更加强调生活与工作的平衡状态,他们也有“草食男”的一些特点,但更为积极。今年26岁的近藤从东京一家名牌大学毕业后,没费什么工夫便进入世界500强企业工作。他一直对花花草草很感兴趣,每逢节假日就去各地搜集植物样本,并与其他“同道中人”交流心得。另外,近藤每天早上6时都会去晨跑,下雨天也会在健身房坚持跑步。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搜集植物能排遣我的工作压力;跑步则让我每天精力充沛,感觉很健康。我对出人头地没有特别的想法,当然如果是在更重要的职位上,我会尽心做好。只不过,我的心情好坏不会取决于职位的升降。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会做到令自己满意的状态,不在乎外界的看法,一切随缘。”

  有个“佛系青年”儿子的冈田认为,中国出现“佛系青年”并不意味着中国年轻人变得低欲望、没追求,而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更加多元化,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退出一味的竞争,遵从自身意愿生活是件好事”。对于儿子直树的未来,冈田未流露出担忧。在他眼里,直树“是个善良能干的小伙子”,擅长捕鱼,会做很美味的刺身。“这个世界上不缺学霸,不缺教授,如果他将来当一个刺身师傅,做独一无二的自己,我也觉得很棒。”冈田对《环球时报》记者开玩笑说,“那小子无忧无虑的,我也羡慕他的生活啊!”

  美国:“不要用你们的奋斗方式影响我”

  如果说,“佛系”是对中国年轻人安于现状、看淡一切的生活写照,那么美国青年早就进入这样的状态了。许多美国高中生在学业上根本不怎么打拼,对全A的成绩没那么在乎,会花更多时间在与异性交往上,或者想着如何在法律规定的16岁就考到驾照。

  詹尼芙是一名法律顾问,她的儿子杰弗瑞今年16岁,看上去聪明帅气。以前,詹尼芙非常希望儿子长大后能像他父亲一样考进耶鲁大学这样的名校。但是最近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样的愿望是不切实际的。她曾试探性地鼓励儿子说:“康奈尔大学也许能进去。再努力一下,试试看……”得到的回答却是:“你不要用你们的奋斗方式来影响我,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环球时报》记者的女儿与杰弗瑞在同一所高中,如今正为最终参加全美SAT考试(俗称“美国高考”)拿满分而努力。不少华人家庭都处于这样的“满血状态”,与之相比,很多美国青少年像杰弗瑞这样淡然、不努力。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It's OK”,对任何事都随遇而安。一些学者因此也在感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充满激情的美国一去不复返了。

  不少工作后的美国年轻人生活亦是十分松弛,不加班,不存款,吃饭不讲究,汉堡快餐随便对付,对结婚生子没有什么传统观念,遇到合适的或许同居多年,有的孩子都养几个了。

  记者遇到一个黑人青年,身材并不胖,但穿牛仔裤时裤腿拖在地面,裤腰总是垮着。记者打趣似地问他为什么这么穿。他说,这是流行的一种慵懒随性的穿衣方式,以此来表达对世界无欲无求的个性。当谈起中国开始流行“佛系”时,他说,中国年轻人可能下一步就会像他这样穿牛仔裤了,因为大家总要经历抗争、奋斗、平和、颓废的循环往复,很正常。

  法恩斯是与记者交谈的人中,少数不赞同“佛系”生活状态的人。他是一名保险经纪人,可能与职业有关,他总是很热情、活络。法恩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每一个客户我都要想办法争取过来,否则在竞争这么激烈的行业,我早被别人甩好几条街了。”

责编:李林芝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