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失所的阿勒颇少女:“我每天都在眺望家的方向,心中总觉得还有希望”

2018-01-24 07:12: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叙利亚人,烽火7年无尽离殇                    

  流离失所的阿勒颇少女说,“我每天都在眺望家的方向,心中总觉得还有希望”

  【环球时报驻叙利亚特派记者 李潇】“姑娘你好像一朵娇艳的花,美丽如水的眼睛人人夸。”叙利亚的动荡局势已近7年,这样动听的歌声又在大马士革的中学生中传唱。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在代号为“伟大黎明”的军事行动中,叙政府军收复大片失地,战场形势发生重要转折,但和平前景仍充满变数。《环球时报》记者来叙两个多月,亲历炮声里的市井生活,目睹废墟上的惨淡经营,感受到内战最大受害者——叙利亚人民正经历着难言的痛苦与磨难,希冀着和平与稳定。无论是开启政治进程,还是全面重建,对处于困境中的叙利亚人来说,都是艰巨考验。

  “回老家阿勒颇,还要再等等”

  随着“伊斯兰国”基本上被清剿出叙利亚境内,叙政府军与国内反对派的正面战场主要推向伊德利卜、哈马和阿勒颇三省的农村地区。在首都大马士革及其近郊,主要是违反“冲突降级区”的反对派武装,如东古塔地区武装分子不断发射迫击炮,此外还有流窜的恐怖分子试图组织恐怖袭击、抢劫和绑架等行动。整体来说,大马士革向东边一侧的危险性依旧很高,而西边方向,即靠向黎巴嫩一侧,局势相对稳定,但也并非绝对安全。

  《环球时报》记者今年1月初和去年11月中旬两次探访黎叙边境地区。在黎叙交界的一处难民营,14岁的叙利亚少女鲁吉娜指着大马士革的方向说:“你看,沿着这条公路,就可以到大马士革,然后再往前到我的家乡阿勒颇,但我现在还不敢回去。”鲁吉娜指的路,正是从黎东部边境口岸向西延伸通往大马士革的山间公路。自2011年3月叙局势动荡以来,大量叙利亚难民背井离乡,从这里踏上前途未卜的难民之路。在2012年下半年,鲁吉娜随母亲逃离阿勒颇市郊,和他们一起逃走的人有的住到黎巴嫩政府设置在贝卡谷地的难民营,有的冒险去了欧洲。鲁吉娜母女选择留在边境地区,就是为了等局势安定下来时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家。但鲁吉娜的母亲告诉记者:“最近我给留在阿勒颇市郊的老邻居打电话,他们建议我再等等看,以免局势出现反复。他们还说,一些恐怖组织还在不时策划和实施袭击,实在让人难以安心。”

  据联合国相关机构数据统计,叙利亚内战导致至少33万人死亡,国内一半人口流离失所,超过500万的难民散落在外,国内外近1350万人需要不同程度的人道主义救援。这其中,叙利亚境内有近600万少年儿童处于流离失所、缺医少药、营养不良、教育中断的状况,他们的童年在战火和逃离的路上支离破碎。就像鲁吉娜一样,他们期待着早日过上正常的日子。鲁吉娜说:“我每天都眺望家的方向,心里总会觉得一切都有希望!”小小年纪的鲁吉娜,每天都会到边境口岸的停车场帮人擦洗车辆,或者卖纸巾、口香糖等小商品。

  鲁吉娜的家乡阿勒颇曾是叙第一大城市和经济中心。2016年12月,在俄罗斯空军配合下,叙政府军经过多番拉锯战才最终收复这座城市。在叙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安排下,《环球时报》记者1月9日去一度战事最为胶着的阿勒颇采访。1月的阿勒颇天气寒冷,在市场老街上,个别商贩开始重新摆摊,卖地毯之类的手工艺品。47岁的客栈老板拜萨姆说,战争前这里有4000多家商铺和40多个客栈,但战争摧毁了这里的一切,他的客栈也在炮火中损毁。拜萨姆说,这让他一度崩溃,但还是坚持了下来。他告诉记者,很多阿勒颇逃离的亲友已联系不上。望着周围大片的废墟,拜萨姆叹叹气,端起小炉子上刚煮好的红茶,抿了一小口,陷入了沉思。

  大马士革人,对炮声习以为常

  在大马士革,总统巴沙尔的肖像很常见,从地标性建筑和政府机关扎堆的倭马亚广场到各种商业场所,甚至房屋中介的办公室、租车公司的调度室也悬挂着。但在最近的电视新闻中,巴沙尔并不频繁露面,他主要出现在对政府官员任命、重要外事活动等场合。如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12月11日突访俄驻叙利亚赫梅米姆空军基地时,巴沙尔前往迎接并与其会谈。外电说,这是普京首次访叙,也是叙利亚爆发内战以来首次有外国元首到访。

  国家安全委员会统筹维护着大马士革的日常安全。各国驻叙机构经常在安保措施严密的大马士革玫瑰饭店举办活动,《环球时报》记者几次去该饭店都要经过三层安检:最外围一层是当地警察设置的检查站,负责用探测器探测车辆,车辆要打开后备厢;第二层由军方24小时轮班值守,主要负责检查站入口、停车场和酒店正门这一区域;第三层是酒店安保人员,进正门饭店时人和随身行李、物品还要再经过一道安检门。除政府机构、饭店、工业设施、重要历史文化遗迹等处会重点保护外,很多学校的出入口警戒级别也很高,尤其是部分私立学校,即使是教学时间内,也是大门紧锁,门前有不少专职的安保人员。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来到大马士革倭马亚中学,看到一个兴趣小组在排练教室里练习合唱。十几名中学生正在音乐老师梅伊莎的指挥下,唱着叙利亚民歌《你呀你呀》:“姑娘你好像一朵娇艳的花,美丽如水的眼睛人人夸。”据梅伊莎介绍,2018年新年期间,倭马亚中学联合其他五所中小学,以六校联盟的形式,利用课余时间排练了20多个节目。演出时大家都很兴奋,找回失落已久的快乐。许多家长说,孩子们脸上的笑容明显比以前多了。她感慨地说:“孩子们相互鼓励,用动听的歌声温暖着破碎的时光。”

  在叙利亚当地媒体上,出现最多的是伊德利卜、哈马等地战事进展,各地重建信息以及有关美国、俄罗斯、土耳其、伊朗等国的报道。体育消息中主要是足球。在阿勒哈贾明街经营一家蔬菜店的艾哈迈德,今年36岁,他12岁的儿子就是个小球迷,下午放学回来先帮爸爸干会儿活,然后就出去和同学找空地踢球。艾哈迈德不放心,冲着儿子的背影大声招呼着:“别踢得太晚!记得回来吃饭!”

  普通的大马士革百姓都会选择到艾哈迈德这样的小店来买东西,因为价格相对便宜。好在面粉、大饼等主食有政府补贴,价格较为稳定,500叙利亚镑(约合1美元)买到的大饼,勉强够两三口人当一天的主食。市场中的牛羊肉、鸡蛋都不便宜。一个鸡蛋50叙镑、一公斤牛肉要五六千叙镑。艾哈迈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比起一年前,蔬菜、水果和肉类的价格已有明显回落。但对我们这样的人家来说,想吃到更多的副食品,开销压力会很大。”他的话音刚落,从市区东边接连传来四五声巨大的闷响,由远及近的声浪震得蔬菜店的窗户发出轻微的共鸣。艾哈迈德对此习以为常,一边整理着刚到的蔬菜,一边摇摇头说:“应该是东古塔那边又有人在向市区发射迫击炮了。”东古塔地区武装分子过去向大马士革发动的迫击炮袭击大多发生在夜间,但进入2018年以来,日间袭击数量明显增多。有当地分析人士认为,反对派武装分子试图通过这种威胁,向政府方面施压,好在日后的谈判中讨价还价。

  “6月30日前游客暂勿前往”

  沿着大马士革市内的马札大道一路向东,距离四季酒店不远,有一条以经营手机、电脑和各种数码产品为主的街道,当地人叫那里是“数码街”。《环球时报》记者去数码街购买网线时发现,不少店铺中七成以上的线材都标着“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店主哈吉姆介绍说,中国的线材传输效果稳定,经久耐用,而且价格实惠,是许多买家和批发商的首选。在经营手机类产品和配件的区域,华为、小米等中国品牌的手机和配件也很多。手机经营业者阿米尔告诉记者,中国手机性能参数和外观设计好,很受叙利亚人青睐,很多年轻人还用“微信”。中国手机品牌在售后服务方面也具有很大优势。以华为为例,其设立在大马士革的办事处可以为顾客提供完善、细致和周到的售后服务。

  在叙利亚,外国面孔还很少,初步了解主要有一些国家的外交人员、新闻记者和少量商业机构留守人员。在绝大多数国家的旅游警示名单中,都少不了叙利亚。近期,中国国家旅游局根据外交部的安全提醒发布旅游安全提示,其中暂勿前往叙利亚有效期至2018年6月30日,暂勿前往伊拉克有效期至2018年5月5日。但国内仍有一些旅行社吸引摄影发烧友到叙利亚,说是“有地陪、安全”,但一旦遇到状况,所谓“地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叙利亚北部仍不平静。土耳其军队20日对叙北部库尔德武装占领的阿夫林地区发起军事行动。在土军攻势掩护下,叙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也从土边境一侧进入阿夫林地区。此外,谈到美国长期对当地库尔德武装的扶植,叙利亚国内政治分析人士阿德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在叙利亚埋下太多的祸根,不久前美国主导的以库尔德武装为主体的“边境安全部队”组建计划成为此次冲突的直接导火索。预计本月底将在俄罗斯南部城市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各方也会就库尔德问题展开一番博弈。

责编:李林芝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