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特朗普点燃火药桶的耶路撒冷,是座怎样的城?

2017-12-07 07:03:00 环球时报 纪双城 分享
参与

  

    12月6日,以色列军警加强了对耶路撒冷老城区的巡逻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这是沙漠中一座四面围墙的山中城堡,扑面而来的是傲慢与荒凉之美,毫无净化的悲剧之美。”曾有到访耶路撒冷的文人墨客这样描写这座基督教、犹太教与伊斯兰教的圣地之城。耶路撒冷有3000多年的兴衰史,过去的大半个世纪,由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对这座圣城的“双重认同”,注定了它无法平静,也被人为隔断。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种种表态,特别是要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的说法,无疑将会使耶路撒冷再度处于纷争之中。笔者10多年来,在以色列留学、到以色列考察,一次次被耶路撒冷的历史和魅力所吸引,也一次次为它承受宗教与民族之争而呈现出的复杂和苦楚感到惋惜。

  以色列掌管耶路撒冷半世纪

  耶路撒冷城区面积只有125平方公里。在希伯来语中,耶路撒冷是一个组合词,意为“和平之城”;在阿拉伯语中,耶路撒冷就是“圣地”。以色列国家统计局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耶路撒冷地区共有85万常住人口,其中世俗犹太人约20万,正统犹太教徒约35万,阿拉伯人约30万。考虑到大部分耶路撒冷的世俗犹太人基本都住在城外的几个卫星城,所以耶路撒冷几乎可以理解为是正统犹太教徒和阿拉伯人居住的一个城市。最近几年畅销书《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的作者、世俗犹太人赫拉利就住在城区以西12公里的一个小镇上,而像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正统犹太教徒奥曼教授,就住在距离老城不远的一个传统犹太人街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耶路撒冷曾由联合国管理。1948年以前,约旦军队控制整个耶路撒冷,只有少量犹太人居住在老城的犹太区。1949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结束时,以色列占领耶路撒冷西部,建立了新市区,并迅速把国防部之外的几乎所有政府部门搬到这个地区,而约旦军队则撤到老城和东耶路撒冷地区。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才占领整个耶路撒冷。1980年,以色列立法认定耶路撒冷是该国“永远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

  现在的耶路撒冷,可以说有两个城市中心:一个是以老城为中心的城东地区,这也是巴以冲突的一个中心地带,另一个是以国会山为中心的城西地区,这里是耶路撒冷的主体,也是以色列的行政中心所在地。和很多初次到耶路撒冷的游客一样,笔者2006年8月第一次进入耶路撒冷时,感觉整座城市似乎很混乱,分不清南北,街道和街区毫无规划,但城市的建筑风格很有特点——清一色米黄色的大理石墙体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力。据说这是20世纪20年代,委任统治巴勒斯坦地区的英国人颁布的法令,规定耶路撒冷所有的建筑外立面必须用当地出产的米黄色大理石,否则就会因违建拆除。

  两个民族心中也有“隔离墙”

  耶路撒冷随处可见确保城市安全的军警。在整个耶路撒冷老城内,最为不稳定的区域是穆斯林区出口的大马士革门,还有基督区出口的雅法门区域。在耶路撒冷过去15年的冲突当中,几乎都发生在大马士革门及其附近。而老城最为重要的哭墙和圣殿山,由于两个民族的百姓被隔绝,并且完全由以色列军警把守,平时都相对安定。

  和美国相反,绝大多数国家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目前,在耶路撒冷,有着以色列总统的官邸,但却没有巴勒斯坦总统的官邸。在1967年以色列国防军彻底占领耶路撒冷以后,以色列政府花重金改造西区,特别是中央政府办公区,修建了以色列国会山、中央银行大楼、最高法院、国家博物馆、希伯来大学吉瓦特拉姆校区,而包裹老城的东区,由于归属未决,且阿拉伯人众多,一直没有得到改造。沿着雅法路,以西是街道较为整洁、高档饭店林立、步行街游人如织的耶路撒冷西城,以东则是冲突丛生、街道破败不堪、交通混乱的东区。虽然以色列政府没有出台任何规定,禁止犹太人去东区居住或阿拉伯人来西区置业,但两个民族坚守“自然隔离”,绝不去对方的聚居区居住。有时路过雅法路,笔者总是在想,何时才能让巴以双方消除彼此的仇视,拆除他们心中的这道隔离墙。而以色列政府10多年来修建的有着高科技含量的隔离墙更是完好无损,难以动摇。

  虽然耶路撒冷被以色列宣布为首都,但其他国家都把驻以使馆设在特拉维夫。即使美国,目前也只在耶路撒冷设立“领馆”,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要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但可以预计“迁馆”行动会非常复杂,甚至夭折,因为耶路撒冷毕竟是伊斯兰教的一大圣城,美国此举必将遭致伊斯兰世界的剧烈抗争,给中东地区带来双输的局面。

责编:薛艺磊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