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揭秘印度“寡妇村”:矽肺阴影笼罩下的当代悲剧

2017-11-14 13:38:00 环球网 向星亦 分享
参与

  【环球网综合报道】阿拉伯半岛电视台11月12日报道称,印度拉贾斯坦邦有一个“寡妇村”,村里寡妇成群,她们的丈夫都在开采砂岩矿的过程中吸入大量粉尘,最终因患上矽肺病而去世。悲剧的背后是时代,是制度,也是人性。

  There are nearly 180 widows in the village of Budhpura in Rajasthan state [Ashish V/Al Jazeera]

在拉贾斯坦邦的布德普拉村,约有180名寡妇

  1.被“诅咒”的村庄

  拉达(Radha Bai)和希拉(Hira Bai)乍看并不像斗士,而在9月的一个下午,这两位孱弱的妇人头戴鲜亮莎丽,在印度西边拉贾斯坦邦的本迪地区行政管理办公室外大声疾呼,要求赔偿。她们的身后站着80个寡妇,每个人守寡的原因都一模一样——她们的丈夫死于矽肺。

  矽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病之一,是一种因为吸入石头、沙子、石英和其他建筑材料中的硅尘引起的呼吸道疾病。这种疾病是致命的,每年有数千人因患上矽肺死亡。这个地区的人们认为矽肺就是这里的“诅咒”。

  一份学术合作报告表明,仅在拉贾斯坦邦就有近80万名工人受到矽肺病的影响。而官方数据在这方面是空白。拉贾斯坦邦哥打医学院呼吸内科教授兼矽肺病学委员会主席阿尼尔(Anil Saxena)博士说:“被诊断患有矽肺的矿工平均年龄在35到45岁之间。由此引发的社会并发症比疾病本身更为恶劣。”

  http://www.aljazeera.com/mritems/Images/2017/11/10/8cb53b0e6e30475bb4bd7c3f36927c5a_18.jpg

  拉贾斯坦邦的一处露天采矿场

  2.“寡妇村”里的故事

  拉达和希拉来自本迪的布德普拉,这里别号“寡妇村”,四周多砂岩矿。本迪和邻近的皮尔瓦拉和哥打是砂岩出口欧洲的重要枢纽。

  拉达扳着指头数家里的矽肺病患:她的丈夫、丈夫的两个兄弟、她的大女儿,均已去世。她说,自己可能会是下一个。“我们都是这样死的。只要咳嗽咳出血,就知道自己活不久了。”

  布德普拉及周边环境被破坏的很严重。通往村庄的道路崎岖,落入眼底的尽是堆着碎石的灰褐色大岩石。对于村里约五千人来说,周围的砂岩矿是唯一的生计。被诊断患有矽肺后,医生建议拉达不要再去矿上工作,远离尘土,但她不能不去:她还有三个小女儿以及5年前去世的大女儿玛姆塔留下的3个孙女要养活。

  玛姆塔从来没有在采石场工作过,但布德普拉的空气中充满了灰尘,不仅影响到在矿山工作的人,还影响到居住在附近的人。拉达说,玛姆塔曾被误诊为肺结核,但真正害死她的是矽肺。疾病拖垮了拉达的身体,让她遭受疾病折磨;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这位55岁的妇女说:“我感觉我只是在苟延残喘,病是治不好了,但是我想活得更久一点,把我的孩子们安顿好。”

  希拉今年58岁,两年前,她68岁的丈夫被矽肺夺去了性命,“一开始是咳嗽,他以为自己得的是肺结核。他白天整天工作,晚上整夜喝酒,不久就走了。”她是村里的助产士,这份工作没有任何报酬。她只能带着两个儿子去凿鹅卵石,一块一卢比(约合人民币0.1元)。凿一块大小约为六平方英寸(约0.0039平方米)的鹅卵石大约需要五分钟,过程很艰难,安全健康也没有任何保障。他们做的越多,报酬越高,青壮力每天可以凿100多块。希拉说:“我无法让我的儿子摆脱这份工作。我们别无选择。”

   

  一名年轻女子正在凿鹅卵石

  3.“最大的受害者是穷人”

  布德普拉的每个家庭都有类似的故事。男性因为暴露程度更高更容易患上矽肺。当出现咳嗽,气短,疲劳等早期症状时,通常会被误诊为结核病进行治疗。寡妇村在拉贾斯坦邦很常见。在每个区你都能找到这样的村庄——工作条件恶劣,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工作可以选择。

  拉贾斯坦是印度的天然石材(包括大理石和花岗岩)储量最高的邦, 它为印度供应了80%以上的砂岩。

  前拉贾斯坦邦人权委员会委员德瓦拉坚(MK Devarajan)说:“拉贾斯坦邦是印度矽肺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我们看到的甚至不到冰山一角,拉贾斯坦邦和印度其他地区的问题比我们想像的还要严重得多。最大的受害者是穷人,可没人为他们辩护。”德瓦拉坚曾帮助制订了国家矽肺治疗政策。

  据估计,拉贾斯坦邦有250万名矿工,多数有着极高的患上矽肺的风险。拉贾斯坦邦的矽肺认证患者数量每年都在上升,2015年为2201例,2016年为5058例,2017年(截至4月)为1182例, 但根据诉求团体的统计,实际数字更高。同时,该邦政府拒绝对此拒绝发表评论。

   

  在布德拉普,妇女们往车上装在石块

  4.背后黑洞

  自2013年以来,印度对认证的矽肺患者有一套财政补助机制,但批评者指出这一过程存在缺陷。拉贾斯坦邦向由政府委派的医生诊断出的矽肺病患提供1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02万元)的赔偿。当这些患者病逝时,他们的家庭将获得3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3.08万元)的赔偿。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手续繁琐,因为没有正式合同,行业不规范,讨要赔偿对于多数工人和他们的家庭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希拉说:“过去两个月,我去了8次行政管理办公室,每次回去我都要提交新的文件。” “我是文盲,不识字,快要放弃了,”说这句话时,她的眼里含着泪水。10月初,拖了快两年,希拉的赔偿终于发下来了。 她打算好好用钱,保家里人平平安安的。 她说:“这里的男人死了,是藏在莎丽背后的女人担负起了一切。

  18至60岁的寡妇每月可领取500卢比(约52元人民币)的养老金。钱达(Chanda Yadav)今年52岁,她的丈夫在15年前因呼吸道疾病死亡,她说:“年轻的寡妇需要更多的钱。”

  “一个养着四口之家的寡妇每个月需要接近1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014元)才能生存,这点赔偿金只是杯水车薪。”

  另外,报道称,因为强大的采矿黑手党对当地政府施加影响,有关工人权利的规定往往被忽略,法律也难以执行。矿主无需向工人支付赔偿金,也没有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在人命成本低的前提下,他们花费数百万美元购置新机器。另一方面,矿主认为这都是工人自己造成的,一位砂岩矿主说:“我们给了工人口罩和头盔,是他们自己对自己的安全不负责任。”(实习编译:向星亦 审稿:田瑞哲)

责编:魏少璞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