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池百合子,“破局者”还是“一阵风”?

2017-10-13 07:06:00 环球时报 蒋丰 分享
参与

10月12日小池百合子在神奈川县进行街头演说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一年多前,当小池百合子“叛离”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强行参选东京都知事时,很多人感到惊愕。那时,不少人认为她“过气了”。但她的“冒险”成功了。今年9月,当小池宣布组建“希望之党”后,不到72小时,日本的主要反对党便瓦解了,确认小池为安倍的对手。眼下,大选决战日在临近,各路政客拼命寻找话题,而小池却好似自带光环、吸粉无数,成为媒体上炙手可热的人物。65岁的小池百合子为何能如此快崛起?她何以能带来“小池旋风”,并大有吹翻安倍政权之势?

  “口红忍者”撼动沉闷的日本政坛

  10月11日,《环球时报》记者在日本最大的互联网搜索引擎“日本雅虎”上,输入关键词“小池百合子”,显示搜索结果为“约2130万件”,而输入“安倍晋三”,显示为“约2060万件”。从互联网上的人气度来看,小池百合子已经超过安倍晋三。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近段时间,记者周围的日本朋友只要谈到日本政局,肯定会提小池。虽然对她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小池挑起的“希望”话题,好似戳中很多日本人的痛点。一名自民党大佬对记者说:现在的日本已经是发达国家,好像什么都有,独独没有希望!小池可以说找出日本人一直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关键词,然后在上面做文章,并带来“小池旋风”。

  日本《朝日新闻》10日称,横空出世的“小池旋风”已正式成为主流媒体用于标题的词汇。文章称,可以选取一个样本来观察“小池旋风”的威力:在选战最激烈、一直具有风向标意义的东京都七选区,小池率领的“希望之党”强行插上一脚,推出的候选人荒木章博与自民党候选人松本文明、立宪民主党候选人长妻昭形成三足鼎立局面。荒木章博只是熊本县议会的前议员,而后两者分别为内阁府副大臣和前厚生劳动大臣,堪称两名大佬。

  日本JX通信公司10月7日和8日开展随机电话调查(共收到1003份有效回答),结果显示,小池的支持率为37%,“希望之党”的支持率为18%,自民党的支持率为29%。此前,在最高峰的9月23日、24日的同类调查中,小池的支持率一度高达58%。

  虽然有较大幅度回落,近四成的支持率依然让小池拥有雄厚的政治资本。而她于9月25日才创建的“希望之党”,仅用3周时间就收获18%的支持率,与拥有半个世纪执政经验的自民党相差仅11个百分点,堪称日本政坛的奇迹。

  其实,从9月25日创党开始,小池的人气就一路飙升,甚至她作词的“自民党CD曲”也成为热议话题。2010年,小池担任自民党广报部部长时,制作了一首《因为最喜欢》,并作为自民党宣传品销售。现在小池成了自民党的对手,这首歌曲依然在自民党本部销售,而且在互联网及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

  根据日本《每日新闻》最近的一项调查,日本年轻选民呈现保守态势,因缺乏政治知识,只选“有名的政客”。甚至有人支持安倍晋三是觉得他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扮演的“超级马里奥”有趣。按这种逻辑,小池百合子的优势不可谓不明显。

  小池有此人气早有铺垫。今年2月,就小池何时能当上首相,日本《周刊现代》面向日本报纸、电视台、通讯社等媒体的60名政治记者展开调查,其中31人认为“小池可能当上首相”,但前提是“重回自民党”。

  在西方主流媒体上,小池也逐渐成为“焦点”。英国《金融时报》日前推出“新闻人物”报道,开篇描述小池组建“希望之党”的宣传片:一个身着西装套裙的女人沿着一条走廊走向尽头的阳光。高跟鞋叩击地面,发出铿锵有力的笃笃声。她从两个吞云吐雾的老男人身旁走过。“跟我们对着干,就凭你?”他们叫嚣:“不把组织当回事吗?”女人径直走了过去……“这段视频就像相扑手的一巴掌一样,打得毫不知情的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晕头转向”,文章写道。

  “65岁的小池撼动了令人感到沉闷的日本政坛。”英国《每日电讯报》评论道,被称作“口红忍者”的小池可能是最有权势的日本女人,她利用反建制民粹主义和炉火纯青的政治权术跻身男性主导的日本上层精英世界,“如今她正站在其政治生涯中最重大的一场竞赛起跑线上——10日开始的日本全国大选。”

  我与小池的近距离接触

  “小池?她大势已去,10年前她担任防卫大臣已经是其政治生涯顶峰了,现在她早已被边缘化。”2016年5月,《环球时报》记者在日本同数名当地学者交流时,他们直言不讳地称小池为“过去的人物”。

  当时,记者跟随一家美国智库交流团访日,小池百合子作为日本女性政客代表与交流团见了面。彼时的小池虽是众议院议员,但在政坛沉寂已久。那次会面,小池脚踩高跟鞋,身着卡其色连衣裙,搭配白色西装外套,脖子上是一条金色项链——衣着品位远非日本第二位女防相稻田朋美可比。而她的秘书身材瘦小,说话轻声细语,中和了小池的“霸气”。

  采访中,小池面对各种问题均能有条不紊地回应,时不时还跳过翻译,直接用英语交流。但自始至终,她对两个月后参选东京都知事的计划只字未提。《环球时报》记者向她提了中日关系能否改善的问题,她未明确答复,而是谈论北京的空气污染,称日中可以在治理污染上进行民间交流。她还称,日中交流,媒体起了反作用,日本媒体有此情况,但感觉中国媒体更多。

  《环球时报》记者当时感觉到,相较于中国大陆媒体,小池明显对欧美及台湾媒体更热情。采访结束后,在与西方记者合影时,她眉开眼笑,露出牙齿。到了和《环球时报》记者合影时,瞬间换成礼貌性的抿嘴式微笑。同行的美国记者对她也很欣赏。一名男记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预感她(小池)日后有可能成为日本首位女首相,非常有可能。”另一名美国女记者说:“日本女性政客的记录比沙特阿拉伯还糟糕,小池恰恰是一个为登顶而战的女性人物代表。”

  小池年轻时做过日本电视台“美女主播”,采访过卡扎菲、阿拉法特等重量级人物。那个时期聚集的人气成为她进军政坛的重要资本,也让她能从容应对媒体。她还是美国《赫芬邮报》的专栏作者,相关页面显示,她先后为该报撰写6篇文章,包括一些敏感话题:“安倍出访将提醒美国人必须遏制中国的实力”(2015年),“为何说修改日本的和平宪法将促进亚洲和平”(2014年),“日本与俄中两国的领土争端”(2014年)。

  眼下的小池也为不少日本人看好。当选东京都知事后,她频频将“改革”挂在嘴边,掀起一阵革新飓风。她雷厉风行的措施中,不但有合理推进2020年奥运、提升特区制度含金量等大型改革项目,也包括减少“待机儿童”(等待进入幼儿园的儿童)、消除满员电车等小目标。为彰显改革决心,她对东京都庞大的官僚体系动手,被视为“莫大的勇气”。此前,历任东京都知事一直想精简人员,终因各种压力而作罢。

  作为日本首都的一把手,小池还面临因东京“虹吸效应”造成的其他地方经济萧条等问题。小池联合大阪府和爱知县向中央政府要权要钱,高举“三都造反”大旗,不仅有效转移矛盾,还一跃成为地方“诸侯”的盟主,展现出高超的政治手腕。

  坐拥东京都这块最大的政治地盘,还是地方政治势力的旗手,小池可谓当前日本政坛数一数二的强人。一盘散沙的在野党需要一个领军人物,而对安倍政权不满的民众,也需要这样一个能集中火力的代言人,小池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了安倍的最大挑战者。而在她身后,站着两个大佬,一个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另一个是几度影响日本政局、有“破坏之王”之称的小泽一郎。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