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2049年,中国可理直气壮地说是发达国家

2017-10-11 11:36:00 环球网 张骜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张骜】有观点认为,2020年中国人均GDP将超过1.2万美元,达到发达国家水平,那么中国何时能摆脱发展中国家地位,真正成为发达国家?10月10日,在“讲好中国故事 看好中国未来”学术研讨会上,专家学者们提出衡量中国是否为发达国家的一个具体的指标,即70%的城市化率。专家还给出了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时间节点:2049年。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杨光斌教授表示,按照经济学家们的观点,中国成为发达国家应该在2030年左右,因为到那个时候中国经济有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即便如此,中国有超过13亿的人口,从国家治理角度来说,内部结构依然面临很大的不均衡、不平等的挑战。所以,不能只看总量。即使中国经济成为第一,也不可能像一个单一的人口结构国家那样拥有整齐划一的中产阶级形成新社会。因此,杨光斌认为,中国成为发达国家的过程可能很漫长。我们真正的目标不是第一个100年,也不是2030年,而应该是2049年,在第二个100年。那时,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而是发达国家了。

  具体来讲,应该如何衡量中国是否为发达国家呢?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的所长房宁表示,单一从人均GDP和人均国民收入来判断放在中国的国情下有很大的局限性。因此,他提出了另一个衡量概念——城市化率。只有当中国达到70%的城市化率并且稳定了,而且这些城市人口都享有同等国民待遇,那时候中国就基本成功了。

  房宁表示,研究发现,当国家城市化率超过65%、甚至70%以上,会出现社会转型的问题。他认为,中国现在有大量的农民工,在城里就是工人,回农村就是农民,亦工亦农。国家如果能够平稳地推进到城市化率超过70%,也就是70%的中国人能在城市里稳定下来,并且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中国社会最难的坎就过去了。即使以后出现其他问题,也不会是崩溃或者灾难性的了。

  警惕逆发展

  即便中国成为了发达国家,也要警惕新的发展问题。杨光斌表示,发展不是一路向前的,也要警惕逆发展,这也是一个大的问题。举例来说,这一百年间,南美二三十年前有几个国家的收入比当时的比利时都高,现在却不行了,这就属于逆发展。即使我们城市化率到70%以后,还是要有好秩序,需要用权威、民主、法制来保证发展的成果。

  房宁结合自己在沿运河的考察经历说,一路前行,发现一些已经建设得像模像样的乡镇,现在出现了逆发展的问题。比如,在非常有名的风景区“项王故里”宿迁,10家饭店里只有1家开张。现在资源都在向中心城市和沿海地区抽调,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都走了,农村开始面临挑战,房宁指的主要为非工业化地区的农村。他表示,现在这一趋势已经波及到乡镇,有些地区当年不错,现在萧条没有人气,出现了发展逆行。

  杨光斌认为,这里面也存在着城镇化问题。从人性追求角度来看,年轻人就业的目的地肯定是大都市,城镇是养老的地方,因此第一波的发展肯定是都市化。那些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愿意呆在小城镇呢,所以这是国家发展的大战略问题。因此,他直白地说,在没有完全都市化之前,提城镇化根本行不通,没有就业、没有消费,就这么简单。

责编:魏少璞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