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感谢俄米格19战机成就了会开飞机的小老鼠舒克

2017-09-19 11:20: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赴莫斯科特派记者郭鹏飞马静文】“2017北京-莫斯科丝路经贸人文交流对话”9月18日在莫斯科举行。此次对话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指导,环球网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联合举办。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郑渊洁在主题为“中俄伙伴关系中的文化联系”的分论坛上表示,“俄米格19战机成就了会开飞机的小老鼠舒克”,以下为发言全文:

  这是我第一次到俄罗斯。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能在俄罗斯待一天。昨天我从北京乘飞机来俄罗斯时,担心航班晚点。我登机后,巡视机舱一番,我就判定这次航班只会提前到达,不会晚点,因为乘客大都是瘦人。我的乘机经验告诉我,乘客中瘦人居多,飞机就会提前到达。反之则相反。

  我这次来俄罗斯,要做两件事:道歉和感谢。

  先道歉: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叶,我在中国参加一次笔会。会上,一个写作者发言。发言时,他大谈自己读了多少多少书。他在说完一本外国作家的书后,突然问我,郑渊洁你读过这本书吗?我说没有。他说没读过这本书你怎么能写作呢?当时我十分尴尬。

  其实我觉得,世界上没有哪本书是必须所有人都阅读的。大家的遗传基因、后天的成长环境毕竟不一样。

  轮到我发言时,我说我最近在读俄罗斯作家库斯卡雅的书。我问大家看过库斯卡雅的书没有?在座的大多数写作者点头说看过。我说,“库斯卡雅”这个名字是我瞎编的,俄罗斯根本没有这位作家。从那以后我就再没参加过笔会。

  此事之后,我感觉对不住俄罗斯,心里一直想,如果我有机会去俄罗斯,我要向俄罗斯道歉。现在,请在座的俄罗斯朋友接受我的真诚道歉,我虚构过你们一位原本不存在的作家,更令人不能原谅我的是,我们的一些写作者竟然看过这位根本不存在的俄罗斯作家的作品。

  我要感谢俄罗斯:

  1970年,我和发小宋科锋一起服兵役,在空军航空兵部队维修歼六战机。由于歼六的原型是俄罗斯的米格19战机,由此我第一次接触到了俄文。现在我还记得歼六战机上的瞄准具是用俄文标出的。用中文念叫德哥4。

  后来我解甲归田后,开始文学创作,我让一只名叫舒克的小老鼠驾驶飞机,成为飞行员。

  《舒克和贝塔》的图书总销售量已超过7000万册。舒克目前是中国最有名的会开飞机的小老鼠。舒克成为中国两代孩子的朋友。如果没有俄罗斯的米格19战机,如果俄罗斯没有将米格19战斗机签约销售给中国,我笔下的文学角色舒克不会成为飞机驾驶员。由此我要感谢俄罗斯。

  这件事告诉我们,两个国家的合作成果不能光看账面上的数据。合作可能对两个国家产生广泛的影响,辐射到不同的领域。比如俄罗斯当年用米格19支持中国,谁能想到多年后,中国诞生了一只名叫舒克的飞机驾驶员。他成为亿万孩子的朋友。

  我的发小宋科锋后来成为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武官,少将。

  2011年7月10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上将访问中国,他在和我交流时说,咱俩年龄差不多,都当兵,但是你成为了作家。我说,当我意识到我成为不了将军,不能指挥真的战斗机进行空战时,我就改行当作家,指挥虚构的飞机参加空战,还让小老鼠成为飞行员。

  我维修歼六战机时,负责照看歼六上的瞄准具、机关炮、弹射座椅、空对空导弹、照相枪和信号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弹射座椅。

  弹射座椅的作用是在飞机遇到无法排除的故障必须弃机时,将飞行员弹射出座舱,跳伞逃生。弹射座椅后面安装有一发火箭。我服兵役时,部队通报发生过一起地勤人员在地面维修飞机时由于未插保险销,导致弹射座椅误发射,造成人员伤亡。自那时起,我就知道了椅子在给人带来舒适的同时,也有风险。

  我认为人类的所有发明中,椅子对人类健康的危害较大。自从有了椅子,人类站立和蹲着的时间大大缩短。我感觉椅子给人类带来了最初的富贵病。“坐以待毙“这句中国成语,细想想,很有道理。我从60岁开始瘦身,用七个月时间将体重超标的数十斤成功驱逐。其中一个办法就是尽量远离椅子。

  我觉得我们在期盼航班正点的同时,也应该自己做点什么,比如减去超标的体重,为飞机减负。

  丝绸之路是我们祖先走出来的,不是坐出来的。国家和国家之间不要坐着观望,应该抛弃椅子,合作和行动。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合作与行动会创造美妙的故事,让我们的后代传诵和享用。

相关专题
2017北京-莫斯科丝路经贸人文交流对话
2017北京-莫斯科丝路经贸人文交流对话2017-08-09
此次对话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指导,环球网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联合举办,旨在积极响应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详细]
责编:赵衍龙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