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莹颖案嫌犯自称无罪  美司法制度再暴露对受害者严重不公平

2017-07-22 04:00:00 环球时报 孙卫赤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孙卫赤】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国失踪(可能已死亡)案的嫌犯克里斯滕森7月20日出庭,首次开口陈述,拒绝认罪,其律师也称将做无罪辩护。虽然被认为在预料之中,但这21日仍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愤怒,和对美国司法体系的质疑。更令人担忧的是,在20日的庭审中,克里斯滕森在回答法官问询时称自己正在服用抗抑郁症的药物。洛杉矶知名律师邓洪2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可能为日后嫌犯的无罪辩护埋下伏笔。

  据伊利诺伊州媒体news-gazette报道,克里斯滕森7月20日在法院被正式提起诉讼,审判日期被定为9月12日。《侨报》称,和预期一样,克里斯滕森的律师表示做无罪辩护。但与之前的沉默表现不一样,在庭审中,克里斯滕森进行了4分钟的发言。当法官问他在羁押期间是否服用任何药物时,克里斯滕森肯定地说,他正在服用氯硝西泮作为抗抑郁药,但这些药物并没有影响他对自己被指控的理解能力。

  在克里斯滕森接受审讯后,他的辩护律师布鲁诺发表声明称,“他要求让大众陪审团进行审判,并且打算坚持无罪。”布鲁诺称,他注意到这个案件已经引起全世界关注,警告媒体对克里斯滕森做了错误报道,“有太多的事情大家并不知道”。他还打比方称,近期美国媒体都在报道一位年轻女性失踪的案件,并认为是某个坏人所为,结果被证实是该女性自导自演。

  英国《国际商业时报》20日报道称,章莹颖家属的代表律师王志东表示,莹颖的家人对嫌犯拒不认罪表示愤怒,他们无法理解美国的法律体系,“他们的反应是‘他怎么敢不认罪’,我告诉他们需要耐心”。《侨报》称,按照程序,接下来的几周,该案检方将提交证据,被告的法律团队将对证据进行检查。“我认为这个案件审理过程可能会持续一年以上”,布鲁诺说。

  知名律师邓洪2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章案发展到现在显示,美国司法部门对于嫌犯绑架章莹颖并无直接证据,甚至连章莹颖的下落都不知道,这是章案的难点之一。检方掌握嫌犯的电话录音,也掌握嫌犯曾上网研究绑架,但这都是间接证据。美国对于刑事案的定罪无关事实真相,而是取决于检方是否有足够的证据,特别是直接证据,包括证人即目击者的证词以及嫌犯自己认罪等。

  邓洪表示,此案第二个问题是嫌犯能否开口。嫌犯不开口,就很难找到章的下落。他注意到,嫌犯20日出庭时称服用了对抗抑郁的药物,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信号,会为日后的无罪辩护留下伏笔。比如因为吃药或精神上的问题,嫌犯不知道他的行动是犯罪,因此没有犯罪意图或动机。邓洪说,影响对嫌犯定罪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陪审团。陪审团的选择是检辩双方“海选”,不知道什么人会进入陪审团,进入到陪审团程序至少需要8个月到一年的时间。

  7月20日当天,美国另一重磅司法新闻是美国前球星辛普森在内华达州被假释,1995年辛普森杀妻案曾经轰动一时,最终因检方提供的都是间接证据,辛普森被判无罪。邓洪对此表示,如果比较辛普森杀妻案和章莹颖案,根据目前的情况,这两个案件的相同点是,检方都只有间接证据而没有直接证据。

  对于章案暴露出的美国司法问题,知名律师申春平21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对于受害人来讲严重不公平,这也是美国司法制度的一个特点。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主要内容是不能强迫犯罪嫌疑人坦白自己的罪。

  申春平表示,美国的陪审团制度规定,在刑事案件中有12个人一致认为犯罪嫌疑人有罪才可以定罪,这也是美国刑事审判制度不利于受害人、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因素之一。另外美国和中国在刑事审判上很大的不同是,在美国,总的来说越大的案件检方越不好赢,因为很多律师特别是有名的律师都会进入到这种高曝光度的案件中,当年辛普森请的一个律师团都是名律师。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