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生堂集团总裁:我应是遣唐使的后代,要做中日友好的桥梁

2017-07-12 13:47:00 环球网 朱晓磊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朱晓磊】“我们可以想象一个运动员,在刚开始3年的时候要进行各种锻炼,练出一身好肌肉,让自己更有实力,在接下来的3年里就能跳得更高。”喜欢高尔夫球运动的日本资生堂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鱼谷雅彦近日在接受环球网记者采访时,用运动员的锻炼过程来比喻资生堂近几年来的蛰伏,也暗示即将迎来飞跃。

  鱼谷雅彦之前曾在花旗银行、可口可乐等多家欧美公司担任过高层职务,2014年出任资生堂社长,而当时资生堂正陷入增长停滞的困境。“奉命于危难之间”的鱼谷雅彦提出了“Vision2020愿景”战略——一项时长为六年的中长期计划,即在2020年销售额达到1万亿日元。在经历已近三年的发展之后,鱼谷对资生堂信心满满,他认为前半段主要是重建业务,后半段则将进入加速增长期。

  力主放权,唤醒主人翁责任感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成为资生堂140多年来首位外部CEO的鱼谷雅彦自然也不例外。放权,便是他让资生堂轻装上阵的一项重大架构调整。他阐述了资生堂总部与六大地区总部的关系:“不是由日本总部发号施令,而是各个地区总部自行决定。”

  鱼谷雅彦对资生堂进行大规模权限转移事由娓娓道来。他认为,权力交给相关负责人可以调动其智慧与热情,能唤醒其主人翁意识,如果束手束脚,则会失去热情。“我们是提供支持,不是去领导。”他用简短的一句话表明了支持的态度与放权的决心。

  走高端路线,中国市场将是引领者

  谈到未来的产品战略,鱼谷雅彦很坚定地说:“我们首先要在全球范围之内大推高端的产品,这是优先的发展战略。这些增长来自哪里?明确来说是中国的客户,中国的客户将是引领(高端产品的庞大群体)。”这一说法,恰好与资生堂的销售额曲线相吻合。据资生堂2016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全球业绩增长5.2%,中国区增长11.4%,而中国区的增长很多也得益于CPB等高端品牌的销售。“中国的客户希望购买到优质的产品,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包括中产和富裕阶层在内的中国消费者都需要真正的好东西。”鱼谷雅彦不断强调“优质”二字,一种由衷的自豪之感溢于言表。

  对高端产品的推广,鱼谷雅彦认为“稀有”是其核心,因此会更注重用户体验与口碑传播。他认为:“化妆品市场高端与低端两极分化趋势将更加明显,资生堂将更加着重于高端市场。”

  倡导创新,为消费者定制个性化产品

  或是多年来受到欧美文化的熏陶,鱼谷雅彦给记者的感觉是,温文儒雅却并不谨守中庸,透露出与其年龄外貌并不相称的年轻化与个性化思维,这与其上任以来所倡导的品牌创新与个性化发展却是十分一致。

  鱼谷雅彦此次访问中国的一项日程就是参加其彩妆品牌NARS入驻中国的新闻发布会。资生堂早在2000年便收购了NARS品牌,如今决定将其引进中国市场,正是基于它的个性化特点。“NARS是资生堂旗下一个充满乐趣与个性的品牌,希望能够满足中国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鱼谷雅彦认为其充满个性张力的产品或能满足年轻一代的诉求。

  为了适应中国市场智能手机普及率这一独有的特点,资生堂特别重视其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及与电商平台的合作。在NARS发布会上,记者也看到了很多网络达人直播化妆细节及启动仪式,互动感十足。鱼谷雅彦对于信息的传播也有着自己的理解:“一些信息传送的速度比我们想象地要快,而且完全跨越了国境,所以打造品牌、思考销售渠道的时候应该基于这样的前提。”他认为,人群是流动着的,不能再以国家去划分市场,因此为了适时适地为消费者推送信息,资生堂将与消费者搭建互动网络或者社区,满足中国消费者在免税店或国外旅游等各种不同场景购物的需求。

  1月,收购通过智能手机检测肤色并在线定制粉底的初创公司MATCHCo、2月确定投资Dricos,合作开发根据心情指数而提供护肤产品、6月,推出新的去皱化妆品怡丽丝尔、7月宣布将NARS引进中国……只罗列几组举措,就可以看出资生堂围绕市场与技术所做的创新,也一直在拓宽产品领域。对生活有着细致观察力的鱼谷雅彦秉承了典型的日本企业家对细节的执著,同时也能跳出圈子引进资源,这或许就是他所强调的“要将日本传统企业的优势与全球化的多样性相结合”。

  采访临近结束,鱼谷雅彦谈起了他持资生堂第一代社长80年前拍摄的西湖照片寻访旧景的故事。他动情地说:“我出生在奈良,那里曾有很多从唐朝学成回来的遣唐使。我觉得自己应该也是遣唐使的后代,应该做中日友好的桥梁。” 

责编:张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