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青年领袖:每一寸梦想都是走出来的

2017-06-27 11:09:00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尹洁 姜琨 分享
参与

  虽然比例很小,但的确存在这样一个群体:智商超群又异常勤奋,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很早做出成绩,主观或客观上对社会产生了某种影响。每一年,世界经济论坛(又称达沃斯论坛)都会在全球40岁以下的“精英”中选出一批这样的代表人物,即“全球青年领袖”。2017年,全世界入选这个名单的共有100人,其中9名来自中国。虽然环视听工作室的记者无法一一采访他们,但以下四位——秦玥飞、范凌、陈漫、邹昊,已经足以说明中国社会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

秦玥飞:做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

  “耶鲁村官”秦玥飞的声音很好听。今年3月,他带着自己创建的公益项目“黑土麦田”团队参加央视《朗读者》录制。节目播出后收获一大票女粉丝,说他声音好听,在微博上吵着要嫁给他。其实相对于秦玥飞的经历,光听声音远远不够。

  12年前,秦玥飞被耶鲁大学录取,毕业时他的不少中国同学都进了投行和咨询公司,他却怀着理想,报名到中国农村当了一名大学生村官。

  2011年8月29日,一辆摩托车载着秦玥飞,一路颠簸进了湖南省衡山县贺家山村。由于天气湿热,第二天一早,满身是汗的秦玥飞拿着洗发水、沐浴液去澡堂冲凉。当天下午就有村民开始议论:“留过洋的人是嫌我们这里脏喽?”“早上洗澡,好浪费水呀。”

  “任何不一样的东西都会阻碍我融入当地。得先把自己变成村民的一分子,才能得到他们的信任,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秦玥飞对环视听记者说。他本来带了一件印有英文字母的T恤,从此开始反着穿;村妇女主任送给他一双解放鞋,他换掉了自己带来的短靴;他学会了抽烟,接过村民递来的烟,也按照当地习惯别到耳朵上。

  来村里的第一个月,秦玥飞天天往村民家里跑,逐渐听懂了当地方言。在路上碰到村里人,他主动打招呼;看到老人赶集买了东西,他帮忙提着送回家。村里打算修水渠,一个“腰杆硬”的村民说不行,弄得大家都不敢吭声。秦玥飞就天天去那个村民家,带上两包烟,花一周时间聊熟了,才知道他是想自己承包施工,从中挣钱。但外面找的施工队更便宜,秦玥飞还是没同意。“但他跟我熟了,不好意思再为难我,也不再阻拦开工了。”

秦玥飞在田间劳动

  在3年多时间里,秦玥飞为当地改善水利灌溉系统、硬化道路、安装路灯、修建现代化敬老院,还为乡村师生配备平板电脑、开展信息化教学。实践让他体会到,要真正改变农村面貌不能仅靠外部“输血”,更重要的是发展当地产业,实现“造血”。2014年,秦玥飞在贺家山村服务期满,又转到30多公里外的福田铺乡白云村任大学生村官。他在白云村又开始了新一轮尝试。

  白云村农田广袤,周边山上有大量野生山茶树。过去农民榨出的山茶油不提纯,卖不上好价钱。秦玥飞成立了一个合作社,与外地加工厂合作,生产更高端的山茶油产品,附加值大大提高,最后共有40多户村民加入进来。

  在创业过程中,秦玥飞注意到农村严重缺乏人才的困境。为了吸引和留住人才,他认为必须打造一个“下得去、待得住、干得好、流得动”的平台,于是发起公益项目“黑土麦田”,吸引优秀大学毕业生到国家级贫困县开展精准扶贫。“我们会申请政府的扶持资金,到大城市寻求公益机构、企业的资助。有时为了拿到一笔钱,得跑三四十家不同的机构。”

  秦玥飞坦言,“黑土麦田”的路还很漫长。“我们现在还在初期,需要更多时间,必须沉下心。如果浮躁的话,这事就没法做了。”

秦玥飞工作照

  环视听:你怎么评价自己当村官的这6年?

  秦玥飞:非常值,非常快乐。虽然会遇到很多困难,但觉得生活非常充实。在农村工作,没有一天是容易的、轻松的,但没有一天是不快乐的。

  环视听:村民在哪些方面影响了你?

  秦玥飞:点点滴滴。比如我在外面跑了一个星期,特别累地回到村里。晚上灯光昏暗的时候,跟村里的老爷爷、老奶奶以及他们的孙子坐在堂屋里,吃一顿晚饭。聊孩子在学校里的事,聊他的梦想,聊我给他买的那套《三体》。这些都是最真实的,都提醒着你普通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让我们更有动力。

  环视听:你会产生无力感吗?

  秦玥飞:没必要有无力感。我们不想做空想家,而是想成为建设者。看到一个东西没建好,把它建好就行了。我希望自己有“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事物的发展是需要时间的,可能几年都看不到太大的成效,但也许我离开后,就有人把这件事做成了。

  环视听:这个境界是慢慢琢磨出来的,还是刚回国就有的?

  秦玥飞:刚回国当然没有啦。刚回来很着急,觉得中国农村那么大,得尽快改变,也没深刻思考农村到底最需要什么。从“输血”到“造血”再到“黑土麦田”,帮助更多的村子,这些都是在过程中成长起来的。

  环视听:你觉得自己是个例吗?

  秦玥飞:不是。大家觉得我是个例,可能是因为耶鲁的标签吧。其实很多非耶鲁毕业的农村工作者,扎根农村比我久,做得也比我好太多,他们才是真正让人感动的。如果非要说个例,可能就是我干得没他们那么好,却得到了大家的关注,这更激励我们要脚踏实地、继续努力。

  范凌:好的设计不会被机器取代

范凌在行业活动上发表关于人工智能的演讲

  “我不喜欢跟房地产商打太多交道,但我很喜欢建筑。”范凌对环视听记者说。他嗓音略微有些低沉,但舒缓而柔和,让人感到理性和感性的兼容,正如他目前正在做的事业——跨界,把互联网科技和艺术设计相结合。

  从教育背景看,范凌应该属于中国投资人最喜欢的那一类——同济大学建筑学本科、普林斯顿大学建筑学硕士、哈佛大学设计学博士。他还曾是中央美术学院和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讲师,回国即成为浙江省“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在很多人眼中,这份履历在创投界几乎就是“放心给我投钱”的注解。

  “其实也不是啊,有一些投资人就不投海归、不投博士,还有人跟我说,哈佛出来的创业要比斯坦福的差一点。”范凌笑道。不过思维定势并非不能打破,比如一位坚决不投博士的投资人在与范凌见面后,还是给他投了钱。

  那时范凌拿到博士学位不久,一边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一边为回国创业做准备,“我想做一些具体的、能改变人类社会的事情”。

  这件事就是“特赞”,一个技术型的、提供设计创意解决方案的平台。与大多数互联网平台不同,“特赞”的客户不是个人,而是企业。这立足于一种市场需求:无论怎样规模的公司,无论国企还是私企,甚至政府机关,都有设计创意方面的需要。小到一张名片,大到整个企业形象,在国人审美和品位追求越来越高的当下,企业的难题在于如何找到满意的设计师和作品。而另一方面,很多优秀设计师并不擅长推销自己,许多好作品、好创意“养在深闺人未识”。范凌希望“特赞”起到桥梁作用,为双方提供一个快速对接、性价比高的平台。

  “互联网的价值之一就是撮合,设计师和企业对接的过程中我们也会介入,毕竟目前社会上的不信任感还是很强的。根据我们的经验,甲乙双方产生矛盾大多是因为沟通不够,需要一个第三方平台帮助双方更好地交易。”范凌说。

  目前,“特赞”上的设计师主要来自4个领域:平面设计、UI/UX设计(用户界面设计/交互设计)、插画设计、动画视频设计。此外,很多设计工作室和小型创意机构在“特赞”上也很活跃。

特赞创始团队,左一为范凌

  “设计师在平台上申请入驻并提交自己的作品和履历,由专业运营人员进行人工打分和筛选,审核通过后,设计师即可入驻平台并接单。”范凌对记者介绍说。经过筛选,只有不到19%的设计师会被选中。在各种筛选标准中,最重要的一条是他们的设计和创意“不能被机器取代”。

  接下来,就是让设计师与客户相互“匹配”的过程。“我们会从刚性和柔性两类维度为设计师‘画像’,刚性维度包括教育背景、项目经历、工作地点等,柔性维度包括设计风格、创作偏好等,这些数据是匹配的前提。此外,还有设计师在网站上的行为,比如一位设计师总是报价给汽车类的项目,那么系统就会越来越多地向他(她)推荐这类项目。”

  范凌坚信,优秀的设计创意人才是市场中的稀缺资源,是值得用户追求的,而当下流行的设计众包方式却使设计师与企业之间的地位很不对等。大量设计师一拥而上抢一个项目,只会让创意变得平庸而廉价。他希望改变同质化严重、恶性竞争的行业氛围,把设计师从千篇一律的“资本束缚”中解放出来。为此,他与同济大学合作创办了一个设计与人工智能实验室,目标是让机器人成为设计师助手,完成那些简单的、重复性的创意工作。

  “当设计师从重复性劳动中解放出来后,就有更多时间发挥自己的创造力,进行更有价值的设计创意工作了。”范凌相信,这一天不会太遥远。

  陈漫:跳出圈子的人就是开拓者

陈漫工作照

  在中国时尚圈,陈漫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名字。2003年,她开始为《青年视觉》杂志拍摄封面,风格独树一帜,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感,从此受到业内关注。但她真正被大众知晓则是因为给一些娱乐明星拍摄宣传照,比如范冰冰、李冰冰广为人知的那几组时尚杂志封面。目前,陈漫仍然是最受国内娱乐圈偏爱的摄影师之一,不少明星都以让她拍照为荣。

  谈到自己的艺术之路,陈漫把整个职业生涯划为3个阶段。首先是《青年视觉》时期,那时她大量运用图片后期处理技术,作品风格浓墨重彩。

  “当时我是技术狂,时尚圈对此褒贬不一,甚至有人说‘千万别找陈漫拍照片’。”陈漫对环视听记者回忆。于是她很突然地跳到了第二阶段,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开始拍“大头照”,化繁为简。

  “我自己‘发明’了好多极简拍摄灯位。当时整个时尚界的审美风格是柔美的、追求洋范儿,而我用最简单的灯光、最简单的构图,类似一寸正装照那样的。后期也不再做什么处理,就是一张脸。”那段时期,陈漫有个外号叫“一灯大师”。

  “结果舆论又惊了,因为没有人像我那样拍。我要的就是直接、直接、直接,坦诚简单地存在,没有形容词也没有废话。”面对外界的争议,陈漫一直在用视觉语言解释着自己。

  第三阶段则带有了一点哲学意味。比如她的“红”系列作品,传达出一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情绪。陈漫特意在后期处理时做出一种类似塑料或易碎玻璃质感的效果,似有似无。“对于这个世界,很多人觉得肉眼看不到的就不存在或没法理解,其实没关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陈漫说。

  用“时尚”的方式表现中国传统文化,或者将“中国元素”变成商业噱头早已成为一种潮流,但许多作品都显得怪异、猎奇乃至不伦不类。陈漫的“祖国万岁”系列却试图展现中国的当代美和正面美,她用写实的手法拍摄今天的中国人和中国建筑,比如以上海陆家嘴为背景,穿一身红衣站在国旗下的中国女性。

陈漫《祖国万岁》系列作品

  “每个时代的中国都有不同的元素。龙和凤是过去的经典,今天的人和建筑则是当下中国的样子,所有这些构成了完整的中国文化,我关注的正是多角度的视觉阐述。”

  环视听:你被称为“明星御用摄影师”,拍明星和拍普通人有区别吗?

  陈漫:明星和普通人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也拍了很多普通人,也登上了一线杂志的封面。拍什么人、用什么照相机、修不修图,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表达方式,没有谁优谁劣。

  环视听:“时尚是不断地轮回”,你同意这句话吗?

  陈漫:人都是轮回的,更甭提时尚了。

  环视听:现在回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一些摄影作品仍然非常前卫,半个多世纪以来摄影艺术究竟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

  陈漫:没有进步和退步,就像前面说的,都是轮回的。大家都是在这个圈子里做事,如果谁能跳出这个圈子,就是一个开拓者。

  环视听:随着技术的发展,摄影的门槛越来越低,还有了手机摄影大赛,你怎么看科技手段在摄影艺术中的作用?

  陈漫:我觉得摄影的未来可能以方便为主,传统相机会成为收藏品。但对我来说,相机屏幕越大越有仪式感,用传统相机拍照和用手机拍照的区别,就像看电影与看电视一样。

  环视听:一名优秀摄影师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陈漫:准确地传达美。

  环视听:你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个?

  陈漫:都是,又都不是。

  环视听:怎么看待自己当选“全球青年领袖”这件事?

  陈漫:我觉得我加入“X战警”了。加入以后更觉得自己应该为世界做点什么,因为大家的朋友圈里每天发的都是关于“如何拯救世界”的话题。

  邹昊:提前10年回国创业

邹昊在美国工作期间的旅行照片

  在进入斯坦福大学之前,邹昊是清华大学“姚期智实验班”(计算机科学实验班)的学生。现在,他的同门师兄弟中已经出了几位创业圈的风云人物。

  “清华大学的人才特别多,读书时有压力也有动力。相对于竞争,我个人更倾向于合作,毕竟没有什么事业是一个人能独自完成的。”邹昊对环视听记者说。他的语速不紧不慢,条理清晰。显然,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是他的优势。

邹昊在清华大学读书期间的留影

  大三时,邹昊获得了转学到斯坦福的机会,老师和家人也为他规划好了未来的道路。“长辈们希望我在国外学到最尖端的科技知识,然后工作十几年,在40岁左右的时候回国发展。” 在斯坦福读书期间,邹昊的学习和研究效率都非常高,也充分把握了学校和老师提供的资源与机遇。3年时间里,他不仅拿下了电子工程学硕士和博士,还顺便读了经济学硕士和工商管理硕士(MBA)。

  “刚到美国时,我本来只打算从事工科的,后来因为读MBA,就业指导老师建议我在暑假找个管理类的岗位实习。当时我23岁,没有工作经验,面试了很多科技公司都没结果。”邹昊对环视听记者回忆道。后来老师建议他找一家金融机构,邹昊请投行的同学帮忙拟了一份名单,全是世界顶级公司,他把简历投出去时,都不知道这些机构具体是干什么的。

  “没想到他们对我非常感兴趣。面试之后,我在一周内收到了3份实习通知,简直是受宠若惊。”在同学的建议下,邹昊选择了著名的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由于表现好,实习结束后直接被聘为基金经理。

  按照最初的计划,邹昊至少要在国外工作15年,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他自己把回国时间提前了10年。“我工作5年后,就觉得可以创业了。人在30岁左右,技术、精力都是最好的时候。如果再过10年,我怕自己在大公司待得太舒服,就不愿出来了。”

  2016年,邹昊创立了Abundy科技公司,产品方向是人工智能技术在实际生活中的应用。

  “我们的目标是把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现实生活中。现在很多行业是零和游戏,就是因为高端资源稀缺,如果能从供给端解决资源分配问题,就能最大限度地解放生产力。”

  邹昊看好3个领域:金融、医疗健康、教育。“这些行业的高端资源非常紧缺,而人工智能可以大大降低其人力成本,实现普惠化。比如,在金融领域,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开户、支付转账、甄别用户;在医疗领域,斯坦福大学已经开发了一套皮肤癌检测系统,机器人识别的成功率高于人工,可以弥补高端医生的不足;还有教育行业,很多家长反映名师辅导效果明显,但优秀教师资源非常有限,最好的老师和学校只能由少数人拥有,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则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为了将研究成果与实践相结合,邹昊选择了“一边做学术,一边创业”的模式。目前,他把一半时间花在斯坦福大学的实验室里,另一半时间则奔走于国内产业界。2016年,邹昊入选福布斯全球30位30岁以下青年领袖榜单,今年又成为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

  “我很荣幸,能作为科技界和学术界的代表加入这个群体。中国的科技发展速度很快,但产学研结合程度还不够高,也更偏行政化。希望未来能有更多体制内的科研人员出去创业,带动产业发展,让更多高科技企业落地生根。”(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尹洁 姜琨)

  

相关专题
李克强总理出席2017年夏季达沃斯论坛
李克强总理出席2017年夏季达沃斯论坛2017-06-21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出席在大连举行的第十一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期间,李克强总理将同与会的芬兰、瑞典等国领导...[详细]
责编:崔舒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