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日探访中朝边境:核试验?大家习以为常了

2017-04-28 07:11:00 环球时报 范凌志 分享
参与

吉林长白县与朝鲜惠山隔江相望。范凌志 摄 

  【环球时报赴吉林特派记者 范凌志 刘欣】在中朝边境城市丹东的一家咖啡厅里,客人不多,手头无事的服务生小金托着下巴,随着餐厅里的音乐轻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她的歌声轻缓流畅,但胸前显眼的朝鲜国旗徽章表明她来自一江之隔的那个国度。结账找零时,《环球时报》记者趁机跟她搭讪:“你很喜欢唱歌啊。”她匆忙一笑,然后转身离开,换同伴做剩下的工作。在外工作生活的朝鲜人,一向给人以神秘感,如同他们的祖国。最近一段时间,外界一直在猜一个谜——朝鲜何时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尽管几个热门预测一一落空,那根事关“战争与和平”的弦仍绷得很紧。24日至27日,《环球时报》记者深入中朝边境,从鸭绿江到图们江,记者实地观察发现,尽管半岛战云密布,中朝边境却相对平静,呈现出一种“外紧内松”的反差。

  “说实话,我们当地人真没觉出多紧张”

  从地图上看,中朝边界线从丹东鸭绿江口向东蜿蜒600余公里,过了长白县陡然折向北方。无需精确测量,仅用肉眼就能判断出,中国距离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最近的点就是吉林省长白县。“背靠长白山,东北高,西南低”的地势意味着,一旦朝鲜发生核事故,这里面临的威胁要远大于其他中国边镇。

  在长白县做小买卖的郭师傅晚饭后喜欢到鸭绿江边看着对岸抽烟,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地处偏僻,就业空间小,长白老龄化比较严重,而老人对核威胁不敏感。“那都是电视上的事,我最关心对岸啥时候开放。靠着这么大个城市,一旦放开,遍地都是钱啊。”

  对面是朝鲜第三大城市惠山。在镜头里,惠山似乎比长白县繁华不少,但若将照片放大就会发现,惠山每户房屋上细长的烟囱暴露一个现实:这仍是一座严重依赖煤炭和木材燃料的城市。这种猜测很快被证实。《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中国一侧山林茂密,朝鲜一侧却是光秃秃的。“树都被老百姓砍光用来烧火做饭了”,当地人对记者说。

  从长白县沿江而下,肉眼看去,对岸朝鲜人民军的岗哨分布随两岸人烟减少而变得稀疏。当地人称,对岸除了明哨还有暗堡。但常年往来两地的长白县金坤边境经贸公司总经理马奎刚说,这段时间朝鲜一侧的警戒并没有明显变化,而且对岸也没什么暗堡,只是“朝鲜资源紧,有的农村岗哨很简陋,以至于看不出来是岗哨”。

  从长白到临江市的200多公里是鸭绿江最曲折的一段,当地很多村镇以“数字+道沟”来命名。据古籍记载,鸭绿江上游自双岔口至临江共有24道沟,都源于长白山的小河溪。与记者随行的司机小张是当地人,他说,这段江面窄,是最容易偷渡的地方,“黑灯瞎火的,蹚过水往山里一钻,鬼都找不到”。

  地形复杂,沿途中国的边防检查也很严。鸭绿江上游300多公里的路程,记者遇到至少4个检查站。司机小张说,感觉近期的检查比以往频繁,“或许因为局势变紧张了吧”。

  不过,沿途村庄的百姓并不担心半岛生乱。“打不起来”——这是记者听得最多的他们对局势的预判。在与朝鲜一市三郡隔江相望的集安市,一名宣传部门工作人员热情地向记者介绍当地风情,对于时局则表示:“说实话,我们当地人真没觉出多紧张。”

  最能透出不寻常气氛的也许是中朝陆路口岸在25日关闭,记者在长白口岸和集安口岸向当地业者询问闭关原因,得到一致答复:“朝鲜建军节”。

  在朝鲜“建军节”当天,走进火热的旅行社

  “昨天下午回来时,(长白口岸的)朝鲜边防竟然睡着了!”25日朝鲜“建军节”当天,60多岁的马奎刚边沏茶边跟《环球时报》记者说笑:“万一真的核爆,我就回不来了!”马奎刚被称作当地“最早跟朝鲜做生意的老板”,上世纪80年代就做中朝边贸。他的抱怨并非因为担心核爆,而是在意自己的木材生意,这是眼下为数不多能做的贸易。

  马奎刚的商业模式很简单:朝鲜出厂房和原木料,中方出技术、设备和资金,生产建筑木材销往内地。他告诉记者,他做过矿产贸易,“但2016年金矿贸易就不让做了,第二年铅锌矿也不让做了。国家不让做啥咱就不做。”在他看来,朝鲜老百姓对“是否开放”没有概念,但当地政府认为有利的事,政策会积极灵活,所以这种合作一般都是朝方找上门来。

  与长白不同,在鸭绿江的另一端,丹东口岸的繁忙让人意外。26日晚7时,从朝鲜一侧回国的中国大货车依然在排队入关,挂着朝鲜车牌的大卡车则在口岸办公室门口等着装货出关。为附近小商店做边贸的刘师傅说,由于中朝友谊桥只能单向过车,每天早晨,朝鲜车先来,中国车再出关,晚上等中国车全数回来,朝鲜车才能回。这种顺序每个月轮换一次。

  在刘师傅印象中,中国车都是满车去空车回,朝鲜车是空车来满车回,以往局势再紧张,丹东口岸都没关闭过。“你看看这满街的朝鲜一日游,能有啥事?就算有风吹草动,几分钟就开车回来了。”

  刘师傅说的是实情,朝鲜旅游在边境地区非常火热。以丹东东部虎山长城附近的“朝鲜内河游”为例,业者的卖点是乘船进入内河后“两边都是朝鲜”。记者亲身体验发现,短短30分钟,可以看到人民军兵营、人民公社以及日本军港遗址等,岸边洗衣的人民军士兵偶尔会向船上的游客挥手致意。返程时,甚至有一艘朝鲜船与游船贴近,船上的朝鲜人向游客推销烟酒和土特产。

  为什么能到朝鲜“内河游”?一名向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目前丹东有4个码头能开“内河游”项目,每个码头每年向朝鲜方面交200万元人民币。该向导还透露,从2008年左右开始,无论局势多紧张,这项旅游从没停过。

  其实,在上游的长白县,旅游市场也很活跃。25日,记者走进一家打着“朝鲜惠山游”广告的旅行社询问,老板表示,必须10人才能成团,“即使立刻报名,最早也得排到28日以后了。”

  “核试验?大家习以为常了

  沿鸭绿江600多公里的路途,《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即便舆论持续渲染半岛局势“山雨欲来”,中国边民对对面的情形却有些“漫不经心”,让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外地人的紧张心情有所缓解。

  “你在边境看到的景象是真实的,外界不要被美韩媒体忽悠了,对于朝核问题,要判断哪些是虚、哪些是实。”在跟国内一名资深半岛问题专家交流时,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解释了这种反差。他说,美国此前称不排除“一切手段”解决朝鲜问题,“一切手段”包括军事、外交、经济和其他,如果只夸大炒作军事手段,是不负责任的。

  这名专家提到,几乎每到“敏感”时间点,美国一家名为“北纬38度”的网站和韩国军方都会爆出“朝鲜会挑衅”的猜测,总有几次会碰上,但更多的失败预测却很容易被遗忘。“对这些分析确实需要注意,但没必要渲染威胁。”

  一旦朝鲜真的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对边境的影响会怎样?这位专家表示,朝鲜的核试验都是“震源0千米”,这是由于丰溪里的核爆点是从山脚下水平打洞,而不是在山顶,更不是空中核试验。由于有朝鲜境内盖马高原以及中国境内长白山的阻隔,前几次核试验中国境内并未监测到明显的辐射。“但如果第六次核试验当量加大,或核爆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甚至美国对朝鲜核设施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就值得注意了。”

  说到核试验,《环球时报》记者沿中朝边境东侧图们江采访时,在延吉市听到不少议论。延吉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政府所在地,是距离朝鲜最近的中国自治州的首府。当地大部分人对朝鲜去年9月进行的核试验记忆深刻。

  “我当时在家坐着,还以为是地震了”,一名市民对记者说。对于媒体猜测朝鲜会在25日进行核爆,这名市民表示,“这天是他们的建军节啊,要是爆炸的话,也不奇怪吧。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大家习以为常了。”

  像这名市民一样,记者接触到的当地民众对有关朝鲜核试验的各种新闻并不陌生。有人表示担心核污染,也有人对朝鲜抱有同情。一名张姓市民说,“朝鲜人都是硬骨头,他们其实就是不想被欺负。不过,他们真的太穷了。”

  25日这天,朝鲜没有进行核试验,而是进行了火炮演习。当天,延吉的天气阴晴不定,偶尔飘过一阵雨。市中心的延吉西市场过渡经营场所内,商贩和客人在热火朝天地砍价,他们有的说汉语,有的说朝鲜语,一派繁忙景象。

责编:张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