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工党“老左派”科尔宾 反对君主制推崇“仁慈政治”

2017-04-21 04:00:00 环球时报 黄培昭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驻英国特派记者 黄培昭】英国又要大选了,作为最大的在野党工党有没有戏?科尔宾会击败志在必得的特雷莎·梅,成为新首相吗?英国舆论大多认为,工党目前处于艰难时期,与保守党的支持率相差较大,获胜的概率很低。但工党领导人科尔宾近半世纪不改的反对战争、反对君主制、反对核武器、“仁慈政治”等理念,却受到英国相当数量草根阶层的欢迎。

  当地时间19日中午,英国议会大厦内正在举行每周三惯常的“首相问答”。一位头发花白、留着杂乱胡子的老人向梅发问:为什么在选举问题上出尔反尔?保守党前后矛盾的做法是否失信于选民?老人还指责梅的经济紧缩政策“以失败而告终”。这名经常在议会向梅发起进攻的人,便是英国在野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

  科尔宾1949年5月26日生于英国的奇彭勒姆,早年曾就读于亚当斯文法学校与北伦敦大学。科尔宾为资深工党党员,一直以“左翼思想”为人所知,堪称工党的“老左派”、“老反对派”。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从1983年,科尔宾第一次代表工党当选为议会下院议员开始,就很少在政策问题上与工党中央保持一致”。甚至在本党内部,科尔宾都曾批评不少领导人:他指责布莱尔任首相期间,追随美国出兵伊拉克是“非法战争”,认为布莱尔应受审判;他对布朗执政时的一些经济和社会政策也不屑一顾。

  传统上,英国工党的势力比保守党要大,执政时间也长。然而在2010年的大选中,保守党一举获胜,卡梅伦上台,来自工党的首相布朗挂冠而去。米利班德在同年9月成为工党党魁,而他的能力不足导致工党变成英国不少媒体奚落和讽刺的对象,因此开始走下坡路,在2015年5月的大选中再次惨败给保守党。

  在2015年9月12日工党选举中,科尔宾击败另外三名候选人,以近60%的得票率当选,成为最大“黑马”。英国《卫报》援引一名党内知情人士的话称,“(他)得罪过不少领导人,但在基层党员和普通民众中,科尔宾拥有大量的支持者,这是他获胜的原因。”

  英国媒体透露,科尔宾生活上“十分简朴”,是个素食者,滴酒不沾,每天骑着破旧的自行车按时上下班。据悉,在所有的工党议员中,科尔宾公费报销账单数目通常是最低的。

  “辞职风波”是一个很好体现科尔宾个性的例证。2016年6月24日,英国民众通过脱欧公投,工党内部质疑科尔宾没有尽力说服让民众留在欧盟,有十多名“影子内阁”大臣辞职,想以此为压力,逼迫他引咎辞职。在此情形下,科尔宾很快任命新的内阁成员,并解除立场摇摆的内阁成员职务。同年9月24日工党选举中,科尔宾击败资深大员欧文·史密斯,再度当选党魁。

  “同情弱者,关怀民生”是科尔宾的一个基本思想。他多次强调,自己追求“更仁慈的政治”,努力建立一个“充满关爱的社会”。为此,他竭力批评保守党的财政紧缩政策,反对保守党削减公共开支、减少社会福利的做法,并大力呼吁要抑制大学学费的愈发高涨等。

  有评论说,科尔宾想把工党拉回到上世纪70年代的模式,成为布莱尔以前的工党;他想使能源行业、铁路行业等都实行国有化,增加企业税,减少公司大老板们的收入。科尔宾曾说:“那些富豪们真的为自己富有而感到高兴吗?我要让他们考虑到社会其他人的需要,让社会分享他们应该支付的那份财富。”

  对待脱欧问题上,科尔宾强调:“在英国是否脱欧这一历史性挑战的时刻,保守党政府选择了迟疑和倒退,损害了国家的利益”。梅本月18日突然宣布要提前举行大选后,科尔宾表示,工党接受梅的挑战,支持英国提前举行大选。他说,保守党执政期间没有能够重振英国的经济,如果工党赢得选举,将领导一个能够改变国家的政府,给所有人以真正的希望。

  不过私下里,科尔宾并不认为眼下工党能够战胜保守党,英国媒体和舆论也对科尔宾“同情有余”,但认为现在还不是工党“东山再起”的时候。一是工党内部人心涣散,痼疾沉疴解决起来非一日之功;二是科尔宾的政策虽有助于改善民生,但会伤及大财团等掌握话语权的庞大集团利益,对他冲刺首相宝座很不利。对此,包括前首相布莱尔和布朗在内的不少工党内部重量级人物也警告说,科尔宾的一些做法“很危险”,他过于左翼的思想和行为会使工党“长期失去赢得大选的机会”。

  但有舆论指出,科尔宾似乎并无意当选首相,他更热心于做能够裨益老百姓的实事。更有媒体评论说,对于那些以空前热情拥护科尔宾当选的50多万工党支持者来说,这个“表里如一的老实人”将激发更多人的热情,或许能改变国家未来走向,为英国人指引一条与奉行自由市场经济的撒切尔主义迥然不同的另一条路。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