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防卫相的首相之路被堵死了吗?

2017-03-20 10:25:00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分享
参与

  去年8月,稻田朋美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任命为防卫大臣。在日本国内政治分析人士看来,此举意味深长,防卫大臣这一职位很可能是稻田通往首相之路的一块踏板。

  稻田只当选过四次众议员,在日本政坛资历并不算最深,但却一路受到“火箭式提拔”,被许多人看作是安倍的接班人。值得一提的是,稻田的政治立场和安培极为相近。《金融时报》称她为“保守强硬派”,路透社将她称为“鹰派”,《华尔街日报》则称她为“民族主义者”。

  然而眼下,伴随着稻田卷入森友学园事件的相关报道不断出现,其政治资质和能力正受到日本舆论越来越多质疑,去年8月初任防卫大臣时的风光无两,已经全然不在。

  日本朝日电视台3月16日在节目中称,在野党要求卷入“森友学园事件”的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辞职。图片来自朝日电视台网站

  “首相候选人”

  稻田朋美1959年出生于日本福井县,1981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法学部,后成为一名律师。2005年,稻田朋美以自民党公认候选人身份首次参加众议院选举,成功当选众议员。2009年大选中,虽然自民党大败,但稻田连任众议员。此后2012年、2014年大选中,稻田继续当选众议员。

  观察稻田的政治立场,最好的切入口就是她的历史观。在日本右翼眼中,稻田是“自己人”——她公开反对东京审判,支持参拜靖国神社,否认存在南京大屠杀,否认日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应承担战争责任。

  早年任律师期间,稻田曾担任“百人斩竞赛损害名誉诉讼案”原告方的辩护律师。“百人斩竞赛”指1937年日军从上海向南京进军途中,两名日本军官为争“谁先杀够100人”而进行的竞赛。东京审判后,该二人被引渡到中国枪决,正义得以彰显。然而,2003年4月,此二人遗属却向日本法院提起诉讼,称当年关于“百人斩竞赛”的新闻失实,要求《朝日新闻》等媒体和记者赔偿精神损失。日本右翼曾一度为此案极尽聒噪造势。

  最终,该案被判败诉。作为败诉方律师,稻田后来出版了一本名为《从百人斩审判到南京》的书,继续为制造“百人斩竞赛”的两名日本军官及其遗属进行辩解。2007年,日本右翼制作歪曲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的影片《南京的真实》。相关新闻发布会上,稻田继续大肆宣扬侵华日军“所谓杀人比赛完全是虚构的”。

2005年,稻田朋美首次当选日本众议员。图片来自《每日新闻》

  稻田进入政坛的“引荐人”,正是与其在历史观问题上立场相近的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

  据日本媒体报道,安倍晋三从稻田的历史观中发掘出了“她作为政客的潜力”。2005年,时任自民党干事长代理的安倍,力荐稻田以自民党公认候选人身份参加众议院选举。稻田不负安倍之望,在大选中以微弱优势当选。

  稻田当选之后,安倍一路十分注重“栽培”她。2012年,安倍再次出任日本首相之后,稻田被任命为行政改革与公务员改革担当大臣。2014年9月,稻田又被安倍任命为政调会长,这是自民党内仅次于总裁的最重要的三大职位之一。这样的“提拔”节奏在保守的自民党内部十分罕见。

  去年2月,在东京举行的某场活动上,安倍公开为时任自民党政调会长的稻田和前少子化担当大臣森雅子打气,称“希望(两人)作为首相候选人加油”。“说这些话,在自民党内部会引起波澜”,安倍当时又笑着补充道,“当然首相候选人有很多,两位非常有实力”。

2016年8月4日,出任防卫大臣的稻田朋美在防卫省内检阅自卫队。图片来自《每日新闻》

  去年8月,安倍改组内阁,被任命为防卫大臣的稻田成为最受关注的阁僚。在自民党内,四次当选国会议员的资历,通常只能出任副大臣。然而,稻田却成功实现三级跳,而且还出任了防卫大臣这个一般由男性执掌的重要阁僚职位。当时曾有日本媒体指出,稻田出任防卫大臣这一重要职位,是登上首相职位的一块踏板。庆应大学政治学教授曾根泰教认为,稻田若想成为首相,需要积攒国际经验,而防卫大臣这一职位可以提供这样的机会。自民党内部有声音认为,安倍担任首相一位至东京奥运会之后,会把宝座“禅让”给稻田。

2016年12月29日,稻田朋美跟随安倍访问完珍珠港之后,立马前去参拜靖国神社。图片来自《朝日新闻》

  转折点

  最近,随着稻田朋美卷入“森友学园事件”的相关报道不断出现,其从政之路恐怕也走到了重要转折点。

  森友学园是日本一家有着明显右倾色彩的私立教育机构。近期,该机构丑闻不断,且被曝牵涉到首相安倍晋三本人。据报道,森友学园筹办中的小学曾以“安倍晋三纪念小学”(以下简称“安倍小学”)名义进行办校募捐,并邀请第一夫人安倍昭惠出任名誉校长,而为建立该小学而购买的国有土地的价格仅为市场价的14%。

  随着调查的深入,身为安倍亲信的稻田也被曝出与森友学园早有往来。先是稻田赞同森友学园让幼儿园儿童背诵“教育敕语”的言论被媒体挖了出来。稻田的支持言论刊登在2006年的一期杂志上。3月10日,《朝日新闻》刊发题为“对肯定‘教育勅语’的稻田大臣的资质进行质问”的社论。该社论指出:(二战前)军国主义教育的依据是“教育敕语”,众参两院1948年通过了排除“教育勅语”的决议;称赞“教育勅语”与阁僚身份不符,更何况稻田是指挥监督自卫队的防卫大臣。

  随后,稻田又被调查出与森友学园有更深瓜葛。森友学园曾于2004年10月向大阪地方法院提起一起诉讼,而当时的诉状中,原告诉讼代理人写有稻田与丈夫稻田龙示等人的名字。地方法院留下的第一次口头辩论庭审记录中,稻田的名字也在“出庭当事方等”一列中出现。

  对此,稻田的第一反应是加以否认。她在3月13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答辩称,“不曾接下案件,并非顾问律师,也没有参加过(法院)审理”。然而仅仅一天之后,稻田却在同样场合撤回了上述言论并作出道歉,表示“已确认2004年12月9日在法院出庭,因此做出更正并致歉”,“(此前)因为对自己的记忆有自信,所以未作确认就回答了”。这出反转引发日本舆论广泛批评。《每日新闻》15日社论指出,稻田防卫大臣虚假答辩,责任重大,并非道个歉就能完事。

3月14日,稻田朋美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接受质问。图片来自日本时事通信社

  更关键的是,这番“神反转”并不是稻田第一次在严肃问题上搞语言游戏。

  今年2月7日,日本防卫省公布了记录日本陆上自卫队参加南苏丹联合国维和行动相关情况的材料。材料中出现了“发生使用坦克与迫击炮的激烈战斗”、在宿营地相邻大楼发生“间歇性射击”等表述。此外,材料还写明了“有必要注意宿营地附近的流弹以及避免被卷入市内突发战斗”等内容。然而,第二天,稻田在国会答辩中,却刻意淡化这些“战斗”记录。稻田之所以要淡化危险,是因为忌惮日本法律的相关规定——一旦承认自卫队有卷入战斗行为的可能性,根据日本宪法第九条关于自卫队海外行使武力的规定,日本政府将需要撤回部队。为什么稻田要想法设法淡化自卫队海外行动的危险系数?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和安倍政府意图松绑扩张的安保政策大方向联系起来,才能得到回答。

  日本在野党认为,稻田的语言游戏是为了“隐瞒”实际情况,需要加以追究。日本共同社进一步指出,此事可以看出稻田想法之随意,认为只要换个表述,就可以使自卫队派遣和宪法取得一致性。一名民进党议员称:“这和(日本历史上)把‘战争’换成‘事变’、使(二战时)大陆军事行动正当化的做法是一样的。”

  更狗血的是,稻田一度还声称上述相关材料并不存在。去年7月,南苏丹首都朱巴发生政府军与反政府势力的冲突。随后,日本政坛有声音要求防卫省公布该时间段参与南苏丹联合国维和行动的日本自卫队队员日报。对此,日本防卫省回应称,相关材料已经销毁,无法公开。然而,今年2月6日,这些材料却被发现仍然存在,防卫省自我辩解称,“扩大范围进行查找后,在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发现了(材料)”。在此之前,稻田曾在国会答辩等场合反复表示材料已不存在,也没有批准成立相关调查委员会,一直对查明实际情况持消极态度。共同社当时分析称,稻田不仅未能把握好防卫省内部信息,甚至还出现了新的隐瞒嫌疑,明显反映出其统率力欠缺。

  从目前看,就连自民党内部也已经对稻田的“接班人”资质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质疑。2月3日晚,安倍特意亲自出席稻田与到访日本的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会餐。关于这种安排,日本政府内部有人分析称,是因为安倍可能“对稻田的力量感到不安”。眼下,森友学园事件仍在不断发酵,虽然安倍暂时还会让稻田继续留在防卫大臣职位上,但稻田要想重整旗鼓,恐怕并不容易。(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一秒世界工作室出品 刘军国)

  

责编:崔舒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