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

2017-03-01 21:03: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谢阳接受媒体采访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2016年10月起,一系列有关“律师谢阳在监视居住期间遭酷刑”的文章被西方媒体炒作,并在网络流传。《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从湖南省人民检察院获悉,所谓“谢阳遭遇酷刑”一事并非真实,相关文章系此前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犯罪而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江天勇所策划。在接受采访时,江天勇向记者表示,当时捏造此事就是为了“迎合西方媒体的口味”来抹黑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

  编造文章通过境外媒体“连载”炒作

  湖南某律师事务所律师谢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扰乱法庭秩序罪,于2015年7月11日被长沙市公安局依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在2016年1月9日被依法执行逮捕。江天勇在受访时透露,谢阳因涉嫌违法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他觉得有了新的炒作点,要不惜一切代价给公安机关施压,就迫不及待地找到一些涉案律师的家属,通过他们找到谢阳的妻子陈某,并鼓动陈某捏造事实在网上发表文章,引发关注。2016年9月间,基于律师和家属都未见到谢阳这一情况,江对陈某称“现在公安机关不准会见,谢阳肯定是遭遇了酷刑,公安机关宁愿承受‘不准会见’的压力,才不敢让家属会见,还不知道被整得怎么样了。”

  《环球时报》记者查阅《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发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

  “其实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我自己知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侦查阶段是可以不准会见的,但我没说出来。”江天勇透露。

  江天勇原系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但在2009年因违规被北京市司法局依法吊销律师执业资格。2016年11月21日,江天勇因冒用他人身份证件乘坐高铁,被铁路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拘留。公安机关对其进行安全检查时,发现其随身携带有7台手机、11张手机卡和7张银行卡等物品。后经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江天勇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江天勇告诉记者,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世锋等人涉嫌严重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自感处境不妙,便立即停掉了手中工作,开始四处串联,煽动涉案律师家属到处举牌滋事,并组织境外媒体采访。

  “这些被判刑律师的家属是我整个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平时的炒作需要家属参与,为了拉拢谢阳妻子,让她听我指挥,我必须抓住她的心理。”江天勇这样谈及为何凭空捏造并向谢阳家属灌输“遭遇酷刑”的想法,在他看来,这些律师家属只是棋子。

江天勇接受媒体采访

  江天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等他感觉“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就要陈某将其编造的“谢阳遭遇酷刑”的情况以文章形式写出来,再由自己加以润色,并通过一些有境外媒体、外国驻华使领馆人士的微信群向外界发布。“为了编造谢阳遭遇酷刑,写出来让人信服,我给她出主意该怎样写:比如个别办案人员因熬夜会抽烟解困,可以编造办案人员‘烟熏谢阳’;再比如谢阳之前因代理经济纠纷案件被当事方殴打,右腿骨折,我就说可以想象审讯人员对他伤腿进行折磨。”

  在对一副图片的处理上,江天勇建议陈某“把谢阳的图像占一半,另外文字占一半。‘谢阳跑到窗户那儿喊’的部分,把长句分成短句,因为长句子读起来不符合那种紧急的情形。”

  从2016年10月11日到11月15日,江天勇策划的文章被分割成4篇发布,在被问到为何这样做时,江天勇表示“我非常清楚对事件的炒作,要有一个持续发力的过程,一次性发出去了,还有好多人没看到风波就过去了,只有连载才能达到炒作目的。”

  记者了解到,2016年1月5日,即谢阳被正式逮捕前4天,谢阳的妻子陈某曾给办案单位写来一封感谢信:“感谢你们这半年来对谢阳的照顾,你们给谢阳买药治腿,还将书籍、衣物转交给他,使他不至于太空寂。”同时,信中还提到“非常感谢你们对谢阳的人性化管理,谢阳给我写的信里传达了他在里边的安全与舒适。”

  谢阳在侦查期间并未与外界接触,本案进入诉讼阶段后,谢阳与代理律师进行了会见。记者了解到,在谢阳羁押期间,司法机关曾拟安排谢阳妻子与其会见,但江天勇唯恐两人见面将使谢阳的思想发生转变,打乱其计划,便极力劝说陈不要去,陈完全听从了江天勇的摆布。截至目前,谢阳与陈某从未进行过会见。

  针对江天勇等人编造的“酷刑”一说,记者也采访了犯罪嫌疑人谢阳,他告诉记者,2017年1月,律师曾在会见中将境外媒体的相关报道情况告诉了他。记者注意到,律师会见谢阳后,再次在网络上抛出一份所谓的“律师会见谢阳笔录曝光”一和二,这些“笔录”和此前境外媒体炒作的、由江天勇炮制的谢阳遭遇酷刑的内容如出一辙。

  《环球时报》记者还就“酷刑”一事向谢阳的狱友求证,狱友叶某表示,与谢阳同时被羁押期间,并未听他说过“遭酷刑”,“相反,他总向我们炫耀,当时每天都有专人给他炒三四个菜,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责编:王一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