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日本“弹幕鼻祖”聊直播 虚拟网红“激活”传统文化

2016-12-09 05:38:00 环球时报 张妮 分享
参与

  

上图为日本弹幕网站直播中国春晚;下图为虚拟人物和真人共演传统能剧。

【环球时报赴日本特派记者 张妮】如果问当今世界的互联网文化中,什么形式最火,弹幕直播一定首当其冲。但也许很少人知道,这种留言几乎盖住视频屏幕的直播,是一家日本公司发明的,它就是视频网站niconico。

  这个集视频上传、自创频道、直播、线下活动等为一体的“神奇网站”从2006年创办至今,创造了多个日本乃至世界网络直播历史的第一次。比如,举办虚拟歌星初音未来演唱会、直播中国“9·3”阅兵。在整体创新氛围并不浓厚的日本,这家互联网公司显得十分突出。11月中旬,由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TCS)与环球时报联合组织的“三国媒体采访团”走进这家公司,希望从源头中寻找直播文化的未来方向。

  付费用户撑起弹幕鼻祖

  niconico(以下简称N站)的办公楼位于东京银座歌舞伎剧场附近。在传统文化包围下,这家互联网公司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进入大厅,只见墙上挂着很多动漫形象的招贴画。这家公司的母公司dwango是做游戏软件起家的,其创始人川上量生是动画制作人出身。N站创办之初,除提供类似Youtube的视频上传平台外,最一鸣惊人的就是发明了弹幕。众所周知,网友留言已成为和原贴一样具有可看性的资源,让它和视频同步滚屏播出,这种“抱团观看、集体吐槽”的模式极大地提升了网民的参与感。

  让弹幕真正家喻户晓的,要算2010年11月的小泽一郎记者会直播。时任民主党代表的小泽当时身陷非法政治献金丑闻,N站为他提供了直播平台,现场解答民众疑虑,制造了超密集的弹幕与高点击量。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期间,N站的网上直播更是人气飙升。正是这一年,该公司开始盈利。

  dwango公关部部长松本晶子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与很多网站主要靠广告收入盈利不同,N站77%的收入来自用户付费,11%来自广告。截至2016年9月,该网站注册用户达6000万,其中付费用户为250万,每月人均付费额约合32元人民币。企业家、明星、政治人物、歌舞网红等频道最受欢迎。排名第一的频道年收入达1亿日元。

  “直播中国”在日本反响强烈

  做突破性话题,或者为其他媒体不敢做的人物提供发声平台,这是N站的内容目标。从2012年开始,N站独创了日本党首辩论会网络直播。时任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与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在N站上现场辩论,吸引了140多万人次观看,留言超过50万条,成为日本网络发展史的重要一刻。

  N站被中国人所知,是因为它做了一件让日本和中国都很震惊的事——直播中国“9·3”阅兵,这开创了日本直播的先河。谈到做这件事的初衷,松本晶子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几年前,N站播放中国电影《南京!南京!》引起很大反响。受到启发,在2015年中国进行“9·3”阅兵前,N站就与中央电视台合作,以非常低的成本拿到独家直播权。“中国是一个大国,但作为日本的邻国,很多日本人没有见过真正的中国,对中国非常不了解。通过这种大型活动认识中国的现状,了解中国政府和民众在想什么,可能是好方法”,松本晶子说。

  松本告诉记者,日本网民对阅兵直播反响非常热烈,就连首相府的工作人员都在看,弹幕评论几乎覆盖全屏。有的人很惊讶:“中国军事实力这么强,是不是以后要和中国搞好关系。”有军事迷问:“中国坦克的履带这么细,能打仗吗?中国武器不强嘛。”之后,就有军事评论家解释说:“中国的山地很多,作战需要细一点的履带,太宽了不方便。”

  直播阅兵大获成功后,N站又直播了2015年春晚、2016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式和杭州G20峰会等中国大型活动。这些节目吸引到5万至10万的观看用户,这在日本算收视率较高的。看春晚直播时,有日本网民发弹幕说:“中国原来有这么多民族。春晚表演非常优秀,相比之下,日本的红白歌会太单调了。”两会直播时,日本网民称:“看到人大会议现场,再次感受到中国之大”“很吃惊,比日本国会有档次”“一次非常好的学习”。

  松本晶子说,直播中国的活动对于打破偏见、促进交流很有益,还能发现日本受众思考问题的角度。此前有中国媒体报道说,部分直播中国的内容有一定“刺激性”,N站因此受到国内的压力。对此,松本表示并没有受到任何干涉。相反,直播中国刚刚开始,之后还会和中方有更多合作。

  把90后拉回传统剧场

  直播中的新技术应用还被用来拯救日本传统文化。比如N站在直播一年一度的大相扑比赛时,尝试利用特效点燃现场气氛。当两个相扑选手撞到一起时,直播屏幕上会出现像核爆炸一样的能量释放画面。日本的传统戏剧能剧现在都是老年人在看,年轻人不怎么感兴趣。N站想出在直播时加上艺术效果的点子。比如演员亮相时,身后屏幕会用最新的LIVE 3D技术投影出虚拟明星“初音未来”,让虚拟红人与传统名角共演歌舞伎。这种方式吸引了很多80后和90后年轻人。

  最火的还属游戏直播。网站客户可以在平台上放上自己做的游戏软件,让玩家一起参与。因为人气旺,一些游戏主播能挣数千万到数亿日元。这些钱有的由广告商出,也有N站给的,目的就是鼓励玩家、吸引人气。据松本晶子介绍,现在很多游戏厂商在做广告推销时,已经不用名人了,专请这些网络游戏主播代言。

  激发日本文化走出去

  N站捧红的不仅有游戏主播,还有很多有演艺特长的网红。为了给这些人提供展示平台,N站每年举行很多线下活动。2015年,N站的一场线下演唱会两天共吸引15万现场观众,790万人在线观看。入场者都是自己花钱买的门票。线下活动还不止于此。今年在N站上非常火的游戏《青鬼》还被做成小说、漫画出版,之后还要改编成电影,开发一系列衍生商品。

  谈到未来的发展,松本自信地说,公司目前在日本国内还没有什么竞争对手。“我们做的都是别人做不了的”。据了解,dwango的人工智能研究所正在研发智能围棋等前沿技术。公司创始人川上量生说,谷歌的阿尔法狗战胜韩国棋手李世石之后,就不想再比了,这样做“很失礼”。他搞的人工智能技术致力于提高围棋界水平,非常想和更优秀的中国棋手对阵。

  10年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出现不少N站的模仿者。“N站传奇”激发了日本文化产业走出去的意愿。据统计,日本动漫、游戏、书籍、电影电视等文化产业的国内市场规模约为120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但出口海外的比重仅占5%,还不到美国的三成。日本政府希望进一步借助互联网输出文化影响力,到2020年实现200亿至300亿美元的文化产业出口额。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