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颇男孩”照片被疑造假 批评人士:可拿奥斯卡

2016-08-22 04:00:00 环球时报 丁磊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丁磊 刘皓然】一张名为“阿勒颇男孩”的照片这两天成了反映叙利亚内战残酷的“代表作”,画面里的主人公、5岁的奥姆兰·达纳什在空袭中幸免于难,他满身灰土、一脸迷茫的神情触动人心。没想到,相关图像资料随即遭到质疑,有舆论认为“阿勒颇男孩”是“摆拍”之作,是西方势力在叙利亚进行的“宣传战”。而路透社21日称,奥姆兰年仅10岁的哥哥阿里也在这次空袭中受伤,不治身亡。“谁在造假?血淋淋的战争夺走了鲜活的生命!”

  西方主流媒体此前报道说,奥姆兰在救援人员的协助下脱险,“阿勒颇男孩”拍摄于他在救护车上等待被送医救治的间隙。专注于报道中东局势的美国网站“亚拉巴马之月”19日说,事发时,这辆救护车上其实有十几名成年人,他们围在奥姆兰身边或附近“无所事事”。除了拍摄视频、照片的摄像师外,至少还有两名男性举起各自设备对准男孩拍摄一通。文章质疑说:“这可是刚刚被轰炸过的战区附近,难道你们不担心新一波的攻势吗?”文章还质疑道,除了男孩存在“摆拍”嫌疑,当时现场似乎加入其他“群众演员”以烘托气氛。现场视频资料捕捉到一名向救护车方向走来的男子,和男孩一样,虽然这名男子“满脸是血”,却丝毫没有“流血”迹象。急救专家表示,如果伤在头部,即便只是轻伤,难免血流如注,因为面部、头皮表层以下的血管十分密集。无论是这名男子,还是救护车上的男孩,二者流出的“血液”总量都不足以匹配一次“头部创伤”,即使是轻微创伤。况且,从影像资料上看,二者送医前显然都没有进行过止血处理——头上没有绷带、布片包扎过的痕迹。文章怀疑,覆盖在他们面部的“红色物质”可能压根不是血液。“亚拉巴马之月”还对比一名来自阿勒颇西部、“从未得到西方媒体关注”的受伤男孩:同样是伤在头部,这名男孩流的血已将背心染红。

  批评人士质疑,“阿勒颇男孩”从头到尾都是一场“噱头”,目的是为宣传救出小奥姆兰的组织——“叙利亚民间防卫团体”——代号为“白头盔”的当地“人道主义救援组织”。“白头盔”活跃于叙利亚战区,多次参与各类救援工作,留下大量照片资料。令人起疑的是,这些拍摄于救援现场的照片图像清晰、人物突出,普通摄影师即便在正常拍摄条件下也难拍出如此效果。媒体讽刺说,这些宣传照片好像是救援人员“特意冲向镜头”留下的。目前,“叙利亚民间防卫团体”还在为角逐2016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在互联网上广泛征集支持者签名。批评人士毫不隐讳地讽刺说:“把摆拍的作品放在下面,然后伸手要诺奖?要脸吗?”也有网友调侃:“诺贝尔奖就算了,冲击一下奥斯卡奖吧。”

  在社交媒体推特上,有人爆料称:早在2015年,就有独立新闻人对“白头盔”进行深入了解,该组织的主要职能之一就是“对外宣传”,是西方势力在叙利亚进行“宣传战”的一部分。俄罗斯卫星新闻网称,该组织成立初期,受到美国、英国和叙利亚反对派的资金赞助,倾向性十分明显。它与公关公司积极配合、致力于“妖魔化”巴沙尔政府,鼓吹外部势力对叙利亚进行直接军事干预。不仅如此,它还与“努斯拉阵线”一类的叙利亚反政府激进组织存在合作。

  还有人对“阿勒颇男孩”这张照片的摄影师马哈茂德·阿西兰进行一番“起底”。社交媒体爆料,阿西兰长期致力于拍摄“受伤孩童”,他和当地恐怖分子混得很熟,他的这些“朋友”中,有人曾经亲手砍下无辜儿童的头颅。

  不少媒体将“阿勒颇男孩”渲染为叙利亚平民所受苦难的缩影,将其“图标化”,招致一些舆论反感。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说,奥姆兰只是叙利亚一个普通男孩,叙国内民众因战争遭受的痛苦早已失去可以度量的标杆,将“阿勒颇男孩”当成典型大书特书的媒体,注意力持续的时长还不如一头“精神分裂的狒狒”。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一名女主播播报奥姆兰的悲剧时一度哽咽,有舆论认为,无论媒体还是受众,他们对叙利亚整体悲剧选择沉默时,却对其中一些个案有选择性地表示关注,随之产生的情绪和泪水本质上毫无意义。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