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政治学家:英国脱欧的明显受益者是俄罗斯

2016-07-06 10:39:00 环球网 王欢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国际政治学家、美国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近日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英国脱欧的明显受益者是俄罗斯

  据《日经新闻》7月6日报道,布雷默曾预测欧洲问题是2016年的最大风险之一,结果一语中的。对此,他在采访时表示,关于决定是否脱欧的英国全民公投,在事前预测中,支持和反对不相上下,构成巨大风险。此外,恐怖袭击、希腊危机、难民问题、民粹主义(大众迎合主义)崛起等问题堆积如山,他认为明显处于不稳定局面。

    在英国国民选择脱欧的背后,虽然也存在移民和主权问题,但在更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些未能得到国家的重视、感到“社会契约”已被中止的人发出的一种形式的抗议。投票结果是拒绝欧盟,同时也意味着对统治阶级的拒绝。

  有关英国脱欧对世界金融市场造成的影响,布雷默指出,英国决定脱欧之后的动揺已经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平息,但与2008年金融危机不同的是,这将成为在今后数年里促使市场时而动荡、时而恢复平静的问题。英国和欧盟的新关系仍充满未知数,目前仍无法看清最终的影响。可能成为引发未来市场混乱的导火索是在周边国家的国债利率显示出欧盟崩溃的迹象之时、以及汇率波动和增长放缓的冲击影响到亚洲尤其是中国时的情况。

  对欧盟持怀疑的观点是否将扩大至其他欧盟成员国?布雷默认为,将扩大至欧洲大陆整体。如今的欧洲领导人缺乏解决难民问题和(贫富差距扩大导致的)中产阶级空洞化问题的能力。部分国家在不断加强取消边境检查、能在区域内自由移动的“申根协定”和单一货币欧元。这些国家与别的国家的裂痕或将不断扩大。形成共同价值观、构建超国家的认同感这一欧盟充满野心的尝试已经以失败告终。

  在秋季举行总统选举的美国,也能看到民粹主义的抬头。对于这一问题,这位国际政治学家表示,英国脱欧对美国总统选举的影响很小。美国与除伦敦之外的英国大部分地区相比,属于多文化、多民族国家。而且美国选民面对的是在共和党的唐纳德·特朗普和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这2位知名人物之间进行选择,应该不会出现像在英国与欧盟那样的抽象关系中进行选择的结果。

  不过,在美国,统治階级和除此以外阶层的对立也正在加强。希拉里无法巩固支持的原因就在于此。如果希拉里被选为总统,有必要解决特朗普在选战期间激起的民粹主义问题。

  在被问及对于欧美以外的大国而言,英国脱欧是否也会扩大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影响时,布雷默回答说:“在英国脱欧的过程中,明显的受益者是俄罗斯。俄罗斯在贸易领域的影响很小。由于欧美力量弱化,(欧美因乌克兰问题而实施的)制裁将易于被放松,同时易于与个别国家构建能源和防卫关系。”他还认为,中国将在贸易和安全保障方面受到负面影响。由于世界秩序将出现混乱,中国或许并不欢迎英国脱欧。为了实现中国争取的可持续经济增长,强大的美国和强大的欧洲是不可或缺的。

  最后,布雷默还被问及有关世界的“力量平衡”今后的变化趋势,他认为,经过“9·11”恐怖事件和金融危机,美国领导世界的格局弱化,世界进入缺乏领导角色的“G零”格局。由于没有领导人能压制人们对全球化影响的愤怒,世界或将进一步走向不稳定的局面。

  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国际政治学家。作为美国调查公司欧亚集团总裁,向企业提供政治风险分析。著作包括对地缘政治风险和美国外交的理想状态提出建议的《超级大国:美国世界地位的三种选择》等。现年46岁。

责编:渠文宁(实习生)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