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使与中国学者激烈交锋:新加坡是否选错了边?

2016-06-08 19:59: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6月1日,本报曾刊登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程毕凡先生题为《新加坡“均势战略”选错了目标》的评论文章。

  今天,《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先生在本报发表《新加坡坚属中美共同朋友圈》一文,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两位作者的观点交锋砥砺,或许能给我们认识中新两国关系,带来更多的启发和更新鲜的视角。以下是两篇文章全文:

  新加坡坚属中美共同朋友圈

  《环球时报》2016年6月1日刊登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程毕凡先生题为《新加坡“均势战略”选错了目标》的评论文章。该文宣称新加坡在“选边”, 对抗中国。此看法是完全错误的。

  新加坡是中美两国的好朋友。我们的确支持美国参与区域事务。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巩固亚太地区的稳定和繁荣起到了良性的作用。此地区的稳定与繁荣也让中国从中获益,提供了条件让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取得快速发展。

  我们一直以来也支持中国的和平发展。我们欢迎中国积极参与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中,期待中国为地区繁荣与和平发挥不断扩大的建设性作用。

  因此,新加坡向来都支持中国的发展,即使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1992年,新加坡开始和中国讨论在苏州建立第一个政府间合作项目。新加坡是最早支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东盟国家之一。我们也期待同中国和其他利益相关的国家共同推动“一带一路”倡议。

  新加坡在两岸关系中发挥了辅助性的角色。我们为1993年的“汪辜会谈”和去年的两岸最高领导人的首次会面提供了场地。我们能做到这些,是因为我们向来在两岸关系上保持了一贯和原则性立场。

  几十年来,中新关系不断拓展和深化。我们随着中国不断演变的发展需求和重点,提供了与时俱进的支持。继苏州项目之后,双方又在天津和重庆启动了政府间合作旗舰项目。

  我们应该避免陷入零和博弈的思维。中美两国领导人曾说亚太地区之大足够同时容得下美国和中国两个大国,这一点新加坡完全赞同。我们认为,中国在地区事务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的同时,并不会必然地消减美国为地区稳定和安全做的贡献。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所说,中美应该“努力培育两国共同而非排他的‘朋友圈’”,新加坡就是这个朋友圈的成员之一。

  中国的崛起意味着战略环境的重大变化,尤其对于如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家。我们希望南海问题这样的潜在摩擦点不会使整体向好的趋势脱轨。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秉持了一个原则性的立场, 强调航行和飞越自由权, 这两点是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我们不是声索国, 对于各方的主权声索不选边站队。我们支持按照国际法,在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架构下和平解决争议。

  最后,我注意到程先生引用了不同的新加坡领导人的评论,这些评论在被引用的过程中被断章取义,严重扭曲了事实。

  (作者是新加坡驻华大使 罗家良)

  新加坡“均势战略”选错了目标

  程毕凡

  陈九霖先生不久前在本报发表《新加坡也应支持中国南海立场》一文,寄望新加坡“不要一味借助美国势力抑制中国”。陈先生用意虽好,但笔者认为要新加坡转变这一立场似乎很难。只要粗略回顾一下新加坡安全观的发展经纬,便可对此有所了解。

  1965年8月被迫脱离马来西亚,曾使新加坡一度茫然无措。所幸,当时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强有力的领导班子不久便设计出一套使新加坡成为“世界城市”的生存发展战略。简单说,就是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极其优惠的条件大力引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资本,使其在新加坡都有一份既得利益。这样,它们不仅会帮助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而且也会在安全上为新加坡提供保护,使敌视新加坡的邻国不敢入侵。按照李光耀的说法,这就是“均势战略”。记得上世纪70年代初,他曾阐明“均势”并不意味着对峙双方势均力敌而是指一种“稳定的状态”。当时已有所谓“美国统治下和平”的说法,新加坡的安全就主要托庇于美国,李光耀眼中的“均势”其实就是美国的霸权。

  独立后的相当长时期,新加坡的“均势战略”主要针对周边对它怀有敌意的国家。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很好,在东盟国家对华经贸关系中占有突出地位。但进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迅速崛起,新加坡尽量分享中国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但同时也逐渐将其所谓“均势战略”的矛头转向中国。有一种论点认为,新加坡的表现是一种小国对大国普遍怀有的疑惧心理,因此不足为奇。但我认为,即便是周边中小国家对中国确实怀有不同程度的疑惧心理,新加坡的表现和作用算是比较突出的。

  其一,新加坡领导人和某些智囊人物在不少场合暗示中国国强必霸。其中李光耀就曾说过“中国”一词就是“中央王国”之意。“亚洲很多中小国家很担忧中国可能想恢复昔日的帝国地位,他们担心可能再次沦为不得不向中国进贡的附庸国。”由于新加坡是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国际上普遍误以为它对中国更了解,因此以上这种论调产生了比较大的误导作用。

  其二,新加坡并非美国正式军事盟国,但它毫不犹豫地让美国滨海战斗舰长期驻扎樟宜军港,不久前又接纳P8反潜机进驻。这使得新加坡成为美国围堵和威慑中国的平台,有时显得比美国更急切地要它加强在亚太的霸权。

  其三,新加坡不仅在南海“选边站”,在钓鱼岛争端中也有倾向日本的表态。2013年8月李显龙总理访日时,提醒中国“无论是钓鱼岛问题还是南海问题”如果“硬取”,将丢掉世界地位和声誉。

  新加坡这些“敲打”中国的言行日益引起中国学界和舆论界的批评。事实上,新加坡也不是铁板一块,其舆论界、学界和普通民众中早已存在不同于政府做派的看法。新加坡应反思的是:它能说清中国到底在什么地方威胁它的安全了吗?其相互矛盾的对华两面战略能持久玩下去吗?如果中美在南海的对抗加深,美国把新加坡拖进去,新加坡会安全吗?

  (作者是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张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