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建筑家担忧:奥运会过后新国立竞技场将成废墟

2016-03-30 15:55:00 环球网 马丽 分享
参与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日本雅虎新闻网3月29日报道,3年前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奖获得者、日本代表性建筑家伊东丰雄表示了对新国立竞技场建设的担忧。他认为应该再次撤回新国立竞技场的设计方案采用“B方案”。那么伊东丰雄所担忧的究竟是什么呢?

  •新的设想都化成了“麻烦的伏笔”

  作为奥运会的主会场,却没有设计圣火台,听起来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2015年8月主要承办的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在发表了招募条例以后对接踵而来的质疑做出了回应。对于“圣火台难道不需要设置吗?”这样的疑问,日本体育振兴中心回应“新的圣火台建设事项不在本工程范围内”。尽管会受到开幕式的演出影响,但作为奥林匹克不可或缺的东西,不可能不提前做好圣火在会场熊熊燃烧的设定。然而作为总设计师的建筑家隈研吾却是“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态度。未免有点太不把圣火当回事了。

  是否要去掉圣火台的屋檐、是否舍弃木材单使用钢筋、考虑与1964年东京奥运会关联延续使用旧的圣火台等等问题会导致最初设计方案的变更。

  设计团队本想在设计选拔时的设计书中描绘圣火台的概念图——设计成跟1964年是一样全体育馆的人都能仰望圣火的样子。本来是很棒的设想,但由于主办方似乎并不热衷,一副别干这种多余事情的态度就没有提出来。日本体育振兴中心表现出的态度就是——按我们想要的做,别干多余的事情。

  各种新的设想似乎都成了审查会的减分点。对在中间加设免震层的方案是如此,对在屋顶施工时不适用脚手架而是从外利用大型起重机架设的方案也是如此。而经济型、安全性高,缩短工期的方案也被审查方认为是没有尝试过的东西,风险太大。跨时代的设想反而被如此贬低,这现象十分奇怪。

  新颖的设计都被戴上“风险”的帽子。紧急避难时作为8万观众避难场所的明治公园的空间不足。都审议会提出使用人工地基建造立体公园的补充计划。结果形成了外苑西边600米路上无数柱子耸立的景象。就好像在高速公路的高架桥下面一样,完全破坏了神宫的景观。

  路过时竞技场也会被人工地基所挡住。所以又提出缩小人工地基的方案,但审查会却认为城市建设计划不能轻易变动,要拆除神宫球场和第二球场的风险没人能承担。就是因为这样,好的想法才会不再出现。

  •奥运会结束不久便将化为废墟

  A方案的鸟瞰图是2020年至30年后的景象。奥运会的时候树木还不是特别茂盛,在那种情况下,屋顶的木材就会显得比较难看。颜色变灰,还会发霉。想在20年以内保持原样将需要一笔巨大的预算。管理维持费用将膨胀。另外各种鸟类也有可能聚居。在别的公共设施上出现绿化方面的提议的话,一定会提出管理方面的问题。

  木材变色极快,不需要多少时间新国立竞技场就会变成一块废墟。说的极端点,奥运会一结束可能神宫一带就会暗淡下来。 (实习编译:倪海风  审稿:马丽)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查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