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超级中国》导演:惊讶于“五毛党”说法 正制作“大亚洲时代”

2015-11-25 07:01:00 环球时报 陈青青 分享

 

朴晋范向中日韩记者介绍《超级中国》。

  【环球时报赴韩国特派记者 崔杰通】“拍完这个纪录片之后,在中国引发很大反响,对此我感到非常荣幸。”11月13日,韩国KBS电视台导演朴晋范在首尔的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面对三国记者讲述他拍摄的《超级中国》,讲述他的初衷以及节目的种种争议。《超级中国》今年1月15日在韩国首播,但10个月过后,它的热度仍然不减,12月在中国电视台播出很可能让节目“迎来第二春”。“中国”是当前国际政治的热词,解释、剖析中国的报道、文章、影音作品不计其数,但《超级中国》被认为独树一帜,以外国人的视角铺开一幅跨越5000年历史,从地缘、经济、文化、政治多个维度来讲述中国故事的画卷,它在中国互联网上获得空前成功,在韩国同样获得罕见的高收视率。这部纪录片影响了许多韩国人对中国的认识,影响了中国人对自我的审视,也使得朴晋范人气爆棚。如今,他已经在着手制作《超级中国》的续篇——《大亚细亚时代》。

  《大道中国》将在中国播放

  大火特火的影视作品几乎不可能没有续集,《超级中国》亦不例外。

  “《Super China》(超级中国)的后续节目是什么,很多人都很关心。我们正在制作当中,名字暂定《大亚细亚时代》。我们已经将视线转向了整个亚洲,希望能从一个更宽的角度来看亚洲。”朴晋范介绍说,《超级中国》是他们节目组独自完成,《大亚细亚时代》则由于涉及中国以及其他周边国家,所以选择与中国东方卫视合作,备忘录已经签署,预计明年年底播出。他说,纪录片通常带有意识形态的东西,不利于共同制作,但共同制作又很重要。 

  “亚细亚”是“asia”(亚洲)的另一种译法,韩国媒体经常用这个称呼。朴晋范没有透露《大亚细亚时代》的细节,只是表示几个月前最初决定到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参加活动时,“当时中日韩关系并不好,到时候我能聊些什么,这让我感到十分困惑。所幸,来到这个讲台前几天三国首脑会议顺利召开,今天可聊的话题非常多,我非常高兴”。他认为,相邻的国家通常都是有打有闹的,越是这样,越应该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一起发展。这或许是《大亚细亚时代》的主旨。

  现年46岁的朴晋范毕业于首尔大学中国文学系,2008年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之后担任韩国KBS电视台驻华特派员。2013年回到韩国后,周围的人经常跟他说,你在中国待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应该做一个关于中国的节目,而他个人也有这样的意愿。于是,今年初《超级中国》在KBS电视台播出。这部纪录片共有8集:十三亿人的力量;金钱的力量;中国治世;大陆的力量;软实力;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中国之路;韩国之路。

  被许多人视为鸿篇巨制的《超级中国》,去年3月开拍,制作成本为15亿韩元(约合8400万元人民币)。节目组直接参与制作者不到10人。13日接受包括《环球时报》记者在内的中日韩记者采访后几个小时,朴晋范就匆匆奔赴上海参加一场学术讨论会。他的忙碌缘于《超级中国》的火热。

  《超级中国》播出后,朴晋范在首尔大学、延世大学以及企业、非政府机构等大量场合参会、演讲,他也频繁前往中国参加各类活动。如今,大部头的《超级中国》书籍已上市,并在翻译成英文。《超级中国》还获得韩国放送通信审议委员会1月份的优秀节目奖、汝矣岛俱乐部电视媒体人优秀作品奖;它是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大奖、2015年新加坡亚洲电视大奖候选作品。

  朴晋范透露,《超级中国》的版权今年5月已出售,年底前将在中国央视或东方卫视播放。不过名字被改为《大道中国》。在内容上有什么变化吗?朴晋范说,第三集基本上没有原来的感觉了。

  “观众的反应是我们不曾预料的”

  《超级中国》在韩国的收视率超过10%,这在纪录片中十分罕见。但朴晋范说,中国人看的更多。他举例说,根据5月5日的数据监测,仅中华网视频,《超级中国》各集累计播放就达3705万次。

  根据朴晋范提供的材料,《超级中国》被《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凤凰卫视等主流媒体报道,在中国互联网上遍及土豆、优酷等视频网站,新浪、网易等门户网站,以及微博、微信。朴晋范说,中国财长楼继伟4月24日在清华大学演讲时提到《超级中国》,更高层的中国官员也知道这个纪录片。西方媒体如美联社、德国国际广播电台以及英国独立电视新闻公司也有报道。

  “节目播出后,有人说过度赞扬了中国,过度宣传了中国,但在节目播出之前,我们最担心的是这个节目播出之后,中国政府会不会提出异议、质疑或者抗议。我们虽然不代表韩国政府,但是不是会涉及中韩外交问题,给我们带来压力,这是我们比较担心的。”朴晋范对记者说,观众的反应是他们不曾预料的。他解释说,过去韩国人对中国人有一个既定印象,而《超级中国》让他们看到了不同的中国,有人说《超级中国》是“了解中国的百科辞典”。

  “韩国人对中国的理解发生了变化,这是肯定的”,朴晋范说,“以前看到的是中国游客、商人、合作伙伴,都是个体,现在看到了中国全貌。”朴晋范列出两名韩国专家的反应:成均馆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李熙玉说,中国在数十年间成长为世界经济大国,评价中国国力应综合看待;湖西大学中国研究室教授全家霖说,中国的发展对韩国毋庸置疑是机会,世界的中心正在向亚洲转移。

  网民的反应也是关注焦点。朴晋范列出中韩网民的各种评论:一边唱赞歌,一边心里打鼓;夸过头了,被夸到害羞了;五毛党;高级黑;捧杀中国;中国威胁论。朴晋范说,“五毛党”的说法让他很惊讶。他还表示,完全不同意中国厦门大学一位学者的评论,该学者认为《超级中国》80%以上的镜头可以成为“中国自信”的证据,许多片段几乎不用剪辑就能成为中国最好的内宣片。

  回答《环球时报》记者提问时,朴晋范说,为制作《超级中国》,他们采访了来自20多个国家的200多名专家,里面中国专家多一些,但比例不是特别高。《超级中国》里面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经常登场,胡是他的老师,所以有人说是不是胡教授的个人看法太多?“我是他的学生,从某种程度上受到了他的影响,但不认为全盘接受了他的观点。我们节目名字是《超级中国》,我把重点放在中国和中国崛起,刚好胡教授对中国的未来持有非常权威的观点,也有很多数据资料来源。我非常重视胡教授的观点和看法,但我们并非把视角都放在一个特定人物上。这是肯定的。”

  “中国大而复杂,凭空看是看不清楚的”

  朴晋范接受采访时花了大量时间讲中国形象,从夏代晚期的管流爵、云纹鼎讲到鸦片战争,从仓颉造字、丝绸之路讲到“嫦娥”探月。他滔滔不绝地讲述四大发明、郑和下西洋、马可波罗时代西方对中国文明的尊崇和羡慕、拿破仑对中国的“既害怕又瞧不起”……

  “Coolie(苦力)”、好莱坞华人女星黄柳霜的悲惨遭遇、傅满洲,在朴晋范看来,西方对中国形象长期存在妖魔化偏见。在朴晋范准备的材料中有多个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其中一个是:一艘巨大的龙舟,龙头上中国领导人俯身向民众讲话,船上密密麻麻的民众、红旗、横幅,一些人在划桨,有人扒着船舷,落水者在张臂呼救;船上还斜插着一枚导弹,导弹上一个人举着火把。材料中还提到2011年英国广播公司做的“中国人来了”的节目,考察南部非洲的中国移民现象以及中国对该地区发展的重大影响等,由于节目存在偏见,在中国媒体上引发愤怒。

  中国人为什么对《超级中国》感兴趣?朴晋范的解释是,这是中国国家形象的一个变化,可能提供了连中国人也不太熟悉的现象。还有,制作时不是站在中国视角、韩国视角、亚洲视角,而是站在一个全球性的视角。朴晋范说,中国是一个大而复杂的国家,凭空看是看不清楚的,需要一个工具,一个框架。《超级中国》通过“6个力量”(13亿人的力量,金钱的力量,军事外交力量,大陆的力量,软实力,共产党领导力)来解释中国,这是中国最大的6个优势。朴晋范称,中国人希望看到真实的自己,而《超级中国》站在一个海外主流媒体的立场对中国进行了分析。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李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