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清廉指数”如何被评低:数据无任何民意调查

2015-02-26 08:12:00 环球时报 屠丽美 分享
参与

 

  “清廉指数”是“透明国际”的重要测评工具。图为2013年1月底,“透明国际”发布涵盖82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政府国防廉洁指数”报告。

  【环球时报记者 屠丽美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2月23日,总部设在柏林的“透明国际”组织在其网站上刊载了一篇题为“在中国搞腐败变得更难了”的专家文章,行文采用一问一答形式。文中第一问是:中国2013年发起声势浩大的反腐行动,但“透明国际”最新的“清廉印象指数”中,中国却是降幅最大的国家之一。中国的腐败态势在恶化?回答是:“……在某些状况下,腐败指标下降或许标志着反腐措施的成效。”这一解释似是而非,难以令人信服,但相比之前“透明国际”的一些说法已有很大变化。

去年底,“透明国际”发布全球“清廉印象指数”报告后,中国排名大降20位的结果令人大跌眼镜。“透明国际”则认为其报告客观、公正,列出各种理由进行辩解。“透明国际”一直关注全球反腐,但“透明国际”的报告屡屡引发争议,刨除政治因素,有些争议已经让外界对“透明国际”的工作规程及其报告可信度打上一个问号。最新的报告便是如此。那么,“透明国际”为何要将中国排名“拉低”?这一结果出炉背后有哪些因素?《环球时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探究。

  “透明国际”的数据从哪里来?

  根据“透明国际”发布的“2014全球清廉印象指数排行榜”(CPI),中国得分为36分,比上一年低了4分,排名从80名下滑到100名。在2014年之前,中国的清廉评分一直比较平稳,2011年排第75名,2012年和2013年均位列第80名。

  中国在最新排行榜上的名次令外界吃惊,因为自2013年以来,中国领导人发起的反腐行动一直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正因如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报告结果进行驳斥,认为得分和排名均与中国的现实相背。“透明国际”方面则以中国反腐行动不透明、在预防腐败方面没有进展、大企业信息披露表现糟糕等理由进行辩解。但正如一些学者的分析所言,这些理由在2013年甚至多年前就一直存在,而且相关方面看上去并没有恶化,何以2014年中国的清廉排名会突然下跌?

  《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透明国际”的“清廉印象指数”数据并不是自己调查得来,而是根据相关指标计算的。以2014年为例,“透明国际”使用了13个国际调查报告的相关指标作为数据来源,比如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可持续治理指标、美国“自由之家”的转型国家报告、IHS旗下环球通视有限公司的国家风险排名(GI)、世界公正项目(WJP)的法治指数等。但并不是所有国家的排行榜数据都有13个来源。以2014年为例,多数国家只有七八个来源,最少的有3个,多的有9个。

  “透明国际”亚太部东亚区及新扩展地区高级主任廖燃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清廉指数”是一个复合指数,把各种各样独立的、有公信力的研究机构针对专家或商业领导人所作的有关腐败的民意调查数据综合起来。“清廉指数”反映的是全球各国的专家,包括那些常驻一个国家的专家的看法。

  廖燃称,除了一些直接测评腐败的数据外,清廉指数只选取那些把国家或地区按得分高低进行排列或测评腐败某些方面的数据。“一个数据是否符合我们的需要取决于以下标准:它们必须是有真凭实据,其公布的方法可以让人对其可靠性进行评估;必须是对一些国家进行排行比较,比较腐败的总体程度。”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此次中国清廉指数的计算数据来源为8个。导致2014年中国清廉评分下降,主要是两家美国机构对中国打分大降,其中一家是IHS旗下公司的国家风险评估(GI),与2013年相比降低10.1分(42.0降至31.9),另一个是世界公正项目的“法治指数”,降低4.5分(45.0降至40.5)。

  IHS究竟给中国评了多少分?

  IHS是什么机构?“IHS在世界上有影响力,但对中国人来说相对陌生一些,要不是这次‘透明国际’公布‘清廉印象指数’,大家可能不会关注到IHS。需要澄清的是,‘透明国际’公布的数据本身,已经不是IHS的原始数据;IHS 不做国家腐败问题的研究,而是做国家风险评估。”IHS大中华区总经理徐重威在北京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据徐重威介绍,IHS总部设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经营业务范围涉及三类:一类是各行各业的产业研究与市场分析,还有就是对国家层面的宏观经济进行风险评估;第二类是庞大数据库,IHS研究团队通过对公开数据的比对、分析、筛选,分类,形成数据卖给客户;三是咨询,针对客户的特别要求,IHS研究团队进行针对性研究。

  据了解,“透明国际”是IHS的老客户。在过去十多年里,IHS旗下美国环球通视有限公司持续为“透明国际”提供国家风险评级,最近一次提交是2014年6月24日。在IHS和其他机构评分基础上,“透明国际”通过自己的运算方法整合出“全球清廉指数”。

责编:葛鹏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