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德官员:IS处决“东突”逃兵 被处决者至少3人

2015-02-05 03:49:00 环球时报 邱永峥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记者 邱永峥】“在刚刚过去的6个月时间里,‘伊斯兰国’组织(IS)先后处决了120名自己的成员,多数是试图逃离伊拉克叙利亚的作战成员,这其中包括3名来自中国的‘东突’成员。”一名伊拉克库尔德区安全官员4日向《环球时报》记者独家透露。去年12月,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消息源称,“伊斯兰国”处死了100名试图逃离的外国武装分子,为对付逃兵,“伊斯兰国”还设立了“军事警察”。

  “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1名中国籍武装人员是2014年9月底被捕获并处决的。他属于新到土耳其不久又充满想法的青年,潜入叙利亚不久后对‘伊斯兰国’的现实感到失望,所以想逃回土耳其上大学,没想到了解到这一情况的‘利比亚战友’立即向上级报告,于是他就被逮捕审判并枪决了。”库尔德安全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另2名中国籍武装成员是2014年12月底在伊拉克境内与其他来自6个国家的11名成员被集体斩首的,‘伊斯兰国’给他们安的罪名是‘叛国罪’,指控他们试图逃离‘伊斯兰国’。”

  据美联社4日报道,从全球带着“圣战梦想”赶到“伊斯兰国”,随后又想逃离的人并非个例。该社题为“离开伊斯兰国的代价:监禁或死亡”的报道举了多个这样的实例。这些外国武装人员来到叙利亚和伊拉克才发现,“伊斯兰国”的生活远比想象中更加严酷和暴力,而当他们想逃走时,又发现逃跑比加入难得多。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也称,过去6个月“伊斯兰国”处决了120名“自己人”,其中大多是试图逃回家乡的外国武装人员。

  突尼斯城,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站在街角,把帽衫的帽子压得很低,眼光紧盯着周围是否有“伊斯兰国”成员的身影,显得异常紧张。他叫盖斯,他很害怕。美联社称,盖斯大约一年前成功逃离“伊斯兰国”,向叙利亚政府军投降。在接受该社记者采访时,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讲述他在“伊斯兰国”里看到该组织如何滥杀无辜、虐待妇女,以及他自己如何被人用刀架在喉咙上,要求他背诵《古兰经》诗篇以自证忠诚。“那里和他们跟我描述的圣战完全不一样”,盖斯说。

  美联社称,从外国武装人员被招募的一刻起,“伊斯兰国”有专门措施防止他们逃离,其中第一步是拿走他们的护照和其他身份证明文件。18岁的沙特人拉赫曼去年夏天在叙利亚边境被“伊斯兰国”成员带入位于叙利亚塔巴卡的训练营,“他们拿走了我所有的证明文件,问我想做人肉炸弹还是普通战士”,如今人在巴格达监狱的他对美联社记者说,他选择做一名战士。他还说,训练营中外国人很多,那些日子里大家会一起做四件事:祈祷、学习伊斯兰教法、运动、参与战斗训练。去年9月初,拉赫曼向伊拉克部队投降。

  这些前“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回到国内,往往会被当做恐怖分子而受到严密监控。美联社称,北非和欧洲目前大约有几千名脱离“伊斯兰国”的“返回者”被监控或被收监,其中法国逮捕了154人,监控约3000人;英国逮捕了165人;德国则认为180名“返回者”中有30人“极度危险”。

  美联社称,回到突尼斯的盖斯与400多名从“伊斯兰国”逃回来的同胞一样,基本上是自由的,但却要接受反恐机构监视。盖斯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那是他昔日的战友在他脖子上留下的。“‘伊斯兰国’不是革命,也不是什么‘圣战’”,盖斯说,“它是一场屠杀。”

  “我们倒没听说有参加IS的中国籍‘圣战’分子向我们求助的,”一名中国反恐知情人士4日告诉《环球时报》,“但之前就有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从事极端恐怖活动的所谓‘圣战’分子打电话给家里,说他们在恐怖组织内部如何受歧视,如何想回家又担心遭法律制裁。据我们所知,一些受‘圣战’思想蒙蔽的人外逃之前一直认为,IS掌握油田,只要参加他们就能得到大笔的钱,能分到老婆,能解决其他很多困难,最后还能打回国内。但事实是,他们进入IS控制区后多数充当人体炸弹,或编入一线作战部队,只有极少数同意回到国内搞恐怖活动的人才会获得金钱和其他方面的支持,而这些人往往刚刚回国就落网。”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一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