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大学教授:安倍把财政恶化的责任推卸给国民

2014-12-25 13:12: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笔者在11月4日去英国做了一次演讲旅行,演讲的题目是“为了回避东北亚地区的纷争,日本应该构筑与华人社会之间的关系”。

  英国听众听了笔者的演讲后,觉得非常的好奇,他们反复问,“为什么日本与中国之间只发生了一次战争,关系就会变得如此糟糕?英国与法国之间发生过百年战争,打过无数次仗。英国与德国西班牙也打过仗,有胜有负。欧洲大国与大国之间,大国与小国之间,小国与小国之间发生过无数次战争,但在战后大家共同做的一件事就是,尽可能去理解对方。但东亚似乎没有做到这点。”

  还有一个问得比较多的问题是,“英国将附加价值税从17.5%提升到20%时,根本未成为政治问题。为什么日本的税率从5%提升到8~10%,会如此困难?”国民要求政府提供某些服务,为此应该支付一定的负担,那是成熟国家的国民的想法、做法,这些在日本还很难达到。笔者在回答英国听众的提问时,深切地感受到这些问题在日本处理起来还很困难。

  把财政恶化的责任推卸给国民

  2014年第三季度的国内总产值(GDP)按年率换算的话为-1.6%,比预想的要差了很多。安倍晋三首相本来希望在明年10月提升消费税税率的,但现在采取了解散议会进行大选的方式,就提升税率问题问信于民。

  对于安倍首相决定解散议会一事,民主党总裁海江田万里批评说:“没有大义名分!”他接着说,“对于将明年10月提税一事推迟问题,并无任何政党持反对态度,但安倍还是解散了议会。”日本首相想解散议会的话,任何人都不能阻挡。现在在野党并未做好选举准备,执政党有着压倒一切的优势,在这种状态下,在野党不得不应战。

  日本首相解散议会,大致有以下四种方式:

  1) 国家在大是大非上见解不一,需要问信于民时(如小泉内阁的“邮政解散”);

  2) 国政的失败,国家领导人的谎言被揭穿时(如麻生内阁“选择政权解散”,吉田内阁“混蛋解散”);

  3) 内阁不信任案在议院获得通过时(如宫泽内阁“撒谎解散”,大平内阁“出事解散”);

  4) 考虑到能增加议席的解散(如中曾根“装死解散”)。

  安倍以是否该推延消费税税率的提升为由,希望在本次选举中问信于民,实际上是万一日本财政破产时,可以将责任推卸给国民,是为了逃避责任。在国会发言中,安倍首相反复说让物价提升2%是“日本央行的责任”,而在第一次安倍内阁期间,他也曾有“放弃政权”的前科。人们怀疑,安倍首相是不是总会在关键时刻逃脱。

  安倍经济学的结局

  人们认为,安倍经济学能带来股价的提升、日元汇率的下调,企业在短期内能够增加营业利润,让目前的决算看上去非常好看,获得喘息的机会。但已经经历了长年不景气的企业经营者,甚至企业中处长、科长及普通员工,心里都知道先获得一些效益对企业来说太重要了。出于这样的考量,很多人愿意支持安倍。

  在日本有人认为,量化宽松、扩大公共投资,加上日元的贬值带来出口的增加,最终会让国民收入增加,企业也会增加设备投资。但实际上日本企业向国外转移生产的结果,让日本已经很难出现日元贬值拉动出口的现象。企业效益好转,与企业给员工提升工资并不是一回事。中小企业受日元贬值的影响则愈发处于困难状态。

  日本国民已经长期处于通货紧缩的状态,希望能喘口气。在一线做经营的企业家,更希望能给经济打一针强心剂,他们不愿意简单否定安倍经济学。日本的在野党批评说,安倍经济学已经失败,但自己并未拿出能够取而代之的新经济政策。

  于是人们看到的是,日本政治的“复杂怪奇”。(本文发表在2014年11月19日“钻石在线”,原文链接:http://diamond.jp/articles/-/62382  陈言节译)  

责编:朱稳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