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与白”再次冲击美国社会 “美国人权”受到关注

2014-11-28 07:49: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这就是一个种族歧视的国家”,今年8月死在白人警员枪下的黑人青年布朗的父亲26日说,大陪审团裁定不起诉涉案警员威尔逊,改变了他对美国这个国家的看法。此前一天,美国密苏里州州长尼克松宣布增派1500名国民警卫队员到弗格森和其他地区,以控制局面。44人在骚乱第二夜被捕的结果说明形势似乎比前一夜平静了一些。然而从华盛顿到纽约,从洛杉矶到奥克兰,美国东西海岸多座大城市这天都出现“黑人的命很重要”的呼喊。幸运的是,大多数抗议者选择和平示威,未像弗格森般出现暴力与抢掠。当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强烈谴责弗格森出现的“犯罪行为”,同时承认事件暴露“美国的问题”。在美国之外,人们也罕见地品评起“美国的人权”。一些美国媒体开始了反思,而问题自然被锁定在“白与黑”之间。

  弗格森增兵控制局面

  “你有没有其他任何选择,可以不开枪解决这件事?”“没有”;“如果他是名白人,事情还会一模一样地发展?”“是的,毫无疑问”。25日,在美国广播公司(ABC)播出的专访画面中,24日被判“免予起诉”的白人警员威尔逊坚称枪杀黑人青年布朗是“照所训练的方式做事”,“问心无愧”。专访播出这天,据CNN统计,抗议“司法不公”的示威在全美37个州的170座城市出现。

  “他们不给我们公正,我们就不给他们和平”,在亚特兰大,抗议者聚集在当地一座大型购物中心前高喊这样的口号。《纽约时报》称,在波士顿、巴尔的摩、华盛顿和纽约,抗议者走上街头,封锁街区以抗议威尔逊“躲过制裁”。洛杉矶市内101号高速路双向车道25日晚被示威者封锁,示威者还包围了当地警察局;在奥巴马的家乡芝加哥,100名二十出头的示威者在市长办公室前静坐28小时,抗议“每隔28小时就有一名黑人青年死在警察或其他武装执法人员枪下”。

  在动乱的“风暴眼”小镇弗格森,局势远未平息。警方与前来协助控制事态的国民警卫队当日共拘捕44人,少于骚乱首日的61人。法新社称,弗格森25日的局势比前日稍好,但仍有蒙面煽动者与警方冲突,向警察投掷石块。CNN则称,25日的弗格森与24日一样,“时间每过一秒,紧张就升级一分”。

  “生命与财产必须得到保护,社区值得拥有平静”,密苏里州州长尼克松25日在宣布增派国民警卫队控制局面的记者会上这样说,当日,赶往弗格森及其他重点地区的国民警卫队人数达到2200人。警方宣布抗议示威是“非法集会”,警告参与示威者和记者都面临被逮捕的风险。《纽约时报》称,执法人员使用武力的程度比前一天更强硬。

  “他们竟然就这样丢下了我们”,25日,有弗格森当地商户批评警方和国民警卫队24日夜未能履行保护公民财产免受伤害的指责。在尼克松宣布“增兵”前,弗格森市长诺尔斯三世刚刚批评这位州长应对骚乱不力,在判决结果宣布后没有及时部署国民警卫队保护当地商户。或许这样的指责会令尼克松感到委屈,因为《纽约时报》透露,圣路易斯县检察官麦克卡洛24日晚宣布“不起诉”威尔逊前没和任何人打过招呼,他独自决定一直等到当晚8点30分天色已黑才对外宣布。文章称,外界不清楚他为何选择在夜幕即将降临,更容易引发骚乱的时刻宣布“不起诉”,但显然,他宣布的时机“并不好”。

  2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芝加哥发表言辞激烈的讲话,批评24日晚出现在弗格森的“犯罪行为”。奥巴马说,“烧毁建筑,点燃汽车,破坏财物、危及他人安全,任何暴力行为都没有借口”。作为美国首位黑人总统,他对那些感到遭遇司法不公的少数族裔感到“同情”,还说已派司法部长霍尔德对全美国的政策执行体系展开审查,一个社区一个社区地采取措施,确保执法对于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公民都是公平的。奥巴马承认,事件凸显“美国的问题”,呼吁弗格森事件各当事方“用和平方式争取变革”。

  CNN说,奥巴马当年有句名言,“根本没有什么黑人总统或白人总统”,但现在,一个枪杀黑人青年的白人警察“免予起诉”让种族矛盾成了他必须面对的问题,他25日做出“同情黑人经历的同时维护司法”的姿态,是在黑人与白人族群间玩儿平衡术。文章称,2012年美国黑人青年马丁死于警察枪下时,奥巴马的反应是极力表现出“感同身受”,称自己当上参议员前也有过被无辜盘查的经历。但这一次,他表现得比两年前谨慎了许多。

  26日一早,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分别播出了对遇害黑人青年布朗家人的采访。布朗的母亲批评威尔逊为自己辩解的话是“往伤口上撒盐”,对死者“如此不尊重”。她对威尔逊的话“一个字也不会信”。布朗的父亲也在接受MSNBC采访时对判决表示“悲伤和不解”。

  “美国,我们出问题了”

  “弗格森宣判后,愤怒为何会徘徊?”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5日以此为题的社论对美国面临的问题进行了反思。该社论称,奥巴马在骚乱爆发后所做的,实际上是让一个已经分裂的美国尊重法治。为什么人们的愤怒迟迟不散?答案也许该从美国的“体系”中寻找。(上接第一版)《华尔街日报》与美国全国广播公司11月一项民调显示,超过半数受访者认为“这个国家的经济政治体系对像我这样的人不利” ,这种情绪已不受种族和政治立场的限制,人们因不满白人警察在弗格森枪杀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且不被起诉而抗议,或许正是对这种“体系对我不利”的全国性情绪的反应,而奥巴马所要做的,正是处理这种越来越流行的疏离感。

  “美国,我们出问题了”,美国黑人评论家格兰德尔森25日在CNN网站撰写的文章中描述了这样的场景,一个脆弱的黑人老头站在距离警察不远的弗格森街头,手里拿着本皮革包装的《圣经》,街道上曾经弥漫的催泪瓦斯的烟雾渐渐散去,但浓烈的味道仍在,“我们本应彼此关爱”,老人一边咳嗽一边说,“本应去爱的”。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圣诞彩灯已被挂起,再过几天就是当地的彩灯节。“但我相信今年不会有彩灯节了”。格兰德尔森说,又一名无辜黑人少年枉死在白人警察枪下凸显美国出了“问题”,而不是有了什么“误会”。美国司法体系已经太多次告诉美国黑人,你们的命一点都不重要。这解释了为什么愤怒会冲出弗格森,蔓延到全美。他说,《今日美国报》一项调查显示,全美70个城市的警察局抓捕黑人嫌疑人的几率是抓捕非黑人嫌犯 的10倍,受调查的3538个警局中只有173个黑人被捕比率比其他族裔低或差不多。

  《纽约时报》25日题为“弗格森骚乱的意义”的社论指责陪审团讨论案件的过程不透明,认为黑人青年被杀是压在弗格森镇黑人居民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已受够了当地执法人员的“虐待”。文章称,从某种意义上说,警察被视做外人,等同于受国家支持对他们实施虐待的“占领军”。一项调查显示,近几年,美国黑人青年遭警察枪杀的几率比白人青年大21倍。愤怒蔓延到全美这么多大城市,再次凸显对执法部门的不信任已对美国的公民结构构成巨大威胁。

  英国《经济学家》题为“白与黑”的文章说,威尔逊被免责加剧了美国黑人对“体制对他们不公正”的质疑。如何解决此问题?办法不多。也许可以要求所有警察随身佩戴摄像头(执法记录仪)执法,但社会出现的疾病仅靠科技无法治愈。文章说,所有美国人必须承认,美国黑人不信任警察是天经地义的,警察时而过度使用暴力,时而在没有充足理由的情况下杀死黑人,他们几乎从未为此负责。这更难令一个公民去相信,正义在这个社会可以得到伸张。

责编:朱马烈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