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要查“占中”黑手 梁振英提及清场

2014-10-13 02:35:00 环球时报 凌德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德 环球时报记者 刘畅 崔杰通】香港的非法“占中”运动昨天拖入第三周,但颓势尽显。“占中”最活跃组织“学民思潮”的发言人11日因“极度彷徨及疲倦”辞职,这是“占中”以来其内部第一个重要人物退出,会否引发骨牌效应成为关注焦点。香港媒体披露,“占中”联盟内部矛盾加剧,大佬纷纷逼“学民思潮”和“学联”交出领导权,而“学联”高层早就在安排逃脱法律制裁的后路。“占中”势力退缩是因为民怨爆发:建筑行业代表昨天上街抗议“占中”打烂了他们的饭碗,市民组织催促警方清场,企业停止向支持“占中”的大学提供奖学金。引发回归以来最严重暴力骚乱的“占中”已被视为香港的浩劫,谁在为此提供“黑金”?哪些人该负刑责?香港立法院已启动程序,调查“占中”黑手。

  香港特首梁振英12日上午参加TVB节目“讲清讲楚”,回应“占中”等敏感问题。香港“巴士的报”称,梁振英首次谈及清场。在节目中,梁振英形容“占中”是失控的群众运动,“占领者”要求撤回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不可能的,他称自己不会辞职。谈及警方9月28日施放催泪弹驱散示威者时,梁振英表示,决定是现场指挥官按专业判断和训练作出的。梁振英被问到最后会否清场,他说希望劝服“占领者”,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清场,如果清场,相信警方会使用最低武力,不希望市民尤其学生受到伤害。

  梁振英讲话前几小时,旺角“占领区”集会人士和警员发生冲突,强占道路人士凌晨试图巩固障碍物,警员到场截查,有人阻挠甚至挑衅,引发对骂推撞,围观者起哄,警方派员增援,至少3人被带走,情况一度混乱。当天晚些时候,香港建筑业工会近70名代表上街抗议“占领行动”使他们“打烂饭碗”、“无饭开”。11日,香港民间团体“蓝丝带行动”要求警方周二午夜前将旺角和铜锣湾被“占中”者强占的街道清场,否则将发动“反包围行动”,夺回属于广大市民的道路。大公网12日称,反击怒火一触即发。港岛区86岁的吴婆婆到金钟道游说示威者让路,有学生称:“找学联啦,别找我啊。”也有学生说:“‘一哥’(警务处处长)辞职,道路就开”,更有学生漠不关心,一直背身吃碗面,不做任何回应。美国《星岛日报》11日称,香港的“占领行动”进入第14天,民怨不断升温,民间暴力冲突风险急剧升级。趋势转折之快,令人感觉警方清场行动呼之欲出。

  澳门科技大学法学院学者朱世海12日对《环球时报》说,梁振英强调的失控不是指秩序失控、情绪爆发,事态到了不可挽回的局面之类,他主要是强调“占中”活动超出香港法治社会的框架,突破香港民生的底线。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学者张定淮分析,这可能是香港当局将通过法制轨道来解决“占中”非法活动的信号。

  11日,“学民思潮”组织发言人周庭宣布辞职,她在个人脸谱账号上称,自己“只有17岁,面对非一般的压力,感极度彷徨及疲倦”。香港《明报》称,周庭对外硬朗,但与相熟成员一起时都会以哭抒发,这是她情绪最差的一段时间。该组织另一名发言人黎汶洛称,“学民思潮”多名核心成员“连日遭受电话、当面滋扰或辱骂”,构成精神压力。台湾“中央社”称,这是“占中”自9月28日爆发以来,首次有支持团体的重要人物“退出”。台湾《中国时报》认为,周庭辞职是否引发“占中”崩解的骨牌效应,值得关注。

  大公网12日称,反对派大佬黎智英、李柱铭等已经施压,逼“学联”和“学民思潮”交出行动领导权,而“学联”虽坚持留守金钟,但高层已想好脱身之计。早在10月初,“学联”就召开内部高层秘密会议,与“占中”行动切割,避免受到法律制裁和道德追究。

  “‘占中’事件已涉及到香港的公众利益,立法会运用特权法,对‘占中’进行调查,是十分合理的。”香港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昨天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10日,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通过在立法会大会提出引用《特权法》调查“占中”的背后策划及其资金来源等,最快29日讨论。

  《文汇报》评论说,“查‘占中’黑手十分必要”,因为“占中”引发香港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暴力骚乱,严重影响市民的日常生活及生计,经济损失更难以估计,法治遭受大规模破坏,国际声誉严重受损,年轻人的学业及前途均受到影响,并导致社会严重分化,人心撕裂,影响深远。“占中”对香港可以说是一场浩劫,造成这场浩劫的因素,包括“占中”组织策动、外部势力介入、政治“黑金”供应、部分立法会议员里应外合。这些都需查清楚来龙去脉,以便最终能够严格依法解决“占中”,包括哪些人该负刑责,哪些漏洞需要堵住等。《东方日报》12日发表评论文章说,“占领行动”日渐萎缩,但战场即将由街头转到议会。反对派议员为保护他们的金主,必会千方百计阻止建制派调查,这场攻防战的激烈程度也许不亚于街头。梁美芬说,根据立法会规定,法案要在功能组别和直选组别同时通过,目前反对派在直选组别占优,调查法案可能被否决。

  张定淮认为,“立法会曾动用‘特权法’调查过雷曼兄弟迷你债券等涉及社会普遍权益的事件,此次调查‘占中’有制可循。”他分析说,援引“特权法”启动“占中”调查,可能是建制派议员运用法治和民主程序推进其政治议程的方式,将政治议题司法化。

  立法会要调查“占中”黑手的当天,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哈夫称,美国在香港“占中”运动中没有扮演任何角色,她否认美国操控香港任何个人、团体或政党的指控。《纽约时报》11日刊文称,中国长期以来在国家安全方面对香港抱有担忧,中国官员及其香港盟友和部分公众心中普遍存在怀疑,即抗议者得到了来自境外的支持。许多支持政府的人认为,鉴于香港155年的英国殖民历史,以及它在中国享有的独特自治权,再加上美国以传播民主为名颠覆海外政权的记录,这些担忧合情合理。香港还是外国外交人员最密集的亚洲地区之一,且拥有多家被中国政府视作对其怀有敌意的非政府组织。

  香港时事评论员朱家健1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占中”发生以来,一箱箱物资源源不断送抵占据地现场。饮料、干粮、雨伞、口罩等,无一不是钱,其幕后资金来源成疑,与东欧和中东的颜色革命如出一辙。 他认为,“占中”与美国有很大关系。譬如,“香港美国中心”今年3月中曾举办工作坊,培训学生示威技巧,使一些学生成为“占中”骨干,而该中心核心人物正是前美国资深外交官,曾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夏千福共事。

责编:王一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