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际新闻>独家>正文

安理会谴责昆明严重暴恐案 公安部宣布成功破案

2014-03-04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安理会声明言辞“毫不含糊”

  美国《纽约时报》3日报道称,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谴责昆明的恐怖袭击。这一声明的言辞“是毫不含糊的”:安理会成员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2014年3月1日在中国昆明火车站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该事件已造成无辜平民多人死亡和受伤。安理会向这起令人发指的恐怖袭击受害者及其家人以及中国人民和政府表示最深切的同情和慰问。

  《纽约时报》之所以用“毫不含糊”来形容安理会的声明,是因为西方社会对待发生在昆明的恐怖袭击立场含糊,一些政府虽然对事件表示谴责,却不愿把事件称作是恐怖行为,比如美国驻中国大使馆中文微博的说法是:“美国谴责这一可怕且毫无意义的在昆明的暴力行为。”一些西方媒体更是在报道标题中用“持刀攻击”描述事件,不少媒体还给“恐怖分子”这个词打上引号。有中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表示,安理会的声明将发生在云南昆明火车站的事件定性为“恐怖事件”,体现了国际社会的正义声音。

  在中国外交部网站上,这一声明的具体形式是“安理会主席新闻谈话”。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根据安理会工作方法,安理会主席新闻谈话是安理会15个成员国对外表达立场的正式方式,体现了安理会成员国的一致立场。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大使说,中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事件发生后,安理会迅速发表上述主席新闻谈话。这充分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反恐工作的坚定支持,以及加强合作将恐怖分子绳之以法的坚强决心。

  台湾也有学者全盘接受西方的歪曲论调,称用恐怖分子形容“疆独”,是中国大陆的片面说法。台湾《中国时报》3日的评论质问说,“疆独”分子在昆明火车站见人就砍,“这不是恐怖攻击,什么才是恐怖攻击!”该评论说,国际通行的恐怖活动定义是:以残酷、恐怖手段追求政治、宗教、意识形态等目的;不惜一切进行暴力活动;制造恐怖;刻意以平民为目标,或完全不顾平民安危。该文称,作为一个还没有高铁的城市,有钱人可以搭飞机或开汽车旅行,而当晚在昆明火车站的人群,是扶老携幼的返乡家庭、准备夜宿火车站的贫苦民工,还有来自各地的背包客,重伤与被砍死的,多半是保护小孩跑不快,或已跑不动的老弱妇孺。这些无辜百姓,何来迫害了维吾尔族人?何时参与了治疆的决策,不过求个一家团聚、三餐温饱,就命丧刀下。“这难道不是恐怖攻击?还是只要发生在大陆的砍伤平民行动,都不算是恐怖攻击?”

  女恐怖分子带来的挑战

  美国《华尔街日报》称,昆明发生“持刀袭击事件”,有分析人士说,这标志着在穆斯林的主要聚居地西北长期酝酿的分裂主义运动大幅升级,给中国领导层带来了一项新的挑战。《华盛顿邮报》称,华盛顿大学文化人类学学者肖恩·罗伯茨研究了中国维族二十多年,他认为昆明暴力事件发生在远离新疆900英里之外,这是暴恐分子在新疆之外进行的有预谋、精心组织的全新攻击行为,“如果真的是维族人所为,这一举动和我们之前看到的将完全不同”。

  在“疆独”分子恐怖活动的新动向中,女性参与恐怖活动很受关注。香港《东方日报》在评论中称,这次恐怖袭击的成员中居然有年仅十六七岁的维族小姑娘,手持双刀四处砍杀。这表明“疆独”恐怖主义势力的人员构成已呈多元化,女性恐怖分子的威胁性开始增大,她们利用女性的特点,单个或者集团作案,往往防不胜防。“疆独”恐怖集团如果大量利用这些年轻女子作案,中国安保也应积极转变思路。

  事实上,近年来涉暴恐事件的女性时有出现。今年1月24日,在阿克苏地区新和县发生的爆炸案件中,就有至少1名女性嫌犯参加其中。2013年10月28日,在北京发生的金水桥暴恐事件中,有两名女性参与。

  她们是“黑寡妇中国版”?台湾《联合报》 3日提出这疑问,并称南疆暴力事件频发,除“疆独”的传统声浪外,还因为那里是改革开放后外国伊斯兰教新兴宗派在中国主要传教地。最近几起“疆独”制造的恐怖事件均有妇女加入,此与上世纪80年代起,海外伊斯兰教宗派在中国宣教时主要信教群体有女性的情况相符合。

  在车臣和俄罗斯其他地区,被美国与欧洲执法机构和媒体冠以‘黑寡妇’名头的女性恐怖分子可谓‘名声远扬’;在阿富汗巴基斯坦,搞自杀炸弹的女性恐怖分子也不时出现。一位长期在新疆从事反恐斗争的执法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恐怖分子没有性别之分,只要他们从事反人类的暴恐袭击行动,就是不能对其有容忍的恐怖分子。”

  中国境内女性暴恐分子与国外女性恐怖分子有什么相同与区别呢?这位反恐怖官员表示:“无论是车臣‘黑寡妇’,还是塔利班的女性恐怖袭击者,她们往往是带有明显的政治目的与动机,接受过系统的训练,而目前国内出现的女性暴恐分子,她们往往是受家庭或者家族男性成员的影响,普遍文化程度不高,对男性亲人绝对服从,没有自己的独立思想,还没有上升到政治的尺度。”这位官员举例说,在南疆某地曾经侦破过一个案件:过门才5天的新娘因受丈夫鼓动就背着自制炸弹试图制造袭击事件。在他们成婚之前,双方几乎没有真正地交流过:“只凭夫家的一句话,她就绝对服从地做了,就这么简单。”

  “俄罗斯之声”3日援引学者的分析认为,中国应强硬地对待“疆独”分子,而且不排除“昆明屠杀”背后有国外势力介入的可能性,“中国有地缘政治对手。他们为中国的内部稳定制造严重问题,从而以此削弱自己的对手。因此‘疆独’活动是建立在广泛的国际恐怖网络之上的。这个恐怖网有自己的海外分支,头目都在西方发达国家。西方媒体为他们提供宣传平台,实际上就是暗中支持中国分裂。”

  【环球时报赴云南特派记者 邱永峥 环球时报驻外记者 吴云 孙微 青木 柳玉鹏】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朱马烈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