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际新闻>独家>正文

安理会谴责昆明严重暴恐案 公安部宣布成功破案

2014-03-04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联合国安理会2日通过一项声明,“最强烈谴责”3月1日发生在中国云南昆明火车站的恐怖袭击事件。安理会用“毫不含糊”的声音对中国的反恐表达了支持。3日,中国成功破获这起严重暴恐袭击案,更多细节被披露,现场发现的“东突”恐怖势力旗帜等都表明,这起案件不仅仅是“中国政府定性的恐怖袭击”,而是按照任何国际标准都确定无疑的恐怖活动。但在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中,“持刀攻击”才是“客观的事实描述”,这些媒体即使使用恐怖分子一词,也要打上引号。“德国之声”的评论甚至迫不及待地发出警告:“中国政府领导人以及中国人大代表最好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想一想,铁腕政策是不是平息新疆、西藏、内蒙等地少数民族不满情绪的唯一办法?”西方的舆论霸权让他们的声音显得很响,但令人不齿的双重标准正在削弱他们的影响力。台湾《中国时报》质问一个否认“疆独”搞恐怖活动的学者说:“这不是恐怖攻击,什么才是?”

  为昆明遇难者默哀

  据新华社报道,3月1日晚发生在云南昆明火车站的严重暴力恐怖案,经公安部组织云南、新疆、铁路等公安机关和其他政法力量40余小时的连续奋战,已于3月3日下午成功告破。现已查明,该案是以阿不都热依木·库尔班为首的暴力恐怖团伙所为。该团伙共有8人(6男2女),现场被公安机关击毙4人、击伤抓获1人(女),其余3人已落网。英国广播公司转载这一消息时称,中国有关当局还说,在昆明火车站的杀戮现场还发现了“东突”恐怖势力旗帜等证据。

  《环球时报》记者3日在昆明感受到警方为案件告破付出的努力。在维吾尔族居民相对聚居的昆明大树营村,《环球时报》记者下午2时左右在一家维吾尔族老板开的餐馆吃饭时,十余名武装警察进入餐馆内,挨个核对就餐者的身份证件。在礼貌地验证与核实之后,他们迅速地离开。这家餐馆老板很无奈地告诉记者:“现在的情景对于我们来说是有压力的。事件发生之前,我的餐馆有许多游客和当地居民,但现在吃饭的人至少减了一半。”这位维吾尔族大叔非常愤怒地说:“只有不正常的人才会做出那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约一个半小时后,《环球时报》记者在大树营村一家旅馆前遇到20多名正往外走的警察。他们是在核实入住客人的身份证件。本报记者离开大树营村时,看到一些警用车辆停在大树营村的出入街巷口,一些大巴车上坐着许多全副武装的特警。

  昆明火车站的安全警备也已升级。较之一天前武警和特警相对固定站岗不同的是,3日的武警和特警组成了联合巡逻小分队,每个分队由8至10人组成,围着火车站周边进行巡逻。而火车站广场周边的武警和特警人数也不少,便衣也在增加。

  哀伤的情绪这两天笼罩中国。《纽约时报》3日描述说:夜幕降临,数百人来到昆明火车站,点亮蜡烛,摆上白菊,这种花在中国是哀悼的象征。一名50岁的卡车司机说,“谁会这么残忍地杀害无辜民众,我真的想不出来。”他说话的时候,一群铁路员工正在收拾遇难者的行李。其中有一些彩色背包,以及通常属于农民工的塞满东西的编织袋,还有一辆装有辅助轮的儿童自行车。

  3日下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开幕式上,与会者为昆明暴恐事件的遇难者默哀一分钟。

  新加坡《联合早报》3日称,恐怖分子挟持普通民众为人质,以殉道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真实或想像的受压迫情绪,他们想冲击的是在北京举行的“两会”,下手的地点是昆明,受害者是平民,这是恐怖主义残忍、不理性、又不公义的地方。不过,这也是当前中国需要面对的诸多棘手现实之一,发生在“两会”前夕的这次恐怖主义袭击,恰恰凸显了中国的治理难度与复杂性,也反衬出新成立的国安委之任重道远,中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之重要。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