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际新闻>独家>正文

专访无国界医生:叙利亚难民遭受严重心理创伤

2013-07-15 09:33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

来自台湾地区的无国界医生李一辰。\

李一辰医生在叙利亚进行人道主义救援。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刘洋】自2011年3月至今,叙利亚国内爆发的冲突迫使大量叙利亚人沦为难民,逃往周边国家。据不完全统计,叙利亚内战已夺取近10万叙利亚人的生命,约有150万叙利亚难民分布在叙利亚周边国家。据联合国难民署此前的通报称,在背井离乡、处境艰难的这些叙利亚难民当中,66%的人口为妇女和儿童,51%的人年龄不满18周岁。环球网记者专访了曾在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附近工作的无国界医生李一辰,详细了解了叙利亚当地的实际情况。

  来到叙利亚开展工作的第一天,手术中忽然有同事停下手头工作,倾听片刻后问我:“你听到炮声了吗?”我这才知道刚刚有炮弹响过。这是无国界医生组织来自台湾地区的麻醉师李一辰在博客中记录的他在叙利亚反对派控制区的第一天工作经历。

  去年12月,李一辰从土耳其-叙利亚边境“溜”进了叙利亚境内。“我先是在土耳其境内呆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徒步走了大约几百米穿过边境,然后叙利亚一侧有项目上安排好的车辆把我们接到了医疗点上,” 李一辰对环球网记者说。

  无国界医生是一个专门在战乱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从事人道救援和抵抗地方病的非政府组织。在叙利亚的工作也是李一辰首次参加无国界医生的任务。

  无国界医生在叙利亚境内一共开设了5个医疗点,但基本上都是“非法的”,因为从叙利亚内战爆发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叙利亚政府始终不允许像无国界医生这样的非政府组织进入境内展开救援工作。

  李一辰工作的医疗点就在距离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不远的一个宁静的小村庄。说是宁静,只是距离战斗机和炮弹的轰炸地点稍微远那么一点儿。无国界医生的医疗点规模虽然不大,但内科病房、急诊、手术室、产房、药房、门诊等一应俱全,在战区内已经算是条件上等的临时医院了。

  随着战事的持续,“很多从战斗中撤出的伤员送到我们这里,”李一辰对记者说。“仅去年12月份,我们的手术室就进行了超过100例手术。”

  今年1月,李一辰曾经接治过一名从阿勒颇送来的妇女,她的头部被爆炸后建筑物散落下的碎片击中,头骨碎了一块,但神智清楚无大碍。

  “在包扎伤口的过程中,我忘不了她直视着我的眼睛,哭着问我有无关于她的小孩的消息。她说他们这么小,手脚被炸断了,怎么办?怎么办?”“完成简单急救处理,我们给了她一张病床。然而,不出片刻她就消失无踪,想是去寻找她的孩子了,” 李一辰回忆起这段经历时,好像又置身在叙利亚境内。“后来,我们再也没有看到过她。”

  李一辰也并不是没有担心过他个人的安危。“我只是不去想这些事情,但不是说这些事情不重要,我们的后勤工作人员一直都很努力地工作,他们会处理好这些事情,” 性格开朗的李一辰对记者说。“我个人比较爱玩,喜欢到处去转转,还可以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帮助别人,”所以李一辰就在一个学长的介绍下报名参加了无国界医生的救援工作。

  但是,2013年新年过后,情况急转直下,危险状况不断发生(附近城市和村子里的医疗机构都成为叙利亚政府军的攻击目标),无国界医生组织决定将李一辰所在项目的多数人员撤离,仅留下必不可少的基本团队,这对全体成员造成相当大的打击。留下的成员工作量与心理压力皆倍增,撤退至土耳其的伙伴也相当沮丧。

  在叙利亚的工作对李一辰来说其实也很单纯,早上起来吃过早饭就去医院,结束工作后就回去到距离医院几百米远的屋子里去休息。“项目上的队长会把每天接触到的信息会跟我们分享,让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底,尽量避免我们胡思乱想。”

  然而,战争最大的后遗症是给人们带来的心理创伤。曾在无国界医生项目上工作过的心理学家马吉说,“当你与他们进一步交谈的时候,你很快发现大多数叙利亚人都经历了严重的心理创伤事件,有些人失去了朋友或家人,有些人目睹家园被毁,有些人经历了轰炸袭击。”战争持续了两年多,人们完全失去了耐心。“很多人平静地告诉我,他们不再知道战争关乎什么。想到在和邻居、朋友战斗,他们就吓坏了……他们再也不知道为什么。起初似乎还有所图,但是两年来,一切都过去了。他们希望一切终结,这样他们就可以回家。”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一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