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际新闻>独家>正文

缅军方缺席克钦和谈 缅军要求继续作战呼声高

2013-02-05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环球时报赴云南特派记者  邱永峥】备受国际关注的缅北局势和平谈判4日在中国云南瑞丽市举行。谈判原应由缅甸军方和政府、克钦邦独立组织和独立军4方代表参加。但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负责最新一轮战事总指挥的缅北军区司令、在克钦邦内的缅甸野战部队师、旅指挥官4日紧急返回内比都参加国防部“军事会议”,缺席和谈,加上缅军与民选政府之间存在的固有矛盾,以及克钦独立组织和独立军意见不统一,此轮和谈恐怕难以取得突破性进展。负责参与缅甸政府和平谈判的佤邦一位高级官员对《环球时报》记者透露,缅军在此轮战事中“表现可圈可点”,因此军中要求继续作战的呼声比较高,缅甸国会中支持缅军继续军事行动的呼声也不低,这给缅军“再战”提供了很好的基础支持。

  据法新社4日报道,中国促成了此次和谈,谈判在瑞丽一家宾馆举行。与克钦独立军关系密切的缅甸分析人士翁卡扎说:“中国非常不愿意其边境地区发生战事,而缅甸政府军在克钦邦内派驻有3万名官兵,克钦独立军有至少8000人。如果再打下去,难民会给中国边境带去巨大压力。”《华尔街日报》称,专司缅甸政府和少数民族和谈事务的“缅甸和平中心”官员说,中方官员见证他们的和谈但并不参与。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参加4日多方和平“座谈”的人员包括克钦独立军副总参谋长甘茂少将、克钦独立组织中央代表团领导人吴双鲁甘、克钦独立组织高级官员拉帕拉和其他部门的代表。缅甸中央政府派出了两名部长缅甸政府和平委员会主席、铁道部长昂敏和农业灌溉部副部长吴昂敏。4日座谈的核心目的是:为未来进一步正式和谈打基础,以避免重演前11轮和谈失败的结果。中缅边界问题专家昂觉卓4日向缅甸媒体透露,中国方面此次也派出了外交部和国防部官员参加,“这次座谈会是非官方非正式的,可能因为中国派出了高级别官员,缅甸方面参会官员的级别也很高”。昂觉卓说,克钦独立军与缅甸中央政府上一轮会谈是去年10月30日举行的,缅甸方面派出了国防部第一特别作战总局司令敏梭中将等“实权”人物,但克钦独立军副总参谋长甘茂临时未到场,和谈失败。因此,这轮和谈缅军不派高级代表到场可能与上次有关。

  缅甸军方重要官员的缺席让会谈一开始便蒙上阴影。《环球时报》记者4日分别从三个熟悉缅北谈判事务的渠道得知,瑞丽和谈“前景不乐观”。佤邦中央一位一直推动克钦与缅甸政府和谈的高层人士告诉记者:“缅军在克钦已经占据绝对的军事优势,克钦独立军此时能让步的空间几乎没有,所以双方很难进行对等和谈。”该人士还透露,在国际社会强烈关注瑞丽和谈的关键时刻,负责此轮战事总指挥的缅北军区司令却于4日当天紧急返回内比都,只留下吴登盛的特使继续参加和谈,“如果没有缅甸军方重量级代表参加,瑞丽的谈判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结果。”他还举例说,缅甸总统府此前曾公开表示,1月19日6时起缅军在克钦停火,但政府军却在这之后发动了最大规模的进攻行动,一举攻破了克钦“中央政府”所在地拉咱的战略屏障。该人士说:“由于缅甸新宪法赋予军队在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时,能独立行使特别权力的特权,所以尽管军人表面上淡出缅甸政务,但却不甘心退出,以保证其特殊权益不会受到影响。”佤邦另一位负责与缅甸政府谈判的高级官员也对《环球时报》记者透露:“直接负责对克钦军事行动的缅甸三角地军区司令几天前还说,跟克钦独立军没有什么好谈的。”

  在缅甸有中缅油气管道和其它巨大投资利益的中国政府一直呼吁冲突双方尽快和谈。吴登盛在上周五的广播讲话中表示,缅甸需要特别保证政治稳定、内部稳定和国家团结,只有这样改革才能成功。他承认,缅甸和平进程处于“微妙而敏感的阶段”。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一位熟悉瑞丽和谈的知情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缅甸政府没有通知佤邦、掸东和北掸的代表参加此次瑞丽和谈。这很可能是缅甸政府和军方改变对缅北政治战略的表现之一,即采取军事和政治各个击破的新做法。”

  路透社4日称,缅甸和克钦可能在瑞丽会谈上增加互信,但双方诉求不同,达成重要成果很难。缅甸政府希望先签署停火协议,再商谈克钦问题的长期政治解决办法,而克钦独立军对缅甸军方长久不信任,希望先得到可靠的承诺,再签署停火协议。缅甸佤邦的一位高级官员对克钦今天所面临的形势分析说:“克钦不会采取灵活机动的策略,其上层一直没有明确的政治诉求,以至于完全走上军事对抗的道路,且在有谈判资本的时候仍拒绝谈判。”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朱马烈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