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突”分子从叙交战区潜回新疆

2013-07-01 08:18:00 环球时报 分享
  

  潜回新疆搞恐怖

  按买买提·艾力的设想,他回到土耳其后希望在当地上学:“一是对家人有个交代,二是想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然而,“东伊运”和“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却给他布置了新任务:立即回新疆参加“圣战”。买买提·艾力供述称:“他们明确要求我回新疆实施破坏活动,提升‘斗争水平’。”“但没想到,刚回来就被发现了。”买买提·艾力称。

  “跟买买提·艾力一样,‘东伊运’和‘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陆续派了一些‘东突’分子赴叙利亚参战。”中国反恐权威部门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与此前‘东突’分子赴巴基斯坦阿富汗参战一样,目的是为了‘练胆’、‘上手’,提升搞恐怖活动的经验。”

  中国反恐专家李伟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东突”恐怖分子入叙参战已有一段时间,甚至还在网上发布相关视频:“与其他国际恐怖分子不同的是,‘东突’恐怖分子在境外热点地区参加恐怖活动有两个方面的考虑:首先,他们很少从事自杀袭击,而是重在参与恐怖组织的招募、宣传、恐怖手段的学习上,这是为他们自己和恐怖组织积累经验,回到中国后凸显其个人身份与地位,然后才能鼓动其他人参加;其次,他们试图以这种方式寻求国际社会对他们的认同与支持。在与国际恐怖组织中高层接触过程中,他们以投入人员介入国际恐怖活动的形式,来换取未来某一阶段国际恐怖组织对‘东突’的资金与装备方面的支持,提升他们的恐怖活动能力。”

  李伟表示:“近来发生的一些恐怖事件显示,‘东突’已经将一些恐怖手法运用到新疆境内,比如说国际恐怖组织的攻击重点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执法力量。” 李伟提出四个方面的打击恐怖活动建议:“第一,新疆反恐建设需要进一步完善。新疆目前的反恐力量,如公安特警和武警特警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应对乡镇发生的恐怖袭击远水解不了近渴。要想应对‘分散多点’的恐怖袭击,需要从三个方面弥补不足:反恐特种力量需要分布到威胁较大的县镇;培训基层派出所的反恐能力;基层反恐怖力量也需要进一步强化。第二,要注重加强基层的反恐装备建设。今年4月的巴楚事件已经暴露了装备方面的不足,因此,基层派出所需要配备专业的反恐装备。由于新疆地域辽阔,所以基层反恐机动能力需要优先强化,这样才能在事发时做到迅速反应;第三,恐怖活动是少数恐怖分子所为,但受到伤害的是广大民众。可以参照美国提供反恐怖线索重奖,以及内地见义勇为基金的做法,对发现和提供恐怖活动线索者给重奖;第四,新疆发生的恐怖暴力活动与民族宗教无关,实施反恐怖措施也应不分族群,在众人面前一律平等。”

  对恐怖分子“放水”将反伤其身

  新疆的反恐怖同样需要国际社会的通力支持。据俄新网报道,叙利亚新闻部长奥姆兰·祖阿比今年年初与俄联邦委员会副主席乌马哈诺夫举行会谈时说,在叙利亚作战的武装分子中外国人超过80%,来自29个国家,包括也门利比亚沙特阿拉伯、土耳其、黎巴嫩,以及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

  《环球时报》记者近一年多来曾先后两度从土耳其前往叙利亚采访。在土耳其基利斯省的边境口岸,记者注意到,土耳其表面上在边界线上驻有重兵,边防警察、武装部队、边境官员完全封锁土叙边界,不允许任何人通过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北部。然而,土耳其方面对“特定人群”“放水”明显。比如一些偏向叙反对派的西方和中东国家媒体记者只需要盖一个过境章即自由往返;不想通过海关“正常途径”的则可以在距离海关关口不远的一家水泥厂的围墙破口出入国界,而在边界地区往来穿梭的土耳其边防军人和边防警察对此“视而不见”。入叙作战的反对派人员进入叙利亚更是简单:夜幕降临之后,满载着身穿迷彩服的外国青壮年男子的汽车没有任何牌照,却照样通关而过。

  对于土耳其政府近乎敞开边界“放水”的做法,美国、加拿大与欧洲国家政府都颇有微词。比如已知有120多名本国公民在叙作战的荷兰政府就抗议说:“土耳其纵容有极端思想的多国人员入叙作战,其结果将危害全球的安全与稳定,令世界反恐怖局势复杂化。”

  叙利亚南部邻国约旦也对土耳其的做法颇为不满。约旦学者阿卜杜·埃沙曾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个人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但一定要区分真正的反对派和极端恐怖组织。约旦不能接受有极端思想的所谓反对派,他们是恐怖分子,约旦也受到恐怖主义的极大伤害,我们绝不会像土耳其那样放水。”

  美国《大西洋月刊》在最新一期刊文称,土耳其近来发生的全国性反政府活动其实与政府支持叙利亚一切反对派有关:“这些人在叙利亚的做法成了土耳其青年的榜样,而且甚至直接伤害土耳其本身,比如土叙边境海关的自杀炸弹袭击事件,以及土南部多个城镇的恐怖活动。”

责编:齐潇涵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