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枪击案令西方绷紧神经,专家:远不止加强警戒那么简单

2019-03-19 16:13 澎湃新闻 汪伦宇

  造成至少50人死亡的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清真寺枪击事件过后仅3天,在万里之外的荷兰乌得勒支,一名土耳其男子在电车上开枪射杀了3人,时隔一天,纽约曼哈顿街头再度发生枪击案致1死2伤。

  尽管后两起事件尚未被定性,但在短短5天内,跨越三大洲的三个西方发达国家接连发生枪击事件受到关注,更令因新西兰的大规模枪击事件而骤然紧张起来的欧洲各国政府和社会更加绷紧了神经。

  过去几年间,欧洲国家曾频频成为恐怖袭击的对象,而此次新西兰枪击事件嫌疑人所展现出的“白人至上”极端右翼思想,对于这一思想发源地欧洲的冲击,更为显著。

  专门研究宗教极端主义的法国地缘政治学者戴尔瓦尔(Del Valle)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克莱斯特彻奇枪击事件在欧洲引起的震荡只是刚刚开始,后续引发的回应可能远不止加强几座清真寺的警戒那么简单。

  西欧社会紧绷神经

  在新西兰的克莱斯特彻奇枪击事件发生后,英法等欧洲国家立即作出了反应。马克龙、默克尔、特雷莎⋅梅等领导人纷纷谴责了袭击事件。英法两国政府还迅速下令,增强各自国内所有宗教场所的警戒和安保力度。

  据路透社3月15日报道,法国政府已经向宗教场合周围增派了警力。 “(政府)会在宗教场所附近部署巡逻队。”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纳(Castaner)在其个人推特账户上写道。

  法国总统马克龙则迅速做出反应,称法国反对一切形式的极端主义,将与各伙伴国家一起对全球恐怖主义采取行动。

  与此同时,英国政府也宣布将采取相似措施。英国穆斯林委员会15日发表声明,对恐怖袭击表示谴责。该委员会秘书长Harun Khan在声明中表示,对英国清真寺和穆斯林社区的安全感到担忧,他呼吁英国政府加强对清真寺的保护。

  据英国《卫报》报道,英国政府将加派警员确保周五英国全国的礼拜活动安全进行。英国国家警察负责反恐的助理专员Neil Basu说,他们还将与宗教场所就采取保护性措施进行接触。

  就在欧洲国家正绷紧神经提高警惕的时候,荷兰小城乌得勒支发生的电车枪击事件又让恐慌情绪在欧洲进一步蔓延。事件发生以后,荷兰警方立即管制了整个城市的交通,并将乌得勒支地区的恐怖威胁级别调至最高,该地的所有清真寺也出于安全原因被暂时关闭。据路透社3月18日报道,神经高度紧张的警方在第一时间宣布枪击事件是一起恐怖袭击。但在几个小时之后,嫌犯被逮捕,有检方人士表示嫌犯的动机可能是“家庭原因”。

  “今天政府在讨论加强清真寺的警戒,但之后可能就会意识到,也得提高教堂等其他宗教场所的警戒水平。”戴尔瓦尔表示,“荷兰乌得勒支事件的发生,虽然尚未查明具体情况,不清楚是否与新西兰枪击案有关,但这但无疑让各国警方担心起极右的‘白人至上’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之间可能加剧的冲突,这种冲突一旦发生,买单的将是包括穆斯林、基督徒和其他群体在内的整个欧洲社会。”

  据土耳其安纳多卢通讯社3月18日报道,生活于德国的穆斯林群体目前已经感受到了紧张和恐慌情绪。一些穆斯林团体代表公开发声,称担心安全形势在枪击案后恶化。目前在德国生活有近五百万名穆斯林,德国警方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德国社会内针对穆斯林群体的仇恨犯罪的数量有所上升,在去年1月到9月间共发生了578起。

  欧洲政治思潮的推动

  除了在事后做出反应,一些欧洲媒体通过挖掘新西兰枪击案枪手塔兰特的个人背景还发现,他的经历和观点的形成过程与欧洲有不少关联。事实上,在欧洲,尤其是法国产生的一些右翼思潮很可能为塔兰特的极端行为提供了“理论支持”。

  事发前,塔兰特在网上发布了一份长达73页的“宣言书”,通过自问自答和陈述的形式表达了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宣言书”的标题则是耸人听闻的“大置换”(The Great Replacement),意为白人种族将要被穆斯林群体和非白人种族“替换”。

  不过,所谓“种族置换”的概念并不是塔兰特的“发明”。据法国时政网站“新观察家”(Le Nouvel Obs)近日报道,早在2011年,法国右翼思想家雷诺⋅加缪(Renaud Camus)就出版了一本名为“大置换”(Le Grand Remplacement)的时评文集。加缪这本书的核心主题正是渲染法国的白人种族在一两代人的时间内被异族“替换”的危险。据美国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法国南部小城贝济耶(Beziers)的市长梅纳尔(Robert Menard)在2016年公开宣扬了这个概念,并称“种族替换”的趋势已经在他管辖的地区出现。

  “现在并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塔兰特一定读过《大置换》这本书,或者与书的作者加缪有直接联系,加缪本人(在袭击发生以前)也完全不知道塔兰特的存在。”戴尔瓦尔表示,“但是,塔兰特自称在2017年来到了法国,他声称正是在法国的所见所闻让他确信所谓‘种族置换’正在发生。况且,那一年也正是极右的‘国民阵线’(现已改名为‘国民联盟’)与马克龙展开对决的大选之年。因此,可以说发端于欧洲的思潮和事件为塔兰特提供了系统化自己政治观点的‘理论武器’。”

  在2017年的法国大选中,进入决胜轮的“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为了向中间派选民靠拢,放弃了曾一度宣传的“种族置换”的提法,并称其为阴谋论。不过,她的侄女、“国民阵线”的年轻干将玛丽昂(Marion Mar�chal Le Pen)却并不完全赞同勒庞作出的妥协。据法国媒体报道,她曾在大选造势阶段请到了《大置换》一书的作者加缪,她本人也多次声称,由于大批外国人的进入,法国的“基督教认同”存在消失的风险。

  塔兰特在他的“宣言书”中提及了对勒庞的看法,称勒庞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民族主义者”,还不够极端,没能有力揭示出“种族替换”对白人的危险,并就此提出激进的解决方案。美国新闻网站Politico分析了塔兰特关于自己在欧洲经历的描述,根据他的“宣言书”,法国大选的结果使他最终下了实施极端行动的决心。塔兰特声称,自己受到“反白人”的马克龙战胜勒庞这一大选结果的影响,这最终使他决定在回到澳大利亚后策划袭击。

  “塔兰特首先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而在欧洲的历史上,我们早已看到这种思潮的沉渣多次泛起在历史长河中。”戴尔瓦尔表示,“这些思潮来自欧洲,虽然枪击事件发生在地球另一端,但无疑仍将在欧洲引发最大的震荡。”

责编:王怡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