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西方人跟我们一样讨厌这种报道

  在上周新西兰遭遇该国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后,一些新西兰媒体便开始不断挖掘和报道那名来自澳大利亚的白人恐怖分子的人生轨迹。

  然而,这类报道却很快遭到了很多新西兰网民的反对和抵制…..

  “不要再挖掘他的故事了,也不要再提及他的名字,我们想知道的是那些受害者的遭遇”,一位名叫Phil McDonald的新西兰网友这样写到。

  而他之所以如此表态,是因为新西兰本地的一家媒体刚刚又刊发了一篇讲述那名屠杀了49名无辜民众的澳籍恐怖分子的故事。这篇报道主要讲述的是在案发前,这名恐怖分子看起来不仅非常友善和礼貌,而且还是一名“模范租客”,会把租住的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并会按时缴纳房租。

  当然,这早已经不是新西兰媒体对这名恐怖分子“背景故事”的第一次“挖掘”了。实际上自案发以来,从他的作案动机到他的人生轨迹、再到邻居和家人眼中的他,这个澳大利亚的白人种族主义恐怖分子几乎每一个侧面都已经被新闻媒体进行了大量的报道。

  可就如我们中国网民很反感媒体去报道那些报复社会、伤害无辜的凶徒和恐怖分子的“背景故事”一样,新西兰网民也很讨厌他们的对媒体去不停地报道这名恐怖分子的故事——尤其是还把案发前的他说成是一个“模范”或“好人”。

  因为很多新西兰网民都很清楚,这样的报道等于是正中这个恐怖分子的“下怀”,等于是在给他做宣传,会把他树立成一种符号和标杆,会间接传播扭曲的人生观、价值观,乃至他的作案手法和隐蔽方式。

  因此,在近两天新西兰媒体关于这名恐怖分子“个人故事”的报道下面,耿直哥发现获得“点赞”最多的网民评论都是要求媒体不要再报道这些内容的。

  就拿新西兰媒体最新报道的那篇说他曾是个“模范租客”的报道来说吧。除了耿直哥开头提到的那位名叫Phil McDonald的网民在呼吁“不要再挖掘他的故事,不要再提及他的名字,我们想知道的是那些受害者的遭遇”外,还有更多新西兰网民也在发出类似的声音:

  翻译:不要再给他做宣传了,因为这恰恰是他所希望的。媒体为了点击率正在变相帮助这个恐怖分子,你们应该把点击量换来的受益都捐给受害者。

  翻译:我们不关心他和他的房东怎么说,不要在说他的故事了。我们甚至根本就不应该记住他的名字。

  类似的声音也出现在过去几天里新西兰媒体对于这名恐怖分子“个人故事”的其他报道之中,比如在3月16日一篇讲述“邻居眼中的他”的报道中,不少新西兰网民也留言说:

  翻译:别再分享他的故事了,你们应该报道的是那49名死者和其他伤者的遭遇和现状。我们想知道的是这些死伤者是谁,他们为什么选择来到新西兰生活,他们的工作、爱好和技能是什么,他们给我们的社会带来的哪些贡献。

  翻译:请别再传播他的名字和图片了。

  翻译:请别再报道他了。他是个恐怖分子啊。我们可不想别人从他那里获得启发。

  翻译:我们不关心他的故事,我们也不想知道除了他被宣判和判刑外的任何事情。

  甚至于在新西兰媒体报道说这名恐怖分子将在法庭上自己给自己做辩护后,众多新西兰网民还干脆要求这样庭审全程闭门进行,不得对媒体和公众开放。其中一个呼吁这样做的网民更获得了428个点赞。

  而其他网民也同样支持不公开审判他的建议,认为法官只应该对公众通报最后的宣判结果。

  确实,对于这么一个丧心病狂到会【全程直播】自己杀人过程的恐怖分子来说,不给他任何宣传自己的平台和空间,才是对他最有效的惩罚。

  也正如对于那些通过伤及无辜、制造恐慌来报复社会和宣泄不满的暴徒来说,不去宣扬和炒作他们的“个人故事”,而是去报道他们的罪行给受害者和社会带来的伤害和痛苦,才是新闻媒体的“应有之义”。

责编:王怡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