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极端组织还要几个“最后行动”?

2019-03-02 08:41 央视新闻客户端

  当地时间3月1日晚,库尔德武装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SDF)媒体办公室官员穆斯塔法⋅巴里在其推特账号上宣布,“在撤离了巴古兹数千平民和被绑同志后,清除‘伊斯兰国’极端组织(ISIS)最后控制区域的行动从今晚6点开始”。

△巴里3月1日晚发布的推文

  巴古兹是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地方,位于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省的幼发拉底河谷东岸。极端组织自2017年开始控制范围在叙利亚不断收缩,到今年年初,幼发拉底河东岸仅剩下包括巴古兹在内的若干村镇尚在控制之下。由于“叙利亚民主军”在该区域的行动,让巴古兹从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变成了各家媒体八仙过海进行报道的地方。

△巴古兹图示

  模糊的标准

  相信了解叙利亚局势的网友恐怕要感叹,“叙利亚民主军”又双叒叕宣布“最后行动”了。2月9日,也是巴里的推特账号,表示将很快宣布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最后行动,翌日“民主军”即开始了在巴古兹的行动。当时全球媒体就轰轰烈烈地炒作了一番“最后一战”。

△巴里2月9日发布的推文

  还好,“民主军”发言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留了个小口子,说他们没有任何时间表,否则这事儿就尴尬了——因为打着打着“民主军”又停了下来,2月中下旬开始协助巴古兹的平民开始进行撤离。根据媒体报道,过去一个多月时间,大约20000名平民从巴古兹及周边极端组织控制区域撤离,随后撤离行动因为恐怖分子的阻挠逐渐慢了下来。

  那么问题来了,彻底消灭极端组织,到底还要宣布几次“最后行动”呢?在笔者看来,“叙利亚民主军”宣布的各种“最后行动”、“最后一战”其实更像是一场文字游戏,各种“最后行动”标准相当模糊。

  就一般民众的认知,最后就是“一锤子买卖”倒计时了,结束了就真的结束了,可是“叙利亚民主军”愣是在倒计时里数出来了0.5和0.1。从“即将开始行动”,到宣布“开始行动”,再到“恢复行动”,大概能来回占叙利亚新闻好几天的版面。

  对于一名常年报道叙利亚局势的记者,一方面我是真的非常希望“叙利亚民主军”能够宣布之后彻底把极端组织清除出巴古兹;另一方面,我现在感觉就像听多了“狼来了”,总会对“民主军”的消息划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民主军”的传统

  “叙利亚民主军”在过去几年以来,在美国领导的“国际联盟”支持下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从叙利亚东北部逐渐扩大控制区域,现在几乎控制了整个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叙利亚土地,反恐成绩确实很亮眼。

  在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过程中,“叙利亚民主军”也形成了一个传统:声明!宣布!再声明!

  2016年5月:宣布展开叙北行动;

  2016年11月:宣布开始包围当时极端组织大本营拉卡;

  2017年6月:宣布拉卡攻城战开始;

  2017年9月:宣布南下代尔祖尔反恐;

  2018年9月:宣布“消灭恐怖主义之战”开始;

  2019年2月:宣布对最后极端组织控制区行动开始;

  2019年3月:宣布对最后极端组织控制区行动恢复。

  以上还是比较主要的宣布和声明,再加上各个行动分为若干阶段、因为各种因素而暂停,那“民主军”的宣布真的是多如牛毛。

△叙利亚局势图,黄色部分为“叙利亚民主军”控制区 – 2019年3月1日

  我们采访过若干叙利亚的分析人士,多次谈到“民主军”的问题。大家的普遍看法就是,库尔德武装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目前虽有美国加持,但在特朗普宣布计划撤军,美国政策飘忽不定之际,实际仍是弱势群体。

  面临着如果没有了国际势力的庇护,“叙利亚民主军”的领导力量——库尔德武装,可能遭到来自对曼比季等区域觊觎已久的“幼发拉底河盾牌”武装的强势打击。因此,“叙利亚民主军”必须要在反恐的同时,“包装”好自己,在国际社会中树立“反恐急先锋”的印象。

  这样做,一方面可以继续寻求国际社会保护,使其不会遭到其他武装力量的攻击;另一方面,借良好的国际形象,在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进程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极端组织的末日?

  目前在叙利亚,极端组织在幼发拉底河东岸,各方关注的巴古兹镇确实已经成为了其军事上最后一个控制区域。不过,其实在叙利亚,极端组织在中部霍姆斯省的沙漠地带仍然有零星据点存在。由于沙漠中地广人稀,这些据点剿灭难度大,而极端组织的游击战也常常对苏赫奈等地区的叙利亚政府军造成麻烦。

  如果再把眼光放宽些,极端组织目前在阿富汗等地,仍然有不少势力范围,而且依然拥有大量的支持者。所以如果换个标准来看,“叙利亚民主军”的“最后行动”,其实也算不上真的是打击极端组织的最后行动。

  其实,就像笔者反复提及的,极端组织的兴起归根到底是一种看似脱胎于宗教,但实际跟宗教毫无关联的极端主义的思潮。极端组织的实体虽然被消灭了,但是如果没有拔除极端思潮这个根,那么极端组织仍然有可能卷土重来。

  今年1月16日开始的一个礼拜,在叙利亚从曼比季到拉塔基亚,从阿夫林到大马士革,多地连续出现了多次自杀袭击和爆炸,其中曼比季的袭击还导致了多名美军人员丧生——这也是被极端组织“认领”的袭击。

△笔者拍摄的一次大马士革自杀汽车袭击后惨状 – 2016年1月31日

  如果极端组织控制区域彻底消失,恐怖分子将势必流窜到更加广阔的区域。在中东,特别是叙利亚这样动荡的国家,制造针对某个特定对象的自杀式恐怖袭击的几率,可能也会增加。

  反恐不是争功 需要合作

  记得笔者曾经询问叙利亚一位学者:极端组织打而不灭,是不是西方国家故意不认真反恐?

  答曰,西方国家没有必要不认真反恐,但是他们搞乱了叙利亚,就为恐怖主义提供了生长的土壤。现在叙利亚、伊拉克、约旦三国边境地区,库尔德人、叙政府、反对派之间各自为阵、互不协调,使得极端组织有了夹缝继续生存。要想反恐有明显成效,就要保障地区的稳定。

△笔者拍摄的叙政府军在代尔祖尔打击极端组织 – 2017年11月10日

  安定,就意味着恐怖主义失去了土壤。

  反恐不是宣传,更不是争功。作为21世纪人类社会最让人头痛的问题,不管是美国、俄罗斯、叙利亚,还是其他国家,恐怖主义的存在,需要各方通力合作,才能最终将其消灭。

  如果具体到叙利亚,就是团结起来,坚持让“叙利亚人主导、叙利亚人所有”,找到一个出路,使持续了几乎8年的危机能够早日结束,彻底消灭恐怖主义滋生的养分。这绝不是以小我的利益出发,算计是不是“最后行动”,或者到底应该留下200名士兵还是400名来继续影响叙利亚的局势。给了极端组织残喘之机,对谁都没有益处。

  希望在不太远的将来,极端组织能够从叙利亚甚至地球上消失,而“恐怖主义”一词也能够被彻底扫入历史的垃圾桶。

责编:蒋莉蓉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