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宫欣赏的女主播到被提名驻联合国代表 她用了20个月

2018-12-08 10:11 新华国际头条

  传言甚嚣尘上一个多月后,美国总统特朗普7日正式宣布,他将提名国务院女发言人希瑟⋅诺尔特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一职,以接替将于今年年底离职的妮基⋅黑利。当然,提名尚需参议院投票通过。

  去年4月之前,希瑟⋅诺尔特还是一名电视台女主播。20个月来,她“空降”华盛顿,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再晋升代理副国务卿,又被选中出任驻联合国代表……

  这名年仅48岁的外交圈“门外汉”不仅实现了一次华丽的职业转型,还在人事动荡的特朗普政府里成功“逆袭”。

10月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在华盛顿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女主播职业带来的加分项

  诺尔特在新的职业轨道上越走越顺,靠的不仅是“锦鲤体质”。记者和诺尔特每周要打两次交道,对她有不少直观了解。

  位于华盛顿“雾谷”的国务院是各大媒体外交口记者必须“打卡”的地方,诺尔特在此主持每周两次的例行记者会。

  女主播的职业素质给诺尔特的发言人工作带来不少“加分项”,包括形象好、应变快、善沟通、适应聚光灯。

  诺尔特金发碧眼,有点像美国影星卡梅隆⋅迪亚兹。同为政府发言人,诺尔特常被拿来与白宫发言人桑德斯比较。相较于桑德斯习惯性紧锁眉头的严肃范,诺尔特明显走的是阳光亲和路线。

和政客家庭出身的桑德斯(右)相比,诺尔特确实带有些许卡梅隆⋅迪亚兹(左)的明星“范儿”。

  记者会开始,她会捧着厚厚一本贴满彩色提示小纸条的笔记走到台前,先露出一个大大笑容,然后再热情问候一句,“嘿,伙计们,你们好吗?”

  或许媒体经历让诺尔特更加“知己知彼”。跑国务院的记者们聊起来,都觉得诺尔特一大优点是坦诚,或者说,至少表现得很坦诚,好相处。

  被她直视双眼笑着告知“目前我只能说这么多”或“我没有更多新消息”,感觉似乎好过些。

与外交记者过招的尴尬时刻

  镁光灯下,诺尔特金色短发造型总是一丝不乱。不过,发言人答记者问就像一场攻防战,与一群熟谙华盛顿、专攻外交领域的高手过招就更非易事,诺尔特并非总是游刃有余。

  马修⋅李是美联社资深记者,跑了30多年国务院,“江湖地位”很高。他在记者席第一排有固定座位,提问也是第一个,诺尔特也尊重他。

  一次,对于美国要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的问题,诺尔特无法回答马修的问题,只能不断重复美国立场。“不,我并没有这么说”“这不是我的意思”“这只是你的理解”……

  最后,不断重复着“否认三连”的诺尔特只能匆忙叫起其他记者转换话题,有些狼狈,也有些无奈。

  起初外交知识储备不足也让诺尔特在发言人的位置上闹过笑话。去年6月,她在召开的第一次记者会上就因为频频低头翻阅“小纸条”找“标准答案”而引来哗然。

  今年7月,她用盟军诺曼底登陆的例子来证明美德情谊历史悠久,被美国媒体批评为像个“稀里糊涂的四年级小学生”。

  特朗普:她一直支持我 她很棒

  诺尔特1970年生于伊利诺伊州。她拥有哥伦比亚大学新闻专业硕士学位,曾在美国广播公司和福克斯电视台任记者、主持人。

  在福克斯工作期间,诺尔特曾主持《福克斯与朋友们》,这是特朗普最爱看的节目之一,或许也是她进入特朗普视线的原因之一。

福克斯时期的诺尔特

  2017年4月,她“空降”国务院发言人岗位,据美国媒体报道还是白宫“钦点”。2018年3月,她被任命兼任负责公共外交和公共事务的代理副国务卿。

  如今,她又被推上了美国驻联合国代表这样一个高曝光度的位置。为何选中诺尔特?

  特朗普在白宫对媒体做出这一宣布时说,诺尔特“非常有才华”“非常聪明”。

  他此前还曾直接表态说,“她跟了我们很长时间了。她一直支持我。而且她很棒。”

  诺尔特不仅被特朗普视为忠诚度高、意气相投、能力出众,她还与特朗普核心决策层成员伊万卡、库什纳、桑德斯等人相处融洽。

  在特朗普时代首位国务卿蒂勒森时期,诺尔特虽是“空降部队”但并不“得宠”。深受特朗普器重的新任国务卿蓬佩奥上任后,对她欣赏有加。从中东到朝鲜,蓬佩奥出访身边频频出现诺尔特的身影。

  在特朗普宣布提名诺尔特后,蓬佩奥通过推特表示,很高兴诺尔特获得提名,她从自己就任国务卿的第一天起就并肩工作,对她“有信心”,期待提名早日获得通过。

  新岗位更加挑战重重

  外界最常诟病诺尔特的是她缺乏相关外交经验、资历尚浅。真的走上新岗位,她恐怕更要面临重重挑战。

  负责公共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克劳利认为,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策略以及对传统决策程序的不屑一顾让他国震惊,诺尔特想要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辩护并领导美国的软实力建设,恐怕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诺尔特要做好工作,少不了蓬佩奥(左)和博尔顿(中)的支持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认为,如何在联合国这样一个多边组织内推销备受争议的“美国优先”外交政策,满足特朗普本人对联合国的期待,在应对好朝鲜、伊朗、叙利亚等“老大难”问题的同时修补美国和别国的关系,将是诺尔特工作的主要挑战。

  此外,诺尔特的角色主要还是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传达者和辩护者,她能否处理好与蓬佩奥、博尔顿等外交领域一众高官的关系,也是决定诺尔特工作成败的重要因素。

  另据美国媒体日前报道,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这一职务可能将被“降级”。

责编:刘婕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