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认识一下,这位美国“碰瓷”副总统

2018-10-12 21:05 补壹刀微信公号

  执笔:叨叨姐

  美国副总统“碰瓷”又出“高论”。

  11日,“碰瓷”警告中美洲国家,跟中国发展关系得小心谨慎。

  这番话是他在华盛顿会见多名中美洲国家领导人时说的。本来这场会面的主题是阻止非法移民涌入美国,“碰瓷”却突然岔开话题,公然威胁起来:“我代表本届政府告诉在座的每一个国家,当你们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建立商业伙伴关系时,我们呼吁你们关注公开与透明,而且还要考虑到你们和美国的长期利益。”

  华盛顿这是在毫不掩饰地帮台湾巩固其在中美洲摇摇欲坠的“邦交关系”。要知道,台湾尚存的17个所谓“邦交国”,有8个在中美洲,今年8月,萨尔瓦多刚刚宣布与台湾“断交”。

  就在此前一天,“碰瓷”还在接受采访时,继续对中国的“指责”,称“中国已放弃更多自由的道路”,等等。

  类似散发着满满敌意的言论最近频频从美国传来,“碰瓷”在其中扮演了突出角色。10月4日他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反华檄文”,就有点华盛顿要跟北京撕破脸的意思。

  这位副总统不一般

  观察这届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方向,我们扒过班农、纳瓦罗、班农、姆努钦……,偏偏很少关注“碰瓷”。

  这也难怪。

  在美国政坛上,副总统的地位略显尴尬,继承人身份是他们最引人关注的职责。

  美国宪法中,副总统的职责有两:一是副总统应为参议院议长,除非投票票数相等,议长无权投票;二是总统被免职、死亡、辞职或丧失履行总统权力和责任的能力时,职务应移交副总统。

  也就是说,副总统是总统的第一继任人选,但不得拥有行政实权,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质意义。

  不过,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位副总统比“迈克⋅碰瓷”更具影响力。

  特朗普从国会政治到外交政策等各方面都欠缺经验,客观上赋予白宫二把手更大的作为空间。曾在国会供职12年的“碰瓷”如今发挥的作用就已经远远超越了副总统的职责,成为史上最有权势的副总统。

  这一点,特朗普早有预期。在邀请“碰瓷”作为自己的副手参选时,“碰瓷”曾问,如果一起在白宫工作,他的工作会是什么。当时特朗普给的答案就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副总统”。

  然鹅,对于“碰瓷”的认识,我们是极不全面的。

  我们应该了解这位副总统的信仰和观点,这种信仰和观点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是低调的,但它在动荡不安的白宫中正在发挥强大的作用。

  完美的“碰瓷”?

  今年59岁的“碰瓷”人生经历平淡,背景乏善可陈,他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家乡印第安纳州度过的。

  2001年至2013年,他曾担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员,并在2009年至2011年任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成为该党在众议院的第三号人物。2013年开始,他出任印第安纳州州长。

  叨姐搜了一下中文网站,大多都是在报道他出任副总统消息的时候,这样三言两语讲完了他的前半生。少有的一篇长篇大论介绍“碰瓷”的文章里,充满了溢美之词。

  简单列几句,大家感受一下:

  ◆“‘碰瓷’被特朗普选做竞选伙伴,原因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完美政绩、完美家庭、完美竞选表现和完美伙伴。”

  ◆“在美国自由主义泛滥的背景下,‘碰瓷’始终坚持以保守派立场投票。做为少数派,他常常无力阻止多项重要法案的通过,但事实一再证明,国会通过的大多数全国性法律是错误的,他的投票选择正确。”

  ◆“主流媒体一直避谈‘碰瓷’,这是故意忽略‘碰瓷’举足轻重的政治地位,淡化‘碰瓷’无懈可击的政治表现。”

  ◆“在转败为胜的过程中,‘碰瓷’显现出成熟政治家的卓越素质和能力,更表现出完美伙伴的特点。”

  看到“完美”“卓越”“无懈可击”这类形容词,叨姐有种公关稿的既视感。

  相比之下,美国媒体的对“碰瓷”的定位要复杂得多:“马屁精总司令”“活在特朗普的阴影下”“总统宝座的觊觎者”……

  一些声音认为,在白宫高官纷纷抛弃特朗普之时,“碰瓷”是特朗普为数不多的稳定支持者。

  在特朗普政府内部,“碰瓷”是典型的缓和剂,以中间人的姿态在白宫和国会山之间搭建沟通渠道。同时,在特朗普制造如“疯狂麦克斯”般混乱景象的时候,努力保持清醒,督促总统不要太脱轨。

  危险的“碰瓷”?

  但也有一些舆论认为,“碰瓷”不容小觑。

  普利策奖得主迈克尔⋅德安东尼奥在今年8月出版的《影子总统:迈克⋅碰瓷的真相》中对这位副总统进行了一次全面剖析。

  德安东尼奥评价“碰瓷”是美国历史上“最成功的基督教至上主义者”,而且已经作为“代总统”行使了很多总统的责任。

  德安东尼奥写道,“碰瓷”“虔诚而谨慎的外表下隐藏着跟特朗普一样的权力欲望”,而且“碰瓷”的许多福音派教友认为,他的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基于圣经法律的政府,他们称之为“基督教自治主义”。

  德安东尼奥并非是第一个提醒人们,如果特朗普在非正常情况下下台、“碰瓷”的继任可能带来更大危机的人。

  前白宫助手奥姆罗莎在回忆录中写道,“碰瓷”正在积极等待特朗普辞职或者被弹劾。她提醒人们:你们觉得特朗普已经很糟糕了吧,其实你们应该担心的是“碰瓷”,“他认为是耶稣告诉他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扭腰时报一篇题为“迈克⋅碰瓷:神圣恐怖”的文章也森森认同,如果“碰瓷”取代特朗普,美国就从“盗贼政治”到了“神权政治”。因为“碰瓷”有着特朗普并不真正拥有的一种信念:他坚信自己是上帝的使者,并决心以自己的信仰重塑整个国家。

  作家迈耶也注意到:“白宫里还有其他福音派基督徒,包括卡特和乔治⋅W⋅布什,但是‘碰瓷’的原教旨主义超过了他们。”

  据此,德安东尼奥总结说,人们得明白“碰瓷”是什么样的人,“一个宗教狂热分子”。

  当然,这种言论招致很多批评,保守派专栏作家丽贝卡⋅哈格林就认为,媒体正试图诋毁“碰瓷”,“仅仅因为他是一个坚定的基督徒”。

  “碰瓷”从不讳言自己信仰的虔诚。他称自己首先是一个基督徒,然后是保守派,最后才是共和党人。

  理查德⋅兰德是特朗普的信仰顾问,也是南方福音派神学院院长,他大肆宣扬:“我们想要一位福音派政治家,我不知道除了‘碰瓷’,还有谁将更适合把基督教世界观带入到公共政策中。”

  信仰值得尊重,但用信仰治理美国,叨姐细思极恐。

  真正的保守派

  从“碰瓷”以往的经历来看,他是一位真正的保守派。

  经济政策方面,“碰瓷”曾主导过印第安纳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完全消除了该州的遗产税。

  在一些社会议题上,“碰瓷”也是极端保守。

  他当印第安纳州州长时,因为签署该州的《宗教自由恢复法案》在全美范围引起巨大争议。该法案反对者认为,这一法案以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为由,允许企业主拒绝向同性恋顾客提供服务,是对同性恋人群的歧视。

  他对同性恋群体的歧视态度不是一天形成的。大学时期,“碰瓷”的一位好友“出柜”后寻求他的建议,“碰瓷”说:“你生病了,必须得到帮助,你也不再是我的朋友了。”

  “碰瓷”也反对妇女堕胎,并在2016年初签署全美最严厉的堕胎法案:就算医师诊断出胎儿具有基因缺陷,孕妇也不得因此堕胎。“碰瓷”曾公开表示保险套“太现代化”,认为守贞禁欲才是最完美的避孕方式,“对我来说,我的信仰告诉我如何生活”。

  对于难民收容相关政策,“碰瓷”也持反对立场。2015年11月,“碰瓷”下令禁止所有印第安纳州州立机构协助叙利亚难民在当地安置及寻求庇护。救援机构“出逃难民移民”将他告上联邦法庭,“碰瓷”被判败诉。

  就是这样一位“反同志”“反堕胎”“反难民”的“三反”副总统,正在代表着对特朗普影响较大的那部分人的看法。

  我们应当重视“碰瓷”:一来如果特朗普总统任期出了问题,“碰瓷”会成为总统;二来下一次大选,“碰瓷”很可能是总统候选人,所以“碰瓷”的看法更能代表华盛顿对北京的看法。

  只是,以“碰瓷”为主的这群在美国政治中发挥更大作用的人,是一帮我们陌生的美国人。他们的三观、思维和行为方式,原则和底线,和我们印象中的“典型美国人”有着很大差别。按说,几亿美国人,怎么着也会出一些不靠谱的。过去,这帮人总体处于边缘状态。现在这帮人进入华盛顿政治中心,用他们的方式推动美国和中国交手。

  我们对他们的陌生程度,就像他们来自火星,很难再用地球人的思维和逻辑去理解他们。和这样的一群人打交道,还要交手,我们在各方面的准备还远不够充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魏少璞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