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你还打算看几届世界杯?

2018-06-14 23:16 环球网

   世界杯就像个设定好的人生闹钟, 4年一响。

  就在刚刚,俄罗斯世界杯开幕了。

  是真要开幕了。

  多可怕。

  世界杯就像个设定好的人生闹钟,

  4年一响。

  响完就要和过去4年的自己告别了。

  多惆怅。

  冬瓜侠第一次看世界杯是在1994年。

  那个美利坚的夏天,巴乔决赛射丢了点球,只能看着罗马里奥和贝贝托夺冠。

  现在英雄迟暮的伊布当时在电视机前看着祖国瑞典拿了第三,东欧的保加利亚拿了第四,但看上去比夺冠还开心。

  听着宋世雄老师的解说,冬瓜侠告诉自己,别瞎起外号叫什么忧郁王子,

  太丧。

  1998夏天,法国在主场3:0灭了巴西。

  齐达内两个头球砸晕了罗纳尔多。

  过了20年,终于不再有人问,朗拿度那场球是不是被人下药了。

  那个夜里,几个好兄弟在高中同学家熬了一宿,

  觉得足球不死,兄弟情不散。

  足球确实没有死,还常联系的兄弟,只剩一个了。

  2002年韩日世界杯,因中国队出线而变成唯一。

  小组赛对阵巴西,肇俊哲射中门柱的一球,是中国队最接近进球的一次。

  那年记住了两件事:

  我终于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国队出现,比预想提前了50年。

  我从未想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裁判,众目睽睽、朗朗乾坤,真敢帮韩国作掉西班牙、意大利。韩国兄弟还真敢赢。

  据说德国队灭掉韩国时,国门卡恩在高喊:“来吧韩国!来吧裁判!”

  那个大三的夏天,喝酒、撸串、骂棒子。

  2006年的德国,人已来了报社。

  世界杯的记忆是看台上巨大的德国国旗。

  印象深刻的不是德国战车的复苏,

  而且那强大的爱国主义。

  决赛齐达内头顶马特拉齐,法国失去了冠军。

  齐祖走过大力神杯那没落的身影,

  像12年前的巴乔。

  2010年的南非,西班牙开始崛起。

  以前劳尔在,届届是夺冠热门的西班牙届届被淘汰。

  但那一年,他们走了一帮把球传来传去的“霍比特人”。

  个子不高,球技高超。

  尤其是传,传,传,传,传,传,传,

  传得对手、裁判、球迷都心烦。

  就能夺冠。

  顺手还成就了荷兰,证明了千年老二,1001年也夺不了冠。

  2014年的巴西,

  好奇怪,

  什么也记不起来。

  对世界杯的热情怎么好像也变淡了。

  就记住了C罗、梅西平时嘚瑟半天,

  还是德国夺冠。

  那一年,没人告诉我,纸媒的寒冬真要来了。

  而且,来得还挺快。

  不用掐指,就能算,

  人生的世界杯已过6届,24年。

  遥远的记忆在变清晰,

  4年前的却在远去。

  这就是成长吧,

  也有点像无奈。

  嘿,兄弟,俄罗斯世界杯马上开始啦。

  大学同学刚刚发来微信:

  小组赛后聚聚。

  嗯,挺好,世界杯那股气儿,

  还在。

  冬瓜侠:找补一句,还是以前的世界杯纯粹,广告没有那么多,转播不需要女主播……

  环环:这文章真的只能冬瓜侠写,因为他老了。

  制图:叶旺

  执笔:冬瓜侠

  来源:环球网(ID:huanqiu-com)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