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央行劫案揭秘菲律宾赌场黑金

2016-06-07 06:13:00 时代周报 分享
参与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在菲律宾赌场,接待富有赌博者时有两条黄金规则:永远要求看看他们的钞票,但绝不询问钱从哪来。无论资金来源是贪污、人口贩卖或是毒品交易,钱一旦进入赌场在菲律宾银行的账户,追踪变得异常困难。

  这一便利最终导致了今年初举世震惊的孟加拉国央行网络抢劫案的发生。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去数月,流入菲律宾的8100万美元仍未被追查到去向。这一出国际劫案犹如好莱坞电影般诡谲,令存在反洗钱监管漏洞的菲律宾处于风口浪尖。

  国际“灰名单”

  “菲律宾对洗黑钱者来说非常吸引,因为我们的法律有很多漏洞。”一直积极推动严厉反洗黑钱法的菲律宾议员Serge Osmena这样说道。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各大赌场的贵宾室中,来自亚洲地区为主的各地赌客,正流入大量黑钱。

  也正因如此 ,菲律宾的赌场一直以来都受到国际监管机构的“关注”,尤其在2013年之后,争议之声更是四面而来。这一切源于2013年新反洗钱法规推出之际,菲律宾国内的赌场监管机构Philippine Amusement and Gaming Corporation(简称PAGCOR)成功使各赌场免受监管。PAGCOR为菲律宾政府所拥有。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既是菲律宾博彩业的监管机构, 也是赌场运营商。根据公开资料,该机构在菲律宾国内的主要城市都拥有自属的赌场和一些俱乐部。同时,它又监督并管理着大大小小的私人赌场,包括超过180 间赌场业务室和全国范围内的电游网吧。它是菲律宾政府其中一个巨大的收入来源,收入贡献仅次于税收和海关部门,而其雇用的员工超过1.1万人。

  2013年2月,菲律宾面对修订反洗钱法的最后期限,立法者曾就是否将赌场纳入新法而争吵不休。一旦将赌场成功纳入新法的监管范围,就意味着赌场运营商需要确定现金的来源,或将可疑的资金转账报告给金融监管机构。这一做法本可使这个国家从全球监管机构的“灰名单”中去除。然而,菲律宾的国会委员会却 收到包括PAGCOR在内的多方请求,希望他们不要因为立法修订而伤害可与其他亚洲赌场竞争的产业。最终,参议院不得不同意将赌场排除在外。

  孟加拉央行劫案

  今年初发生的孟加拉国央行劫案就是通过菲律宾赌场系统洗钱的典型例子。

  2月5日,有黑客发指令给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从孟加拉国央行在该行的账户中提款9.51亿美元。纽约联储阻止了来自孟加拉国央行账户总价值为8.5亿美元的30桩交易,原因是其缺少受益人细节。但是,纽约联储最终还是允许了其他5桩交易,总金额约1.01亿美元。根据交易记录,这笔巨款中约2000万美元流向斯里兰卡,随后被纽约联储叫停拦截,而剩下的8100万美元则流向了菲律宾的银行账户。根据媒体报道,流入菲律宾的资金被转换成比索后,电汇到菲律宾中华银行(RCBC)一家分行的4个美元账户里,包括赌场中介人Weikang Xu、东方夏威夷休闲有限公司以及太阳城赌场运营商Bloomberry的银行账户,部分资金则在外汇兑换业者帮助下流入赌场。

  由于资金追踪在菲律宾遇到困难,这场史上最大网络盗窃案的策划者身份很可能成为永久的谜团。

  “在赌场里我们总是说,在你说第一句话前先拿出你的钱,”然而,关于钱的来源,“我们不会问。因为这太无礼了”。目前遭起诉的赌场—东方夏威夷休闲 有限公司总裁Kam Sin Wong如是说。在接受调查时他表示,自己在2月份从两个大赌客那里拿到了几百万美元,用以购买高赌注贵宾室使用的筹码。这笔钱随后被证明来自于孟加拉央 行失窃的巨款。这位54岁的赌场总裁否认自己参与网络盗窃的行为,他认为将钱交给自己的两位客人才应当承担责任。Kam Sin Wong也是目前唯一主动将部分资金退回的人,剩下的一部分资金已经被用于帮助客人购买筹码。据悉,东方夏威夷休闲有限公司共收到10亿比索转款,相当于 2160万美元。Kim Sin Wong坚称,自己不知道这些资金是偷来的, 至于流入其他账户的钱,目前还未有能够被追回的迹象。

  迄今为止,没有人因为这一劫案被捕。或因为涉及国际资金,菲律宾的赌场系统又与案件有关系,菲律宾的国家调查局(NBI)尚未被允许完全介入调查。 几位国际的调查者曾向媒体表示,他们希望通过追踪资金而取得进展,但难度很大。这些人认为,策划者可能早已对菲律宾新反洗钱法规当中的漏洞了若指掌。

  目前,因为这场劫案,孟加拉国银行行长阿蒂�拉赫曼及菲律宾中华银行总裁兼首席执行官Lorenzo Tan都已引咎辞职。不过,RCBC却认为,Lorenzo Tan的行为没有任何违反该行管理规定和政策的地方。

  菲律宾拥有世界上最严格的银行保密法,这是1970年代菲律宾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在戒严时期所通过的法律。此前,Lorenzo Tan就表示,因为银行保密法,他不能向调查方随意透露任何有关存款和海外资金的细节。而这一严格的法令,正在与赌场监管漏洞一起被外界利用。一些调查者 指出,菲律宾拥有严格的银行保密法,不过案件更大的漏洞是在赌场。根据该国相关法律,案件到最后,很可能只是指控几家银行洗钱,而在其中发挥最关键作用的 赌场却因为新反洗钱法的保护免责,被盗的资金也难以追回。“一旦资金进入到银行的存款账户,事情就结束了。追踪非常困难。”Lorenzo Tan说道。

  美国国务院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菲律宾赌场业是其反洗钱制度的“薄弱环节”。根据该报告,自2001年菲律宾反洗钱委员会成立以来,仅49起洗钱案进入司法程序,而最后几乎无一被定罪。

  冰山一角

  在马尼拉的高端赌场中,每一天都有大量资金流动。早前,路透社记者在菲律宾的太阳城赌场度假酒店做过调查,惊讶地发现贵宾室中约一半的赌客是华裔。

  “你带着100万元来到一个赌场,”参与8100万美元劫案调查的Serge Osmena表示,“你下1万的注,有可能全部输掉,但却因此为你的朋友转移出99万的钱。最重要的是,这笔钱是无法追踪的。”

  Osmena指出,他相信孟加拉国央行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它提醒人们,每一年都有数百起洗钱犯罪行为在没有被曝光的情况下悄然进行。

  案件发生至今,一些改进措施,包括赌场的制度改革已经被提出。这既受即将到来的菲律宾大选的影响,也有博彩业游说的关系。但考虑到2013年新法规出台的利益情形,一些批评人士对改革并不乐观。

  不过,尽管2013年新反洗钱法未将赌场纳入监管的初衷是为了扩大菲律宾的赌博业,但该国近年的赌场生意却未如预计中那么繁盛。

  2015年,菲律宾的赌场收入进一步下降。以该国博彩巨头布鲁姆贝瑞度假村公司(Bloomberry Resorts)为例,根据5月初的报告,其2015年的净损失扩大到11.5亿比索(2500美元),而在2014年,这一数字约为5.33亿比索。目 前,菲律宾的三大主要赌场都已经在提高自身的非博彩业务,以此减少对赌场收入的依赖。

  当然,只要监管漏洞仍然存在,赌场就很难倒闭。目前,菲律宾还打算建立亚洲最大的赌场圈。该国政府在马尼拉机场附近开辟了一片地,用来建赌场。如今,其中两家世界级赌场已经开始运营,另外两家则还在建设中。

责编:冷春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