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选出首个穆斯林市长 巴基斯坦移民后代身份招致对手攻击

2016-05-08 05:58:00 京华时报 分享
参与

  英国伦敦市长选举结果当地时间7日凌晨揭晓,最大在野党工党的候选人萨迪克汗以明显优势获胜。这名巴基斯坦移民的后代成为英国首都首个穆斯林市长。

  不过,“穆斯林”只是萨迪克汗的一个身份标签。现年45岁的他在选战中一直强调,自己是地地道道的伦敦人,多元化、有活力的“伦敦造就了我”。

  面对竞选对手拿他的宗教信仰和身份背景做文章、抹黑攻讦,萨迪克汗在当选后说,伦敦“选择了希望、而非恐惧,选择了团结、而非分裂”。 据新华社

  □童话公交司机之子击败豪门子弟

  经过两轮计票,萨迪克汗赢得超过130万张有效选票,得票率将近57%,击败主要竞争对手、保守党候选人扎克�戈德史密斯,成为继肯�利文斯通、鲍里斯�约翰逊之后,第三个由直接选举产生的伦敦市长。

  萨迪克汗也由此成为西方国家首都首个穆斯林市长。美国纽约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法国巴黎首名女市长安娜�伊达尔戈等纷纷“发来贺电”。

  41岁的戈德史密斯得票率将近43%。戈德史密斯家族在英国赫赫有名。他的父亲詹姆斯�戈德史密斯是金融大鳄,1977年去世后留给家人的遗产达12亿英镑(约合17.3亿美元)。戈德史密斯本人据信继承了其中四分之一,是议会下院第二富有的议员。他曾就读于知名贵族中学伊顿公学,因抽大麻而被退学。

  萨迪克汗则出身寒门,按照法新社的说法,他的人生道路就像一部现代童话。

  1970年,萨迪克汗出生于伦敦南部多种族混居的图廷区,父母是来自巴基斯坦的移民,住廉租房,家里共有8个孩子,他24岁前都睡上下铺。

  萨迪克汗经常回忆说,他的父亲是公交车司机,开着伦敦著名的红色大巴,母亲是裁缝,几个兄弟有的是汽车修理工,有的是拳击教练。他自己也爱好拳击,小时候经常在街头遇到一些用种族主义言论辱骂他的人,就学会了用拳头保护自己。

  萨迪克汗15岁时加入工党,做过牙医,一名老师发现了他的口才,建议他学习法律。从北伦敦大学毕业后,萨迪克汗走上职业律师之路,专长人权事务,1994年步入政坛,从地方议会到进入国家议会。2008年,他被时任工党籍首相戈登�布朗任命为通信事务国务大臣,成为英国首名能参与内阁会议的穆斯林阁僚。

  图廷区商人沙赫扎德�萨迪奎说,萨迪克汗懂得如何团结人,“因为他是穆斯林,是移民(后代),来自工薪阶层,因此他理解工薪阶层,能够同他们打成一片”。

  □激战对手抹黑其形象适得其反

  穆斯林和巴基斯坦移民后裔的身份让萨迪克汗在选战中招致对手抹黑。许多旁观者说,这次伦敦市长选举是一场“美国式”负面竞选,很“污”。

  戈德史密斯指认萨迪克汗“搞分裂”,与宗教激进人员同台演说,为其提供“氧气”。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等保守党要员也一再指认萨迪克汗“同情”伊斯兰极端分子。内政大臣特蕾莎�梅说,萨迪克汗担任人权律师时曾为宗教极端人员辩护,如果让他担任首都市长,将给英国带来危险。

  其实,作为工党成员,萨迪克汗属于自由派,曾因在议会投票支持同性恋婚姻而遭到极端分子的死亡威胁。面对抹黑,萨迪克汗表示,他是“与极端主义斗争的英国穆斯林”。

  伦敦860万居民中超过100万是穆斯林。选前民意调查显示,多数伦敦人并不介意穆斯林当市长。

  在欧洲难民危机背景下,排外和极右翼思想在伦敦并没有得势。路透社说,保守党的负面选举伎俩最终适得其反,令不少接受采访的选民感到恶心。

  “恐惧不会让我们更安全,只会让我们更软弱,”萨迪克汗在胜选演说中说,“而我们的城市根本不欢迎‘恐惧政治’。”

  □全局

  工党伦敦翻盘其他地区失意

  萨迪克汗获胜,使得工党时隔8年重新在首都执政。这个最大在野党在5日伦敦地方议会的选举中表现也不错,得票率超过40%。

  然而,在这场“超级星期四”英国地方选举中,工党在不少地区遭遇挫折。尤其是苏格兰地方议会选举,曾经占据主导地位的工党惨遭滑铁卢,滑落至第三位,保守党则反超工党,成为苏格兰议会第二大党。

  支持苏格兰“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连续第三次赢得选举胜利,保持苏格兰议会第一大党地位。

  工党在威尔士会选举中维持了第一大党地位。

  对去年9月爆冷当选工党领袖的杰雷米�科尔宾而言,这次地方议会选举是一场“大考”。如果遭遇失利,以老资格“社会主义者”著称的科尔宾可能遭到党内中间派逼宫。他评价选举结果说,工党在苏格兰需要重新努力,但在英格兰维持了优势。

  英国肯特大学政治学教授马修�古德温说,工党遭遇“严重的麻烦”,“自1910年来头一次在苏格兰落到第三,并且没能在英格兰南部取得令人印象深刻的战绩”。

责编:冷春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