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洁的中国梦

2019-03-21 18:01 欧洲版

  文/常晖

  唐洁这个名字,堪比一组动态画面:从美国夏威夷州政府到常春藤校园,从奥地利萨尔茨堡音乐学院到维也纳童声合唱团,从法国巴黎到德国慕尼黑,从美洲飞欧洲,从欧洲飞香港,从机场到酒店,从公司到学校……

  这组动态画面,最终定格在萨尔茨堡郊外的一栋房子里。那是她和先生在奥地利的居所。房内,木梁和穆拉诺玻璃吊灯诉说着昔日,老式壁炉里,火花静静地亮着,衬映窗外的风景。那儿,原野和森林点缀着大雪纷飞、银装素裹的天地。唐洁穿着休闲服,坐在沙发里,任长发随意垂落,安静的目光里,写满天马行空的思绪。

  每逢这种场景,笔者便知她正在脑风暴,在思考、推理、整合。或许,那是职场精英与生俱来的一种本领,恰如棋盘上的火眼金睛,沙场上的运筹帷幄。

  娇小的唐洁,胸中的万般气象,非寻常女子所有。

  “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懂得世界,”唐洁常说。言语间自然流露的能量场,令听者着迷。沟壑纵横也好,山穷水尽也罢,唐洁终究不失憧憬,一路高歌着,完成她的梦想,梦想中国人的形象在西方蓬荜生辉,既低调谦和,又得体大方,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栋梁。

  初识唐洁及“新苗国际教育集团”

  初识唐洁,是在2016年夏季的奥地利萨尔茨堡。午后,雨过天晴,清新的空气里,洋溢着五线谱的芬芳。莫扎特的家乡正沉浸于国际音乐节的喜悦里。当天,萨尔茨堡大教堂里出现了一支来自深圳的合唱团。年轻团员们随莫扎特音乐学院教授的指挥,用四声部演绎了莫扎特的《圣体颂》,比贝尔的《圣母玛丽亚》和科柴尔的《圣母经》等曲目,声如天籁,和谐完美。而唐洁,正坐在观众席间,默默地欣赏着表演,内敛、低调。

  演出结束时,观众们掌声雷动。一位先生走向唐洁,请她出场。她缓缓走向舞台的那一刻,小演员们突然激动地欢呼起来,张张笑靥上,绽放着由衷的感激,鲜花般姣好可人。

  那是笔者首次了解 “新苗国际教育集团”,首次接触其老总唐洁。那年,在萨尔茨堡为期四天的音乐增益课程,是新苗畅想国际平台的又一个里程碑,也是唐洁完成的又一个夙愿。

  从武汉到深圳

  武汉人唐洁自小学习舞蹈,在翩翩起舞里长大。而她不甘平凡的心,终究让她走出家乡,来到更为广阔的用武之地。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年轻的唐洁独闯江湖,从武汉去了深圳。那次迁徙,成了她人生的转折点,地理位置和心理落差都很大。她由四平八稳的二线城市转向了势如破竹般崛起的一线城市;她抛下了“漂亮衣服千篇一律”的武汉,扎进了“以攀比为荣”的深圳人堆里。

  唐洁在深圳最初的日子,当着代课教师。她眼见深圳人自以为是的傲慢,她不齿于他们金钱至上的媚俗心态,但同时,她看到了一个国际化都市的风采。一种从未有过的挑战感,令她兴奋,也让她蠢蠢欲动。她很快在深圳开设培训班,开设舞蹈、跆拳道和奥数班等。唐洁的视野,在跨度很大的课程设置上已渐露锋芒。

  走向世界的梦想

  2001年,唐洁来到香港,发现港人与大陆人的教育理念迥异。香港的家长们每年拿出两次额外费用,供孩子们在假期去海外短期学习,以开阔眼界,增加知识,了解各国的风俗礼仪。唐洁说,在大陆,军训是必修课,却免不了洗脑和作秀。香港不然,孩子们穿上童军服,对自己行为规范的每个细节,都很在意。从小培养的礼仪,自然而然成了文化积淀。唐洁开始为大陆学校举办香港夏令营。“有一回,我们让孩子们穿童军服,可他们穿得歪七扭八,我们被总部告‘有损童军形象’!”唐洁哭笑不得。

  而2005年的首次赴美,更让唐洁感慨万千。

  那是美国教育基金会发起的游学活动。唐洁作为志愿者,与来自广州、武汉和北京等地的大学生们一起,在夏威夷作短期逗留。逗留期间,她目睹一些大学生和老师不惜把自己黑掉,留下来打工谋生,只为有朝一日获得一纸异国身份。之后的5年内,唐洁往返于中美之间,目睹更多让她窝心的现象,如华人学生成绩优秀,却不懂入乡随俗,谈吐穿着贻笑大方。夏威夷是派对的天下,常见绅士淑女们穿戴体面,优雅登场。唯独大陆人,不谙礼仪、不修边幅地出现在公众视线里。“那时,大陆人不大懂签证和旅游,异国风俗和法律,还有一堆语言障碍。唐人街的老侨祖祖辈辈不受主流欢迎,在自己的亚文化圈生活一辈子!”唐洁坦言。

  她看到,旧金山的老侨民即便扎了根,工作也大多是当中介,卖房子、卖车、卖保险等。扛着博士头衔的人,也往往只能去餐厅打工。到了纽约,她发现那儿的唐人街大同小异。“在美国人的口碑里,中国人社区甚至不如印度人的。不少中国人在海外表现出的综合素质差,爱钱,太现实。留美的中国人有两种比较典型,一种死读书,用奖学金完成学业,另一种是富二代。两种人都崇洋媚外,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

  于是,一个梦想,在唐洁心中悄然升腾。

  独具慧眼的增益课程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然而,中国孩子在现行教育体制下,往往成为读书的牺牲品。读了万卷书的孩子们,两眼一抹黑,不懂世界。

  2003年底,“新苗国际教育集团”正式注册。唐洁作为总裁,将公司业务的重点,定位在中国青少年人才的素质培养和国际化。很快,“新苗”的“畅想国际”平台臻于成熟,推出了独具慧眼的“增益课程”,旨在扭转中国教育体制的一些败局。作为原创理念,“增益课程”具创新意义,其微留学概念开拓了新型教育的先河,为学生们打开了与国际教育无缝对接的窗口。

  2009至2010年间,“新苗”为推介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做了大量的国际宣传工作。“那年,‘新苗’为宣传深圳主办的大运会,从夏威夷到洛杉矶,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到斯坦福大学,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到多伦多大学,从慕尼黑到墨尔本,以游学的形式,带着深圳等地的老师和学生,走遍了五大洲。一路走来,我们看到了中国渐强的世界影响力,同时也看到了中国教育的短板。”

  “增益课程”是在“国际了解教育”理论基础上的一次课程模式实践,结合校外大课堂的多元文化,融自然、地理、文史等多方教学素材,制定针对性的主题单元学习。学生们藉增益课程走出国门,走出国内的教育体制,通过参与海外文体类课程,领袖教育类课程,科技环保类课程以及艺术教育类课程等,亲临不同国家的课堂,感受灵活多变的教学方式,了解国际先进教育模式,开拓国际视野,学习国际礼仪,获取宝贵的人生体验和学习经验,并发掘自身创新思维,为将来的留学生涯和事业征途,打下作为国际人才的良好基石。

  “新苗”的增益课程不仅针对孩子,也指向成人。如在香港开设校长学术论坛,在宁波、杭州、武汉、郑州、成都、无锡和深圳等地建立互访基地。“我们寻找全球最好的课程,与名校合作,做交流互访。迄今,我们已开设了在台湾的国学课程,在香港的领袖素质课程,在新加坡的科技课程,在澳洲的环保课程,在英国的戏剧课程,在奥地利的音乐课程等,”唐洁自豪地说。

  “增益课程”有几大要素,即课堂文化、社区文化、博物馆文化和人文文化。 “增益课程”不仅是学习,更是一种成长方式。唐洁说,最美好的日子是做学生的岁月。在此岁月里,如何成长最为关键。“新苗”的愿景,就是“让增益课程走进中国每个家庭,让中国学生及家长成为世界公民!”

  中国教育靠什么来改革

  笔者问唐洁,十多年的打拼遇到过哪些艰难。她脱口而出:主要是不理解。“‘新苗’绝非普通文化商人的操作模式,但十多年的打拼,还有很多人误解我们。”

  不理解,是“新苗”遭遇的一个瓶颈。 “从老师到家长,校长到社会,都有不理解。推广中的不理解,执行中的不理解,还有安全问题。在操作过程中,甚至有些老师也不配合。此外,并非所有孩子都明白‘增益课程’的意义。他们的态度与其家长的一样,不爱学习的孩子们也不配合,说我就是来玩的,干嘛那么辛苦?”唐洁苦笑。

  但唐洁就是唐洁。唐洁不服输,也无畏惧:“马云说,要成功就要坚持。我会坚持!”

  我问她,中国教育靠什么来改革?唐洁回答:“靠志同道合者,靠所有对教育有情怀的人。”

  她说,国际理念和素养,必须从小培养,让孩子们身体力行,才能奏效。“在互联网加的时代,世界人应是什么样的?有钱的家长喜欢投资于奢侈品,或孩子们的考级班和高考班,不大在乎培养孩子的人文素养和国际视野。今后的网络化社会,是个大地球村。人们可以文化背景不同,但一定要了解其他文化。”

  本着这个宗旨,“新苗国际教育集团”正从“创新型和资源型”转为“创新型和学习服务型”,打造智慧国际学校管理体系,给孩子们提供多元化的选择机会。目前,“新苗” 在香港、深圳、广州、上海和北京、郑州和武汉拥有7个城市点,团队建设也越发国际化。“眼下的重点,是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的教育交流,”她说。

  “你是否有个智囊团?” 笔者问。“都在这儿,”她指指大脑,笑言。

  “如何定义女强人?”笔者追问。

  “我不喜欢女强人这个词,”唐洁说,“也不认为我是女强人。女强人有点儿大姐大的味道,情商差,霸道,不温柔,不漂亮。这个不是我。

  “我欣赏事业有成的女士,如杨澜。如今的女性更需要成就感,我愿意用心去做事,做我喜欢的事,有功德的事,而非依附男人,做花瓶,整天泡在商场和美容院。

  “我是个有爱情的女人,一种自由的爱情,充满包容、理解、欣赏和尊重,因为我坚持原则。”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翻阅一下“新苗”2019的计划,可谓目不暇接:中日友好邦校音乐节,奥地利萨尔茨堡夏校课程,粤港澳大湾区校长论坛和义工基地,献礼祖国华诞悉尼、曼哈顿、夏威夷艺术展演,英国姐妹学校回访和浸入式插班课程,新加坡环保科技体验课程,香港岭南大学夏令营课程,西班牙足球营,英奥与大师同台国际展演,美国夏威夷州政府实习,常春藤名校访问……

  唐洁,永在思考、走访、创新的巾帼,拥抱了世界,却初心未变,脚踏实地,十几载如一日,编织着她心里的中国梦,以教育为本的中国梦。

  (2019.03.15 )

责编:甘关平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