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达佩斯印象 邮局里的从前慢

2018-12-13 05:33 环球时报欧洲版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木心《从前慢》

  木心先生的文字,干干净净的,孩子般,像他的人。都说相由心生,其实,字也一样,一个人的秉性如何,文字多少能够反应出一二的。

  读木心,总有种又活了一遍的感觉,文字带出似曾相识来。

  寄信收信的年代,离开多远了,写信的格式,还有印象吧?

  那时候,月白风又清。

  青春,在月光下裸奔。

  记得吗,挥着手绢的手,像一句注解,暖风中摇摆;祈盼里所有的望眼欲穿,在路口,立尽了黄昏。

  远方,近在摊平的一页素笺上,蘸饱墨水的笔盖被拧开,于万千词句里,把心事,挑挑又拣拣。

  笔尖流出的小蝌蚪,游上信笺,织成思念的五线谱,再厉害的肖邦,也弹奏不出心底这一叠绝响。

  美好事物的定格,普遍都是被贴上标签的,念念不忘的,定是极好的。

  与时俱进之下,车轮滚滚网络泛滥,速食的当下凡事皆速成,写信的日子,只能躲在记忆里,权当,南柯一梦。路边的邮局,储蓄理财为主,信箱,成了摆设。

  但是,布达佩斯的邮局,收信与发信,依旧是常态。拖着装满信件袋子的邮递员,一抹邮政绿,靠步行,丈量邮局和住户之间的距离。缓慢,成就的是一道风情。

  刚定居那年,去邮局,偶尔排队会走神,好像溜回到了那段青涩的时光里,手中拿着的不是缴费单子,而是塞满的千言万语,心头撞鹿般,要寄去牵挂的地方,寄给,牵挂的人。

  XX

  惠鉴:

        卿卿吾爱,见字如晤。

        (······   ······)

        注意休息,健康第一。

                                   愚X

  某年某月某一天

  谁能告诉我,你们那时的信,曾经,是否这样写过。

  不知道木心先生文字里,他认为的,从前好看的锁以及精美的钥匙是怎样的。

  只知道,布达佩斯家里还用着的一把锁与钥匙,对我来说,真好看。

  应该在开门与关门之间,相知相守几十年了吧。

  不离不弃,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从前慢,从前真的慢。

  布达佩斯有足够多的慢,就看你,愿不愿意,用力发现并且爱。(作者:第三人称)

责编:马梁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