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达佩斯,一味戒不掉的毒药

2018-11-29 06:20 环球时报欧洲版

  以前说过,与布达佩斯之间属于一见钟情,而且,几年下来也不曾有过审美疲劳,每天出门都郑重其事的,像是赶赴一场约会,目光所及,总有怦然心动。

  爱一个地方,必然是藏不住的,每一份讯息都会在平时言行举止的缝隙里漏出来,溅落一地,滴滴答答的,叮叮当当的。

  于是,接二连三勾引了朋友过来,最近一次就在这个泛黄的秋季。

  斑驳的老公寓,中世纪的石板路,耐人寻味里写满读不尽的风雨沧桑。我们行走,我们赞叹,我们定格在手机的镜头里,永久收藏。

  午后犯困,冲去拐角的小咖啡馆,露天里坐下,借着咖啡因的催化,我们追忆青春,感叹,年华似水。

  鸽子在不远处啄食,间或传来低沉的咕咕咕,这场景,恍惚跌入了一句泰戈尔。

  蓝得恨不得要了命的天空下,我们在玛岛的草地上小心翼翼地经过,生怕扰了席地而坐深情相拥的情侣。

  鸟声底下的长椅上,朋友讲起曾经学校里长长短短的爱情,那些年的爱情,沾满雨露,泛着青草香。

  M1摇晃在浅浅的地下,哐啷哐啷了一百多年,我们在起点摇到终点的地下铁里试想:生活在清朝光绪年间的大概模样。

  跳出黄铁,坐进安德拉什秋日暖阳的街头,车来人往,啤酒哔哩哔哩吐着泡沫,我们在麦芽原始的作用之下,面红耳赤,心惊肉跳。

  夜间,城市公园的一角空无一人,露水起来了,草尖上一个圆点,像一滴搪在眼眶里的泪水。

  我们在路灯透过的树影下打开手机低声唱:光阴的故事,无地自容,相依为命,友情岁月,南方姑娘,夜空中最亮的星,平凡之路,像风一样自由,忘了你忘了我

  异国他乡的歌声里,我们热恋盈眶。

  生活诸多不易,各自珍重。

  我们在桥上悠闲,在教堂肃穆,温泉里坦诚相见,古董店讨价还价,图书馆里想象天堂的样子,去隔壁几个小镇晃一番游手好闲。

  每一处战争遗留物前敬畏历史,祈祷和平,敦厚庄严的百年校园里感叹当初没有好好用功读书。

  人一把年纪了还在后悔青春年少,矫情兮兮的!

  但是,特定的时代背景下,每个人有各自的生命轨迹,错过了这边的美景,那边,也有风光无限。

  存在的即合理的,黑格尔貌似这样讲过。

  回程前一晚,多瑙河的驳船码头,朋友歇斯底里对着河水大喊:明天就要往那个拥挤的城市赶了,不要啊,不要回魔都,我会想死布达佩斯的。

  十多天素未平生里的一见如故,布达佩斯用她独有的气质牢牢抓住了朋友的心,未走,已经想念。

  机场挥别,更是哭得稀里哗啦,哪像一个成年人的模样。然而,布达佩斯配得起这份深情。

  各自回归生活,一晃已入冬,每次微信,那厮总来一句:我的魂留在布达佩斯了,我又想去布达佩斯了。

  我说你这是单相思,中毒不浅。

  对方甩过来一连串大哭。

  布达佩斯,是需要用长长久久的春夏秋冬来慢慢融入与感怀的。

  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合味的,骨子里文艺含量泛滥的人一旦中了她的毒,恐,此生难戒。

  好比喜欢一个对的人,每每想起,再远的距离,再厚的寂寞里也能甜出蜜的滋味来。

责编:蒲森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