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生活中的温文尔雅 德比赛场上的啤酒瓦斯  从绅士和足球两个关键词认识英国

2018-09-05 18:25 环球时报欧洲版 柏亚舟

  【欧洲版驻英国特约记者  柏亚舟】人们往往习惯用“英国”称呼整个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从19世纪的日不落帝国到今天“脱欧”逆行,这个国家自然很难用几个词就能讲清楚。但两个独特的文化符号,仍然可以用来解读英国足球。

  在英国读书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也确实感受过不少他们特有的“基因”。

  【“下午好”】

  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英国人=绅士。虽然像卷福饰演的福尔摩斯那种西装革履、戴着帽子、拄着手杖的传统“绅士”已经很难在贝克街附近见到,但“下午好”这个词早就植入了英国人的骨髓。

电影里,英国老绅士总是一手雪茄、一手威士忌,这是那个年龄段绅士的标配。

  英国的食物不仅仅是单调的炸鱼和薯条,还有丰盛的英式早餐:烤番茄、炒蛋、香肠、培根、茄汁黄豆、炸薯角、吐司、麦片、酸奶、牛奶、咖啡……

  安静惬意的下午茶:三明治、司康饼、蛋糕、水果挞、红茶、咖啡……

  生活在“雾都”伦敦的英国人钟爱难得一见的晴天。

  艳阳高照时,许多英国人宁可放弃一顿热乎的午饭,也要手拿三明治和沙拉,坐在海德公园的草地上沐浴阳光,俊男美女,风景如画。就算吃饭,刀叉之间,英国人也吃得高贵优雅。

  西方社会特有的“距离感”与对个人空间的尊重,在英国体现得尤为明显。

  我刚到英国时,和几个小伙伴一起从希斯罗坐地铁到伦敦市区,同车厢的英国人不仅没有鄙夷,下车时还突然冒出来几个人一起帮忙搬行李箱,并祝我们好运——在那之前,我们之间一句话都没说过。

  温文尔雅的英国人对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很友善,甚至会主动帮忙搬行李。

  温文尔雅的英国人从来不会掩饰他们对“慢节奏”的痴迷,哪怕是最繁忙的伦敦金融街,你都很难见到为赶时间排队加塞、快步抢门的英国人,听起来有点儿夸张,但这就是英国人。他们很少表现出焦躁的样子,面带微笑、不紧不慢是英国人的基本姿态。

  作为国际大都市,在伦敦,各种颜色的皮肤、各种颜色的头发都可以互相融合,多元文化随处可见,甚至比美国的“熔炉”更加包容。大多数英国土著对异乡人都不排斥,这和他们骨子里的高傲也不矛盾。

  英国人会纠正你不是“Thanks”,最英国的表达应该是“Cheers”。人潮拥挤,也总能听到各种口音的“Sorry”。

  不夸张地说,在英国,一个人踩了另一个人的脚,不论谁的错,两个人都在互相道歉。

  就像诺兰的《敦刻尔克》里,被救起的飞行员说的第一句话是“下午好(Good Afternoon)”,这太英国了。

  【“来一品脱啤酒”】

  英国人爱足球,也爱喝酒。一品脱啤酒、比赛场刊(Program)和充饥的馅饼派(Pie)是足球比赛的“3P标配”,无须强调你需要的是一品脱啤酒,只要告诉服务生们“1 Pint”就可以了。

  英国人这种对酒精的迷恋和其他国家又不同,他们似乎更注重喝酒的仪式感。

  “一品脱(Pint)的啤酒”更像是聊天时、球赛前的一种仪式——一品脱啤酒,不至于喝醉,也不至于不尽兴。而且与英国尤其是伦敦的高消费相比,啤酒这东西实在是太便宜了,谁都可以喝得起。

  酒精和足球天生一对。酒精驱动的荷尔蒙刺激着无数球迷在场内为主队振臂高呼、摇旗呐喊,不过,用塑料纸杯装着的一品脱啤酒,往往不能直接带入场内,你需要在开场前或是中场休息时一饮而尽,随后转头冲向赛场,成为各种唱词(Chants)的呐喊者。

  唱词又往往代表着各队球迷独特的想象力,有事先排好的经典曲目,有临时迸发的爆笑挑逗,当然,更有制造氛围的震撼歌声,比如利物浦的队歌You'll Never Walk Alone。

  温格告别酋长球场时,全场6万阿森纳球迷高唱“只有一个阿尔塞纳·温格(There’s only one Arsène Wenger)”,置身那天的酋长球场,望向身边穿着特制纪念衫高声歌唱的阿森纳球迷和远处白发苍苍的温格,这个老人和阿森纳的22年跃然纸上——曾辉煌灿烂,也曾千夫所指,属于阿森纳的红色也在那个明媚的下午更加耀眼。 

  前阿森纳教练温格

  提到英国足球,免不了要说足球流氓。

  英国足球流氓的战斗力早就不及当年,但也没你想的那么弱,只是那些真不要命的,早就被抓到监狱里了。

  加上英国比欧洲大陆更严格的球场安检,剩下来的,顶多就是场内的“嘴炮型选手”,有的连嘴炮都算不上。曼联、阿森纳和切尔西,都曾被质疑过没有主场氛围。当然,打嘴架总比打群架要好。

  输人不能输阵仗,尤其赶上德比的时候。

  笔者作为阿森纳球迷,第一次去热刺主场白鹿巷看球的时候,就被千叮咛万嘱咐不要穿阿森纳球衣,连红色都算了,这不是“怂”,人身安全不得马虎。

  由于车票的关系,那天我不幸落单,不得不掩人耳目摸到客队球迷那儿排队,但下车走去球场的路上,还是会有喝醉的球迷冲我高喊:“South Korea? Son, so brilliant player!”(热刺球队有韩国队员孙兴憨,球迷将我当成韩国人了。)

  也是那天,我第一次见识到催泪瓦斯:为避免火爆的“北伦敦德比”大动干戈,骑警、步警都严阵以待,分秒不含糊,甚至用上了手铐、警棍和催泪瓦斯,阿森纳球迷们很长时间都被关在白鹿巷球场的楼梯间里。

  跌宕的比赛、拆广告牌的球迷、挑衅的歌词,混合着啤酒和催泪瓦斯味道,也算是看球生涯里非常独特的回忆了。这就是英国。▲

责编:马梁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