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西方歌剧界的中国夜莺

2018-08-29 17:24 环球时报欧洲版

原标题:征服西方歌剧界的中国夜莺

——从小体弱家境贫寒为梦想苦练基本功

  著名华人女高音歌唱家莎拉.翟.施特劳斯(翟鹏Sarah Zhai Strauss)近日在欧洲顶尖级的歌剧院与音乐宫频繁亮相,成功主演歌剧,受到西方古典音乐界的关注与赞誉。除此之外,她还担任Novaria Carreras音乐节的国际执行艺术总监与美国好莱坞电影学院副院长和声乐系教授。

  人们都认为翟鹏必定出生音乐世家,其实不然。翟鹏的母亲是名普通工人,父亲贫农出身且弟兄多。为了维持基本的生计,翟鹏的一个叔叔被迫送给城里人家,只有父亲中专毕业,进到城里工厂当了厂医。

  在父亲还不知将有个女儿还是儿子时,就给孩子起了翟鹏的名字,受农村重男轻女观念影响,他对翟鹏是男孩式管教,不许她留长头发玩布娃娃,总买些手枪汽车之类的玩具。因为当过兵,父亲总让女儿穿军装,希望她将来能成为将军或从事法官等职业。翟鹏从上小学就能给父母做饭,提煤球,只是为了得到父亲的认可,证明女孩子不比男孩子差。

  翟鹏自幼听到音乐就手舞足蹈,有极好的乐感,但父母并没有意识和条件培养她。直到上了中学,她才用偷偷攒下的零花钱学起音乐。当时家里买不起钢琴,学校只有脚踏风琴和手风琴,翟鹏就先学会了这两门乐器。

  直到上了高中,父母才从反对她学音乐转变为支持,然而那时父母的工厂濒临破产,学音乐之路道阻且长,但父母亲还是借钱给她买了架手风琴。高中毕业后,各大音乐艺术院校她连想都不敢想去报考,如果上师范院校,声乐是必考,所以要还学唱歌。翟鹏小时候体弱常感冒,喉咙发炎嗓子嘶哑,还得过哮喘,她认为自己条件不好,没有想过在声乐方面会有多大的发展,记得当时每次上声乐课前,她会吃块雪糕以为可以清嗓子,但其实适得其反,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很傻。

  高中时,翟鹏才开始学习舞蹈。她每两周去济南上1个小时的课,但是来回要坐8个小时的车。翟鹏发现周围同学考舞蹈专业的少,所以她拼命练基本功。没有练功房她就让父亲做人肉把杆,把她的腿举过头顶练,让母亲站到她双腿上开胯。

  中午时分,她故意被锁到教学楼里面,趁大家在午休的时候练习大跳等基本功,从小一坐车就晕吐的她在练习旋转时出去吐完回来再练。由于练的过猛,她大腿股肌腱拉伤疼了好几年。

  最后因为各项专业课成绩优异,翟鹏通过了三所大学的专业考试,在山东师范大学舞蹈专业总分排名第一。但想到父母在濒临下岗的情况下支付她学音乐的学费已很艰难,如果文化课考试通不过就要再学一年重考,所以她选择了报考青岛大学的师范学院,因为当时该校文化课分数线相对较低,被录取的机率更大,最终她实现了自己第一个梦想——考上大学。现在回想起来,翟鹏表示一切逆境都是恩典。

责编:张恒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