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足球文化,倡导智慧足球

2018-08-15 17:38 环球时报欧洲版 葛惟昆

【香港科技大学荣休教授、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清华大学中国足球发展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葛惟昆】(上接8月9日第十六版)

三:足球文化

  那么,足球在培养人的时候要注意什么呢?球商高的运动员需要有在瞬间处理球的智慧和视野,具有阅读比赛的观察力和战术意识。而这些没有一定的文化修养是很难理解的。 同时足球需要有团队协作的意识。它需要11个人在场上有机的配合,需要有自我控制的能力,需要有社会责任感,需要有顽强拼搏的意志品质,需要对胜负成败有正确的认识。很多球队,比如说日本球队、德国球队,他们的精神力量非常值得中国球员学习。所有这些都表明好的足球运动员,需要有高智商,高情商,才能够形成高的球商。

今年世界杯的决赛由两个地中海国家法国和克罗地亚对决。

  足球带有强烈的民族特色,也就是文化色彩。人们把足球王国巴西的足球称为桑巴足球,就因为巴西足球渲染着浓烈的桑巴舞风采,活跃、灵动,巧妙;而德国足球队被称为日耳曼战车,表现了日耳曼人坚毅不拔、绝不服输、勇猛顽强的精神;喀麦隆队被称为非洲雄狮,意大利队被称为混凝土防线,等等;无不绘声绘色地体现了地域和民族文化的精华。我们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环地中海国家普遍是足球强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希腊、克罗地亚,加上北非诸国;这主要是因为足球文化深深地浸润在这些民族的血脉之中,足球在许多人的生命中占有至高无上的位置。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他们的热烈、甚至疯狂,他们死忠于自己球队的恒心和不屈不挠的意志。不管是输是赢,球队都是他们心头的最爱,他们会为自己球队的每一场球而悲伤、而欢乐。今年世界杯的决赛就在两个地中海国家、法国和克罗地亚之间,这绝不是偶然的。

  环地中海现象其实也给予我们一种启示,就是那里的人种在体型体质上与中国人比较接近,所以以体格为由对中国足球持悲观态度是没有根据的。广州恒大主帅卡纳瓦罗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就明确表示:中国球员不缺身体和勤奋,中国足球潜力很大,但中国缺少足球传统和足球文化。值得庆幸的是中国足协开始把足球文化提到议事日程。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张剑明确指出:“足球既是人类自然情感的真实流露,又与当代尖端科学技术高度融合,而文化和科技,正是中国足球中的短板。”

四:足球哲学

  足球的魅力在于它的不可预知性, 而它的奥妙在于它充满了斗智斗勇,它的战略战术更富有哲学的内涵。人们把巴萨足球队的中场指挥官哈维称为“足球场上的哲学家”, 因为他在中场的运筹帷幄、战略布局、线路规划,都具有哲思的奥妙。但是如果说哈维是足球场上的哲学家,那么他只是克鲁伊夫的一个好学生; 真正把足球的哲学提高到理论高度的,是不久前辞世的伟大的荷兰足球人克鲁伊夫。

世界足坛名宿克鲁伊夫(右二)。

  让我们分享克鲁伊夫一些充满哲学意味的至理名言:

  1.足球是享受。“快乐足球”曾经是那位唯一的一次把中国男子足球队带进世界杯的著名教练米卢的口头禅,而这个思想在克鲁伊夫那里得到最好的诠释。他说:“胜利不是足球的全部。” “我们要向世界证明,作为球员你可以获得大大的享受。你可以微笑,可以享受比赛……漂亮足球是赏心悦目的,而且你也可以获得胜利。”“足球永远应该以吸引人的方式展开,你应该踢出进攻足球,应该踢得壮观。” 荷兰足球和巴塞罗那足球都体现了克鲁伊夫的精神,把足球幻化为球员以及球迷共同的嘉年华。只有这样的足球,才能真正为人们所热爱,才能成为人们生活的快乐源泉。

  2.足球要简单。“踢足球非常简单,难的是踢简单的足球。” 克鲁伊夫的这句名言最具有哲学的意味,充满了辩证法的精神。足球,看似简单而其实不简单,原因在于“简单足球也是最精准的足球”,“如果你传20米就够了,为什么要传40米?看上去最简单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事实上也是最难的。” 克鲁伊夫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的前锋如果不愚蠢,没睡觉,那么只需要跑动15米。”如果以此来审视我们的球员,那么他们跑了多少冤枉路呢?而我们的教练又把多少很简单的事情搞得复杂而无效呢?克鲁伊夫们化腐朽为神奇,而有人则是化神奇为腐朽!中国许多未成年的足球天才到成年之后每况愈下的最终命运,就是最好的例证。

2018俄罗斯世界杯上灵动的巴西队。

  3.胜负在控制。上面提到过,比克鲁伊夫更早的一位著名荷兰教练、全攻全守战术(Total football)的创造者米歇尔斯说“足球就是战争”。战争的胜负,显然取决于控制,例如制空权。足球也如此。正像克鲁伊夫所说,“没有一支球队的跑动距离像巴萨这么少。他们永远控制皮球,是他们控制比赛节奏,决定在哪里踢球。皮球只有一个,谁控球,谁控制比赛。”而控制比赛,固然需要技术,但更重要的是靠大脑:“所有的教练都在谈论跑位,谈论积极跑动,我认为不需要跑那么多。足球是一项用大脑踢的运动。你应该在正确的时候处在正确的位置,不徐不疾。” “不徐不疾”,这是多么恰当而又深刻的智者之言。该快则快,该慢则慢,不胡跑乱跑,不盲目运动,一切皆有目的,一切为了控制,为了取得进行攻击或防守的最佳布局,更为了最后致命的一击!这就是足球战略思想的精髓。

  但简捷与控制也是一对矛盾。过于强调控制,可能会失去简捷的效果。米歇尔斯所开创,又被克鲁伊夫、瓜迪奥拉等世界级教练所发展的巴萨式Tiki-Taka踢法,风靡一时,巴萨也被称为外星人的球队。但是这届世界杯表明,简捷而致命,才是最好的足球。这是一届全新风格的世界杯,欧洲战胜了南美,团队战胜了个人。

  4.关键在预判。预判是一种智慧,也是训练的结果。不会预判的球员像是没头的苍蝇,没有预判的教练,就更是误人子弟。预判就是审时度势,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这又像战争,侦察和判断是取胜的前提。克鲁伊夫说:“速度经常会与预判混淆。如果你跑得比别人早,那看上去就比别人快。”足球场上固然要比速度,速度快的球员有很大的优势,但更重要的是启动早而快,跑位迅速而正确。教练对一场比赛的安排,取决于他的预判:对方的阵型安排、球员使用,以及各种可能发生的状况,预判得越准确,取胜的把握就越大。而这种预判的能力, 是长期经验积累的结果,也是教练智商和水平的体现。预判是随时随机的,不是赛前可以一蹴而就的,教练员的神经在整场比赛中都必须绷得紧紧的。

2018俄罗斯世界杯,日本队输球后归国时,近千球迷机场高喊“感谢”热情迎接。

  5.速度是灵魂。本届世界杯出现的新星姆巴佩以惊人的速度和高超的技术一鸣惊人。但是这里的速度,不是指球员跑动的速度,至少不单指这一点,它在更普遍的意义上指的是处理球的速度。克鲁伊夫说:“只要给他5米的空间,那么所有人都知道怎么踢球。”因为当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选择时,就没有什么难度了。然而激烈的足球比赛恰恰就在于限制对方球员处理球的时间和空间。处理球必须果断、机敏,实用,而不能炫耀球技。 评价一个球员,主要在他的效率,他在整体中的作用,而不是球技。许多业余球员,拿到球就闷头盘带,炫耀球技或不懂传球,眼中没有全局,不懂足球是整体努力,自以为是,个人英雄,与真正的职业球员差之千里,却无自知之明。

  6.全面的要求。首先球员的技能要全面,克鲁伊夫要求“球员应该能够踢球场上所有的位置,正因为如此,所有人在战术布置时侧耳倾听是非常重要的。在教练跟右后卫谈论的时候,左边锋也不能睡觉。” 只有全面的技能和全面的关注,才能体会各个位置上球员的功能,以及预判他们可能的反应,并予以积极的配合或接应。其次,在比赛中全队要形成整体, 保持队型,充分利用球场的宽度和长度,善于把球从球场的一侧传到比较空旷、防守薄弱的另一侧。这种调动往往会突显对方防守的空档,从其薄弱环节突破,发起致命一击。

  文化和哲学在足球运动中的巨大作用,在中国足球中必须得到应有的重视。▲

责编:马梁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