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所学费全免的足球学校 要将小孩送往欧洲踢球

2018-08-01 23:29 环球时报欧洲版 周佳达

去年年末,西荷足校正式成立。

小球员合影,从左至右分别为莫善汉、韦兆力、唐海城。

罗德里戈(左二)、莫伊塞斯(左三)、马丁(右四)、安德雷斯(右三)、古老师(右一)。

莫善汉在老家,脚下的足球道出了他的梦想。

  【欧洲版特约记者 周佳达】“爸爸妈妈嘱咐我,来南宁这么远要注意安全。踢球要努力,学习也要努力。”

   当15岁的广西男孩莫善汉说出这句话时,腼腆之中还带着山里孩子特有的质朴和诚恳。满头大汗的他,刚在训练场上完成了一组传球练习。这个从小学一年级就要下地种田、上山砍柴的男孩,每周末都会独自一人从家乡贺州坐火车到南宁市西荷足校参加足球训练——贺州位于桂粤湘三省交界处,路途的不易可想而知。他要先从家里走到搭公交的地方,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到高铁站,然后再坐4个小时的高铁才能到南宁。

  “第一次来的时候有点害怕,怕迷路,但是爸爸妈妈都忙于工作不能陪我过来。”他告诉记者,是西荷足校的教练到车站去把他接到了训练场——从此开始了一段艰苦而又充满动力的足球之旅。

  或许,绝大多数读者都不知道这所坐落在南宁市中心的足校,也很难听到关于广西省青少年足球发展的消息,但自从去年底成立以来,他们就吸引了整个广西的优秀足球苗子,每周末,外地的足球小将都会来到这里进行训练。

  这些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说要去欧洲踢球

  为什么叫做“西荷”足校呢?这个乍一听起来有点生僻的名字,正是源于该足校的两个主办方——西班牙足协、荷兰海牙足球俱乐部。没错,这是一所国际化的足球青训学校,由广西体育局投入巨大的资源和精力而完成,目前由来自西班牙足协官方体系的优秀青训教练团队进行教学,而与之并肩作战的中方支持团队,则是来自收购了荷甲海牙俱乐部的北京合力万盛国际体育发展有限公司。

   莫善汉就是西荷足校面向广西各县市乃至全国选拔优秀足球苗子的一个例子——而免学费的政策,也让这些小孩踢得更加安心。

  在足校成立之时,海牙俱乐部主席、合力万盛董事长王辉就强调了,未来会力争从足校挑选优秀球员前往海牙进行培养,并逐步提升至一线队——这位酷爱足球的中国老板,在收购了欧洲顶级联赛球队后,一直孜孜不倦地借用海外资源来推动国内足球青训的发展。

  “我很想去海牙踢球。”来自广西河池的13岁男孩唐海城,用稚嫩而又坚定的语气说道。

  河池,地处广西西北边陲、云贵高原南麓,至今没有高铁通往南宁。但西荷足校的出现,让那里的孩子知道了远在万里之外的欧洲俱乐部,并心向往之。

  唐海城说,每周五放学后,他独自从家乡坐车到南宁已是深夜。第二天早上要训练,总感觉有些疲倦。

  可当我们问他是否有过放弃的想法时,他摇摇头说道:“我非常喜欢踢足球,还能交到很多好朋友。”“爸爸妈妈跟我说,机会是非常难得的,一定要加倍地努力训练。”

  机会确实很难得,在广西这样一个足球发展稍显滞后的省份,能有这样一个基础设施优越、师资力量强大的青训基地实属不易——国际足联二星标准的人造球场;来自巴塞罗那地区的足球学校以及塞维利亚梯队的青训教练;更何况,还免除学费;并且还有政府提供经费让孩子们到各地去比赛切磋的机会。

  “这些西班牙教练很有两下子,我看得出来”

  说起西班牙教练,13岁的柳州男孩韦兆力打开了话匣子。瘦小而腼腆的他,聊起一件事时却笑了起来:一次训练结束后,西班牙教练让一个球员站在球场中圈里,命令其闭上眼睛,然后招呼所有人都躲起来——等到这位“可怜”的小球员忍不住睁开眼时,其他人都藏在角落里暗暗发笑,只留下他一人目瞪口呆。

  一个简单的小闹剧,让孩子们看到了西班牙教练的幽默,也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韦兆力还说,教练经常带他们进行一对一对抗和小比赛,很有趣很好玩。

  或许读到这里你会觉得有些奇怪,这不应该是踢足球时最常见的训练方式吗,有什么新奇的呢?

  西荷足校主管陆竞新老师聊到这个问题时,颇为感慨。他说,其他地区的体校,还是太偏重于身体素质训练了。“我曾经看过一个孩子,早上5点半就要起床练体能。我知道后很惊讶,小孩子的身体还没有从睡眠当中恢复过来,这样很容易受伤嘛!”

  他接着说:“体校对有球训练不够重视,小孩子都是跑得很快、拼抢很积极,但基本功却不到位,处理球的细节很僵硬。”“长此以往,小孩子就会失去对足球的兴趣。”说到这,陆老师无奈地摊了摊手。

  而西荷足校的这一帮西班牙教练,带队的方式恰恰相反——足校开学后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他们都在教孩子们去享受快乐的足球,重视有球训练、鼓励1对1对抗、并逐渐熏陶传控的风格。如此来看,小男孩韦兆力口中的“好玩有趣”,也就不无道理了。

  帅气的西班牙教练罗德里戈是一个铁杆马竞球迷,南宁中国杯期间,他还兴冲冲地跑到乌拉圭下榻的酒店去找马竞队长戈丁,可谓是“他乡遇故知”。“我很喜欢南宁,尤其是喜欢吃这里的面条。”他笑着说,“足校的训练设施非常不错,也有很多有天赋的小球员,但他们阅读比赛的思维方式还要改进。”

  在他看来,西班牙小孩子的训练更为科学扎实,由此而锻炼出了更高的球商。“球商”一词,不断地从西班牙教练的口中蹦出。另一名叫做马丁的教练也说道,中国的小孩在场上的位置感还不够好,不会利用空间——他是地道的巴萨拥趸,这样的理念倒是十分的契合。“我在来中国之前,就明白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他开朗地笑了。

  “这些西班牙教练很有两下子,我看得出来。”正逢周末,有很多南宁本地的球员家长也来到了训练场。一位姓苏的大哥跟我们聊起了他的“足球经”。“踢球不要低着头,要随时观察空当,接球前就要想到下一步怎么处理——这就是西班牙教练教给我小孩的方法。”苏大哥看了看在场上奔跑的儿子,又形象地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外教最大的作用,是启发了小孩用脑子踢球。”

  就在这天上午,南宁市青少年代表队还和来此冬训的国少一队、二队踢了两场球,而前者绝大部分的球员都来自西荷足校。一场0∶1,一场1∶1,这里的孩子们充分展现了自己的实力。“外教这么好,我很有信心,希望能多出一些好的苗子,为咱们广西争光。”

  小孩踢不出来怎么办?文化课才是最重要的

  苏大哥自己是多年的球友,耳濡目染之下,小孩也从小对踢球有了浓厚的兴趣,才最终走到今天这一步。他说,如果小孩能送去欧洲培养、能走上职业球员的这条道路,他会陪着走下去。但在交谈的过程中他也一直在强调,这都得看小孩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不能丢了学业。

  “文化课一定要跟上,作业一定要完成,这是一定的。”他连用了三个“一定”,重视程度溢于言表。

  苏大哥言辞背后的担忧,也是广大家长的普遍心态——职业足球的道路竞争残酷,一步走错就可能前功尽弃,况且小孩子远未定型,未来发展的方向不应被锁死。所以,抓文化课、上高中、考大学也是家长们不会松开的一根前途之绳。

  关于这一点,西荷足校又是怎样让家长们安心的呢?“没错,踢球是次要的,学习才是孩子们最重要的事情!”来自合力万盛的西荷足校项目负责人古斯特老师说得非常直接,“一般的体校是不管学习的,小孩没踢出来的话就很难在社会立足了,我们不能这么做。”他介绍道,现在足校有协调员专门和家长沟通,若有家长反映小孩学习不好了,就给小孩停训,要给家长一个负责的交待。

  “孩子们来自不同的学校,我们后期计划要跟所有相关学校的老师搭建联络关系,随时沟通小孩的学习情况,甚至到学校去考察孩子的学习状况,这也是跟海牙俱乐部学到的管理方法。”15岁对于踢球的小孩来说是道坎,如果踢不出来,退路在哪?这可以说是关系到小孩一辈子的命运。“所以我们这里的小孩如果到了15岁还踢不出来,一定要上一个高中、将来凭借足球特长上一个大学。绝对不能出去随便找个体校混日子。”古老师说。

  或许一个例子可以更好地体现西荷足校对于文化教育的重视——前段时间,他们和来南宁冬训的北大校队踢了一场球,虽然年龄有差距,但重要的并不是比分,而是让这些孩子们亲眼看到了“榜样”——北大校队的球员基本都是足球特招生,在踢球的同时也努力精进学业,才走进了国内最高学府。

  踢球之路难测,至少,这里的家长们心里觉得踏实。

  “我的梦想,就是能为国家队参加比赛”

  训练场上,孩子们明亮的欢笑声与西班牙教练急切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一个下午辛苦训练的汗水混合着南宁淅淅沥沥的小雨,共同构成了一幅充满希望的画面。

  文章开头提到的贺州农家小孩莫善汉,则跟我们袒露了未来的梦想,简单而感人——他希望能踢上职业足球,为家庭贡献自己的力量。他说,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照顾自己这么多年,辛苦了。

  那个来自还没通高铁的河池市的男孩唐海城,则用稚气而不假思索的声音告诉我们:“我的梦想,就是能为国家队参加比赛。”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们从他清澈的眼神里看到了勃勃生机,如同南国早春的新芽,在春雨的滋润下正茁壮地生长。

  同样是在南宁,一边是国足以一场惨败让世人哑然,一边却是怀揣着梦想在球场上奔跑着的孩子们。我们或许会对中国足球的现状失望,但当看到这些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用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来支撑自己当下的努力时,唯有将最大的鼓励和祝福送给他们。

  也送给每一个用行动在帮助中国足球青训发展的人。▲

责编:张恒
分享:

推荐阅读